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19:召宝的西装杀,表白局开始(一更免费阅读

119:召宝的西装杀,表白局开始(一更
    他转着手上尾戒,低着头,不知道是看戒指还是看人:“不懂事,就要教她懂事。”

    乔爽是老牌的经纪人,在圈子里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岑肆是什么样的人她很清楚。

    在他的规矩里,不分男女。

    乔爽往后退了,不再作声。

    明悦兮是聪明人,识时务,知道什么时候该咬牙,什么时候该低头。

    她蹲下,用手去擦男人的皮鞋,把姿态放到最低。

    “对不起岑爷。”

    很多艺人都在看,但没有人出声,混娱乐圈的没人不知道岑肆的恶名,他是一个心狠手辣却又本事通天的商人。

    “可以了。”

    明悦兮起身让开,

    岑肆没有正眼看她,踩着那颗从她手里掉出来的美妆蛋,径直离开。

    秘书邵峰跟在他身后,他隐隐能猜到老板发火的原因。

    走廊里,又恢复了先前的吵闹,或是忙碌自己的事情,或是议论明悦兮的事情。

    左边第一间休息室是贵宾间,好剧盛典最大的赞助商是梵帝斯珠宝,这间休息室的主人正是陆家人,不过他们不姓陆,姓季。

    季寥寥是女团新人,今天会出现在这儿,当然是因为她是资源咖,她的人设就是富家小千金,所以从来不吝啬向公众展示她的家世背景。

    “哥,你能不能找个机会把我介绍给岑肆?”

    岑肆刚刚教训明悦兮的那一幕,季寥寥也看到了,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岑肆,第一次是在成团出道的庆功宴上,岑肆作为老板出席了仅仅三分钟,就是那三分钟,让季寥寥魂牵梦萦。她喜欢有挑战的男人,岑肆是其中的顶尖。

    她的双生哥哥,季攀夕,是陆家这一代的掌权人。

    季攀夕的样貌肖似生父,其貌不扬,只有眼睛遗传了他的生母,是一双过分精致的瑞凤眼。

    他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看上去斯文有礼:“他不是你能掌控的人。”

    季寥寥虽然不姓陆,但也是锦衣玉食长大的,骄傲得很:“我可是你妹妹。”

    现在陆家都是季攀夕做主。

    季攀夕从椅子上起身:“你只管记住我的话,不要去招惹他。”

    她哼哼了声:“知道啦。”

    兄妹两个一同入场,主办方给他们安排了最好的位置,第一排中间靠左。

    路过第三排时,季攀夕的目光看过去,稍作停留后,又收回了目光。

    陈野渡是导演,眼尖:“你跟季攀夕来往过?”

    季攀夕刚刚那一眼看的是景召。

    景召今晚注意力不怎么集中,心不在焉:“没有。”

    “他看你的眼神,”陈野渡断定,“有点儿东西。”

    陈家做酒店,陆家做珠宝,两家井水不犯河水,陈野渡和季攀夕没怎么打过交道,可能磁场不合,虽然在一个圈子,但不往来,倒是听家里姑姑提起过,陆家这位外姓掌权人是块做生意的料。

    景召随口提了句:“我家陆女士是陆家的女儿。”

    陈野渡稍微坐直了几分:“被陆老爷子踢出族谱的那个?”

    “嗯。”

    这就难怪了。

    听说陆家姐妹不合,十几年不联系。

    陈野渡知道景召不是普通人家出身,就是没想到他是陆家的:“以前没听你提过。”

    “没什么好提的。”

    “景见是你弟?”早几年陆老爷子还在世的时候,陈野渡倒是见过来陆家探亲的景见。

    “嗯。”

    陈野渡觉得这两兄弟太低调了,不像陆家本家那对龙凤胎。

    颁奖晚会快开始了,嘉宾和媒体人陆陆续续进场,空着的位子慢慢都坐满了。

    冤家路窄,明悦兮和关山山的座位挨在了一起,不巧的是,她们还提名了同一个奖项。

    明悦兮刚拂裙坐下,关山山就扭头来了一句:“你挺坚强啊。”

    关山山刚刚听小姐妹说了美妆蛋的事。

    “我要是你,这会儿肯定躲在厕所里哭。”

    明悦兮忍着没作声。

    镜头在呢。

    关山山笑盈盈地凑过去,跟一对好姐妹似的,凑到明悦兮耳边问:“脸疼不?”

    “关山山,”明悦兮压着声音,咬牙警告,“你够了!”

    镜头移走了。

    关山山吐舌:“略略略!”

    颁奖嘉宾都坐在了一排,景召的左边是陈野渡,右边的人姗姗来迟,是岑肆。

    景召和岑肆没有交情,一左一右各自坐着,两人毫无交流。

    晚会还没开始,景召避着摄影头接了一通电话。

    “小九爷。”

    电话那边是女人:“除了我们,另外还有两家公司想收购热丽传媒。”

    景召往后坐,踢了踢陈野渡的鞋。

    陈野渡懒洋洋地挺直了腰,往前坐,给他挡住了镜头。

    景召继续接电话:“哪两家?”

    “路明投资。”还有另外一家,“宝石娱乐。”

    景召转头。

    几乎同时,岑肆也转头。

    目光对上,电光火石间,暗流涌动。

    岑肆先开了口:“景老师,”他的眼窝相较一般人要深,眼里的神色难辨,“幸会。”

    景召点了点头,然后移开视线:“正途不行,就换个方法。”

    电话那头的人懂了。

    帝都时间八点整,晚会开始。摇臂摄像机移动到第三排,然后在中间停顿。

    景召、岑肆、陈野渡三人同时入镜。

    就是这一个镜头,直接冲上了热搜第一,话题热度力压视帝视后人选。

    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盛世组合!

    三秒,我人没了

    这三个帅哥是谁啊?艺人吗?三分钟,我要他们的所有资料!

    有人回复不是艺人,是颁奖嘉宾

    从右到左依次是宝石娱乐岑肆、摄影师景召、导演陈野渡,不谢!

    这个颜值,可以组团出道了

    怀里的男朋友突然就不香了

    他爱他,他爱他,相爱又相杀,同人小说——安排!

    抱走景老师!

    抱走岑总!

    抱走陈导!

    楼上的姐妹们,醒醒!

    ……

    晚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开车到绿瓦胡同要半个小时。

    工作室的外面有车灯打过来,商领领立马推门跑了出去。

    车还没停下,她大声喊:“景召!”

    是景召的车。

    他下了车,走到路灯昏黄的光线里,黑色大衣里面穿着笔挺的西装,地上的影子端正又修长。

    翩翩公子,携月色走来。

    “景召!”

    商领领冲到路对面去,跑太快,没刹住脚,莽莽撞撞朝景召撞过去。

    他伸手,扶了一下,等她站稳后收回手:“一个人在这等?”

    商领领戴着羽绒服的帽子,白色的毛领很厚实,像景倩倩的毛,雪白松软,把她的脸围成巴掌大的一圈,显得五官更加秀气小巧了。

    她点头,答话:“嗯,我不知道你几点回来,就让助理老师先回去了。”

    “外面冷,进屋说。”

    “好。”

    商领领跟着景召进了屋,外面有风,他把大门关上了。

    屋里依旧很冷。

    “你怎么不开暖气?”

    商领领鼻头冻红了:“不知道哪里坏了,自己停掉了。”

    帝都正值严冬,夜间温度在零下。

    一楼大厅的装修很空荡,正对大门的那面墙上用金属工艺做了工作室的logo:jz。墙下面放了张t型的桌子,贺江有时会坐在那里接待人,顶上装的都是吊灯,高度参差不齐。左右两面墙上挂着几副大小不一的照片,还有几副竖着放在地上,照片的色彩偏明亮,和灰白色的地砖形成对照。

    左边放了一张小桌子,还有两张形状像猫窝一样的沙发,坐上去软软的。

    摄影师的审美真的绝,工作室装得很像美术馆。

    景召把大衣脱下来,递给了商领领:“在这坐会儿,我去泡茶。”

    她接过衣服。

    景召说:“穿上。”

    她沉迷景召的西装杀,反应有点慢:“哦。”

    景召去茶水间泡茶。

    商领领坐不住,披着衣服跟去了茶水间,茶水间很像个酒吧,有吧台。

    商领领坐在高脚凳上,一双眼睛就没从景召身上挪开过:“景召,你穿西装好好看。”

    景召不常穿正装。

    他背对着她,在洗茶具:“喜欢?”

    商领领用力点头:“嗯!”超级喜欢!超级欲!

    后面景召没接话。

    他把洗好的茶具简单沥干,然后往紫砂茶壶中加了一勺茶叶,第一壶,先醒茶。

    茶泡好之后,倒入公道杯,再斟出两小杯。

    商领领第一次见景召穿着西装正经泡茶的模样,迷人得要命。

    顾南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