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25:这脏脏的、*辣的恋爱(二更)免费阅读

125:这脏脏的、*辣的恋爱(二更)
    最近的服务站离望龙雪山很近,有很多游在那里歇脚,雪山就在不远处,抬头能望到一片洁净的白。

    景召把车停在了人少的地方,商领领先下了车,她方向感太差,不会找路,景召带她到了洗手间外面。

    “有没有想吃的?”

    “我要一根玉米。”

    景召嘱咐:“我去买,你出来后在这里等我。”

    “好。”

    因为临近景区,这个服务站很大,洗手间离超市和快餐食堂都有一段距离。

    等景召的时候,商领领被搭讪了。

    搭讪她的男孩子看着年纪不大,像学生,他先问商领领可不可以借手机。

    “抱歉,不方便。”

    男孩没有死心:“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帮个忙,帮我扫一下共享充电宝,钱我开机后转你。”

    男孩不是一个人,他还有三个同伴。

    总不会三个同伴手机都没电吧,商领领又不傻:“我手机也没电了。”

    她手机就在她手里,屏幕还亮着。

    男孩和他的同伴们悻悻离开了。

    景召走了过来。

    商领领刚刚就看到他了:“你有没有看到?”

    他拎着个袋子,里面除了玉米,还有糖炒栗子和当地人卖的酸奶。

    “什么?”

    “刚刚那个人。”

    他把玉米拿出来,给商领领:“看到了。”

    商领领伸手去接玉米。

    他把袋子拎高:“烫。”

    “哦。”商领领用袖子包住手,接过了玉米,“那你怎么不冲过来制止?”

    在她的视角里,景召就很不紧不慢。

    这边的煮玉米,皮不会全部剥落,会留两三片包裹着,她用牙齿去咬玉米皮。

    “给我。”景召又把玉米拿了回去,剥掉皮,“制止什么?”

    “有人搭讪你女朋友啊,你不捍卫一下主权吗?”

    景召想象了一下“冲过去”的那个场景。

    他把剥好的水果皮包住玉米的一头,再用袋子缠着,觉得不烫手了,才给商领领。

    “一定要冲过去,走过去不行?”

    商领领:“……”

    上车后,商领领默默地啃玉米,水果玉米很甜。

    景召见她不说话,问:“生气了?”

    “没有。”

    她就是有点郁闷,景召太沉稳理智了,一点都不疯狂,那还怎么谈脏脏的恋爱?

    (此处的脏,是十九禁的意思)

    景召没接话,在开车。

    商领领觉得他在想事情,她抱着玉米,一排一排整整齐齐地啃,鼓着腮帮子,像只仓鼠,玉米啃到了第二排,她问:“你在想什么?”

    景召看着路:“在想怎么哄你。”

    呀,他开窍了!

    商领领万分期待地看着他:“那你想到了吗?”

    “没有。”他转了下头,看了她一眼,又重新看路,“你要不要教教?我学东西很快。”

    他不是那种会花言巧语的人,他问得认真,也记得认真。

    本来就没生气的商领领这下直接心花怒放了:“我很好哄的,你亲我一下就可以了。”

    小仙女能有什么坏心眼呢,就是想要亲亲而已,她特地还坐过了一点点,脑子里自动生成了景召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抱她的场景,她想到了国外的一部电影,叫《****》,就很*辣,就很脏兮兮。

    (此处的脏,参考上面)

    哎呀,她今天没穿裙子。

    景召听完她说的了,然后……

    没有然后。

    商领领一颗一颗掐着玉米揪下来:“景召。”

    “嗯。”

    “你不哄我了吗?”怎么还不来亲啊?

    景召说:“开车呢。”

    商领领:“……”

    不仅开车,还是高速公路呢。

    高速公路怎么了?商领领敢在高速公路上跟男朋友开火箭信不信?

    哼!

    她不理他了,她决定,回去就把《****》发给景召!

    下了高速,陆女士打电话过来。

    “领领,你们快到了吗?”

    商领领在吃酸奶:“快到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能到家。”

    陆女士语气欢快得像过年:“开慢点,不着急。”

    景召已经开得很慢了,他开车一向都慢,花了近四十分钟,才到星悦豪庭。

    他把车开到了负一楼,商领领手上都是吃的,他先解自己的安全带,再解她的。

    下了车,他去按电梯,把商领领送到了电梯门口:“我还要去趟红柳巷,不上去了。”

    “那晚上回来吃晚饭吗?”

    “不一定。”景召看了眼指示灯上的楼层,电梯快下来了,“帮我跟陆女士说一声,不用等我。”

    “哦。”

    商领领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跟景召在一块,但她不想表现得太缠人,她现在是成熟懂事的女朋友。

    电梯门开了,她恋恋不舍地迈开脚:“那我走了。”

    景召拉住她。

    她立马回头:“嗯?”

    他一只脚跟着进了电梯,这时却刚好有人过来。

    “景召啊。”

    是二十三楼的陈伯。

    景召又把脚收回来:“陈伯。”

    陈伯提着瓶酱油,刚从超市回来:“我家热水器坏了,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帮我看看。”

    作为房东的儿子,景召肩负了八栋一半的维修工作。

    “晚点我过去。”

    陈伯不是华城人,说话有点他老家的口音:“好的呀。”陈伯绿豆似的眼睛在两人之间瞄来瞄去,“女朋友啊?”

    景召大方地点了头:“嗯,女朋友。”

    陈伯:“嘿嘿。”

    这黏黏糊糊的气氛哟。

    陈伯也年轻过,懂的懂的,他进了电梯,自动背过身去,演技为零地惊呼一声:“呀,我看不见!”他伸手,摸了一把空气,“眼前的黑不是黑,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景召:“……”

    托了陆女士的福,整个八栋都知道景召跟十九楼的小姑娘在谈恋爱。

    ------题外话------

    ****

    今天也是想把景召焊在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的一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