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21: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更)免费阅读

121: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更)
    “那你要记住咯。”

    “嗯。”

    商领领趴在吧台上,继续摇她欢快的尾椎骨。

    “台面上太凉,你坐好。”

    “哦。”

    商领领乖乖坐好。

    真好呀,有男朋友管。

    景召还有话说,又斟了一杯热茶,放到她手里,让她暖手。

    他拉开椅子,坐下:“领领。”

    “嗯。”

    她喜欢景召这样喊她。

    她很庆幸自己的名字是叠字,景召声线偏低,两个字从他嘴里念出来,不用刻意,也有三分缱绻。

    “如果我有哪里做得不好,你要和我沟通,不要胡思乱想。”

    十八岁的商领领不用沟通这种低效率的方式,她用笼子。

    景召简直是她肚子里的蛔虫。

    “那我哪里做得不好,你就好好教我。”她也打个预防针,“不可以分手。”

    景召说好。

    拿到了“免死金牌”,商领领心里的小人开始跳舞:“约定好了,不可以变了。”

    “嗯。”

    这么好的氛围,商领领觉得可以接个吻。

    景召却没有谈风花雪月,他谈生死,那样郑重认真:“如果有一天,我出了意外——”

    商领领捂住他的嘴,不满地哼哼:“你干嘛呀,交往第一天就说这种不吉利的话。”

    要说的。

    他要替她做最坏的打算,要给她预留后路。

    他把她的手拿开:“如果有一天,我出了意外,你要好好活着。”他态度强硬,甚至有点固执,“答应我。”

    她会去陪他。

    她撒谎:“知道了。”她不想谈这个,佯装生气,抱怨说,“你好扫兴啊,景老师。”

    这七年里发生过什么?她总觉得景召藏了很多事,她甚至怀疑他经常受伤并不是因为那些别人不敢拍的照片。

    她心想,以后一定要让他更加爱她、离不开她,然后绊住他的脚,让他不能再远行。

    正事说完了,景召神情放松下来:“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不饿。”

    “回华城吗?”

    “太晚了,开车会不安全,明天再回。”

    景召都依她:“我的住所在这附近,你去我那边睡一晚。”工作室没有暖气,住不得人。

    “你呢?”

    商领领想要一起睡。

    景召说:“我去酒店。”

    怪不得贺江说他是和尚,这么守男女礼节。

    “不要。”商领领不乐意,“哪有交往第一天就让女朋友独守空闺的。”

    语气别提多幽怨了。

    景召解释:“我那里只有一张床。”

    “我可以睡沙发。”

    景召怎么可能让她睡沙发。

    他妥协,带她回了桐湘湾的住所,从绿瓦胡同开车过去只要十分钟。

    一百三十平的房子有三间房,一间做主卧,一间用来办公,还有一间被景召改成了简易的暗房。他是摄影师,艺术感强,公寓里的装修是他自己弄的,是商领领从没来见过的风格,每一处好像都很随意,但又舒适自由。

    景召热了一杯牛奶给她:“你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换床单。”

    意思是她睡床。

    商领领拉着他的衣服不让走:“不用换。”

    “那也要给你拿衣服。”

    她松手:“哦。”

    景召去了卧室,商领领跟着他一起。她没来过他这边,眼睛四处看,卧室里整洁,窗帘是米白色,和地毯一样的颜色,床、床头柜、衣柜都是原木色,除了一个落地台灯和一幅颜色鲜艳的摄影作品之外,没有其他摆设,最大的装修亮点是墙,不是平面的,有凹凸的纹路,像一幅画,但她看不懂构图的寓意。

    这边景召不常住,衣柜里的衣物不多。

    “没有新睡衣,”他问商领领,“你穿我的?”

    商领领也不知道在兴奋什么:“嗯!”

    景召把干净的睡衣给她,然后去浴室。

    商领领也跟着去浴室。

    他给她拿了新牙刷和新毛巾:“牙膏没有新的,你用我的。”

    “好。”

    小姑娘的眼波流转,眼里头像装了两艘小船,给点风浪就荡得欢快。

    景召眼底就风平浪静的,他把浴室的暖灯打开、水龙头的水温调好:“我在外面,有事叫我。”

    他又从柜子里拿了一个新的漱口杯出来。

    他这一系列周到的服务,让商领领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就很……很不*四射。

    商领领:“哦。”

    景召出去了。

    商领领叹气,哎,他怎么都不冒犯她一下啊。

    商领领迅速地洗漱完,穿着景召的睡衣出去:“我洗好了。”

    因为没有卸妆膏,她洗了好几遍脸,脸搓得红彤彤的,额头的头发弄湿了,身上的男士睡衣不合身,更衬得她娇小可人,衣领遮不住锁骨,洗过澡的皮肤透出红粉。

    景召只看了一眼,移开视线:“已经很晚了,快去睡觉。”

    商领领:“……”

    继宾至如归之后,她又感受到了“父爱如山”。

    “嘣。”

    这是她脑子里的*泡泡爆掉的声音。

    她像一条霜打的茄子,垂头丧气地往卧室走。

    景召起身,去浴室。

    已经进到卧室的商领领手扒着门,脑袋又钻了出来:“景召。”

    “嗯。”

    景召改变路线,走到她门口:“怎么了,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们都交往了,你怎么还和之前一样啊。”她挠他家的门,“我是人吗?对我这么气。”

    她此刻的神情像极了被陆女士逼着减肥只给吃半碗猫粮的景倩倩,没得到满足,炸毛又幽怨。

    每当这个时候,景倩倩会到景召面去前打滚,把没吃饱的肚皮露给他看。

    景召要么会再喂它一点,要么会摸摸它的肚子,让它气消。

    她也跟景倩倩一样,有小性子。

    景召失笑:“人是不能在我这里过夜的,人也不能睡我的床、穿我的衣服。”

    他用手撑着墙,稍稍俯身,在商领领唇角很轻地吻了一下:“更不能用我的牙膏。”

    蜻蜓点水,细致温柔。

    “好了,去睡觉。”

    他好会哄。

    商领领哦了一声,呆呆愣愣地回了卧室。

    门是景召帮她关上的。

    她躺到景召的床上,身体呈大字,那个吻的后劲慢慢上来,血气一点一点上涌,脸开始发烫。

    啊!

    她要死了!

    要被男朋友苏死了!

    ------题外话------

    ****

    我好吃这种禁欲绅士的点到为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