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17:景老师官宣,不是单身免费阅读

117:景老师官宣,不是单身
    全部收尾完,已经过了十二点。

    景召带商领领去吃午饭。

    车上,他问她:“有没有想吃的?”

    “我都可以。”

    景召带她去了西餐厅,她把菜单推给他,让他点。

    “景召。”

    景召在看菜单,听见她叫他,嗯了声,抬起头。

    “刚刚拍的照片,你是故意选那些角度吗?还有用头纱,用花瓣。”

    “嗯。”

    刚刚在摄影棚商领领*出镜了,但景召并没有放开了拍。

    她问:“为什么呀?”

    景召没有急着回答,而是回头问身后的服务员:“你好,可以先上酒吗?”

    服务员说可以。

    景召报了酒名,等到服务员离开了,他才回答商领领刚刚的问题。

    “以防万一。”

    他在商领领适合的风格里,选了较为保守的拍摄角度。

    他谨慎的程度令让商领领都有些吃惊:“你防什么啊?你又会让照片泄露出去。”

    她完完全全信任景召,觉得拍更露骨一点都没有关系,反正也只有他能看到。

    但景召总是那么理智:“会不会是一回事,防不防是另一回事。”

    好吧,以后床上再给他看。

    商领领不纠结了。

    景召点完了菜,把菜单给她:“有没有要加的?”

    商领领看了一眼,摇头。

    不用加了。或许是因为她经常去陆女士那儿吃饭,景召很清楚她的喜好,他点的都是她爱吃的。

    商领领酒量浅,景召给她点了一杯度数很低的洋酒。

    她尝了口,是甜的:“你下午有工作吗?回不回华城。”

    “我下午要去陈野渡的剧组,晚上还有个颁奖,要晚一点回华城。”

    “那我要自己回去吗?”商领领一脸不想自己回去的表情。

    她所有的小心思都写在了脸上。

    景召怎么会不懂:“你可以去外面逛逛,或者去我工作室。”

    商领领开心了,明知故问:“等你一起回去吗?”

    “嗯。”

    服务员把牛排和菌菇汤端上来,商领领先喝汤。

    景召拿起刀叉,把牛排切成小块小块的,他低着头,切得很认真:“等我颁奖回来,我们谈谈。”

    商领领大概能猜到他要谈什么,只是他这个口吻,很老干部。

    “你这样说,好像老板约谈。”

    景召把切好的牛排给她,然后就没有说话。

    他这个人,吃饭的时候不爱说话。

    吃完饭,景召送商领领去了他帝都的工作室,绿瓦胡同104号,和华城的照相馆不一样,这边的装修更加商业风。

    他把上午用的相机锁进了器材室的柜子里,然后下了楼。

    商领领跟在他身边。

    他交代了贺江和小董两件工作,同商领领说:“无聊的话,可以让贺江带你出去玩。”

    “好。”

    “我走了。”

    景召拿了雨伞出门,商领领跟着他去了门口,巴巴地目送他。

    景召回了一次头,脚步变慢了。

    他曾经以为,不会有什么能绊住他的脚。

    他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了。

    等看不到车影了,商领领才回屋。为了区别开小董,她不叫贺江助理老师了,改叫他贺江老师。

    “贺江老师,我可以四处看看吗?”

    “当然可以。”贺江对她很热情友好,“我带你参观参观。”

    “谢谢。”

    工作室总共四楼,一楼有办公室、暗房、冲印间,二楼三楼是摄影棚,外面走廊挂了很多照片,四楼是器材和道具室,还有一个休息间。贺江说,景老师有时忙晚了也会在这边的休息间过夜。

    器材室进不去,需要景召的指纹。

    商领领对什么都好奇,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又问贺江:“暗房可以进去看看吗?”

    原则上是不可以的,景老师从来不让人进他的暗房。

    但贺江觉得商领领极有可能是未来老板娘,所以大着胆子做了一回主:“我去拿钥匙。”

    “谢谢。”

    商领领觉得贺江老师人好好,改天送他女朋友红宝石。

    贺江去拿了钥匙过来,他自己没进去,开了门让商领领进去了。

    景召的暗房很大,分彩色和黑白,商领领进了黑白暗房,房间的架子上放着各种药液,正前方有两台放大机,还有一个很长的工作桌面,桌面上有各种量杯和显影盘。

    左边拉了几根绳子,绳子上晒了很多照片。

    商领领上前,一张一张看过去,有风景,有人像,有普通人,也有名人。

    暗房里面还有扇门,是指纹锁,她进不去。

    她没在暗房里待很久,出来后用手机点了一堆好吃的,要请贺江和小董吃。

    贺江和小董不是很忙,在冲印数码相机的照片。商领领在一旁看,微喷机工作着,印刷时会发出轻微的响声。

    等照片的时候,贺江跟商领领聊上了。

    “商小姐。”

    “叫我小商就可以了。”

    不敢,未来老板娘呢。

    贺江换了个称呼:“小商小姐。”他问小商小姐,“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整容师。”

    小董接腔:“整容医生?”

    “不是,是遗体整容师。”

    贺江和小董震惊。

    “遗体整容师平常的工作内容是什么啊?”贺江跟好奇。

    小董也很好奇,抬着头在听。

    商领领爱笑,脾气好好的样子:“主要是给逝者化妆、入殓,还有修复遗体,有时候也要做一些防腐工作。”

    妈耶。

    贺江和小董都竖起了大拇指。

    小董最好奇的,还是老板的私生活:“你跟景老师什么时候认识的啊?”

    商领领有问有答,把小仙女的人设立得稳稳的:“今年的十月份。”

    “在哪儿认识的?”

    “殡仪馆。”

    小董佩服,没什么好说的,就是牛。能不牛吗?三个月不到,就把不近女色的景老师搞到了手。

    外卖到了,是商领领点的下午茶,有小董老师爱喝焦糖玛奇朵,有贺江老师爱喝的红茶拿铁。

    两位助理老师对准老板娘都打出了满分的高分,心想有女主人的工作室就是好,还有下午茶喝。

    外面阳光明媚,多好的日子啊,如果商领领没刷到明悦兮那条热搜的话。

    热搜名:#明悦兮景召#

    内容是一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唐德会所,*的人选了个好角度,景召和明悦兮都是侧脸进了镜头。

    方路明之前帮商领领查过,景召上次去唐德会所是帮明悦兮解围,这张照片就是那时候被拍到的。

    贺江也刷到了微博,赶紧安慰说:“小商小姐,你别误会,景老师跟明小姐没什么的,媒体就喜欢捕风捉影。”

    喜欢捕风捉影的还有网友。

    啊啊啊啊啊,景老师和我们兮姐同框了

    这两人没点关系谁信啊

    景老师和明悦兮配一脸

    坐等官宣

    楼上水军,多少钱一条?有钱一起赚啊

    又来了,这个女人又带着水军来蹭热度了

    不就是瞧准了我们景老师不关注这些吗?

    景老师,求你了,上个微博吧,这里有个女人买热搜*你

    我们兮姐需要蹭热度?

    明悦兮滚,景老师是我们陈导的

    陈导演,有人抢你男人

    上面这两个网友,是景召和陈野渡的cp粉。

    景召和陈野渡几年前合作过电影,两人同框其实不多,但架不住网友会嗑。

    你想想,一对同窗,身高都一八六,一个导演,一个摄影师,都单身,还出双入对过,最主要的是两张脸绝配,当初一起上台拿奖的时候,一个穿一身黑西装,一个穿一身蓝西装,往那一站……简直不要太好嗑。

    沉井cp永不沉井!

    都是景老师的女粉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我们兮姐也没巴着你们景老师,是你们景老师破例给我们兮姐拍照的

    八百年前那点事能不能别拿出来说了,拍一次照片炫耀三年,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也真是服了

    ……

    贺江瞅着准老板娘脸色不太对啊:“小商小姐,要不你给景老师打个电话?”

    小董帮腔:“景老师平时不关注这些八卦的。”

    商领领对两位助理老师嫣然一笑,说不用。

    给景老师打什么电话,又不是景老师买热搜,她给小晴打电话。

    她走到外面。

    小晴很快接了电话:“商小姐。”金主大人的来电让她心惊胆战。

    金主大人声音依旧很甜:“把那天晚上的视频给梁建斌的太太发一份。”

    “好的。”

    贺江在屋里喊:“小商小姐,颁奖晚会的直播要开始了。”

    颁奖没那么快开始,各位艺人刚刚开始进场,红毯盛况开始了。

    晚会的地址在帝都的红方会展中心,前面的艺人在红毯上凹造型,景召和陈野渡在车里等。

    陈野渡的助理也在车上,助理是个年轻小伙子,犹犹豫豫地问:“陈老师,你和景老师一起入场吗?”

    陈野渡眯着眼,没精神:“嗯。”

    “那粉丝又要乱想了。”

    “乱想什么?”

    助理看了看同样在闭目养神的景老师:“想你们两的*啊。”

    景召和陈野渡分别睁开眼,两人对视了一眼,又各自合上了,对于这种荒唐的事,两人兴致都不大。

    红毯上凹造型的女艺人终于进去了。

    景召和陈野渡一前一后下的车,都是一身黑西装,外貌出色的两个人没花心思在造型上,却一出场就惹得现场的女记者纷纷往前攒动,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

    一位媒体人大喊:“陈老师,景老师,看这里。”

    两人看过去,一个无精打采,一个漫不经心。

    相机疯狂咔嚓,沉井cp有素材了。

    红毯上还有主持人,穿着一身红裙,过来采访,主持人挺会玩:“陈老师,景老师,你们能各自用一个词评价一下对方吗?”

    闪光灯太多,景召不太喜欢,侧着脸往旁边避了避,回答不是很走心:“没什么好评价的。”

    陈野渡附和:“我也没有。”

    现场来了一些艺人的粉丝,她们嗷嗷嗷嗷,直呼嗑到了嗑到了。成熟的cp粉就是要学会自己找糖吃。

    红毯另一头又有保姆车开过来,开门打开,米白色的高跟鞋踩下来。

    主持人真是个会来事儿的:“景老师,悦兮过来了,你们要不要合个影?”

    红毯上的明悦兮穿着一身大裙摆的礼服,是雪纺的布料,裙子上全是粉色的小花,整体造型很仙。

    她听见主持人的话了,脚下走快了一些,却听见景召说:“我们不熟。”

    提出合影的主持人都愣了。

    陈野渡歪了下头,在景召耳边说:“走呗。”

    两人进场了。

    歪头杀,啊啊啊啊!

    沉井cp又嗑到了。

    主办方估计知道景召和陈野渡是同窗,把他们的位置安排在了一起,在第三排的中间,是不低调也不高调的位置。

    颁奖没那么快开始,陈野渡刷了会儿手机。

    景召在看邮件。

    陈野渡用手肘碰了碰他胳膊:“你上一下微博。”

    景召抬头,看陈野渡。

    “你上热搜了,跟明悦兮。”

    他这才登上他几百年没登过的微博。

    七点零三分,景召发了一条微博。

    景召v:不要传谣,我不是单身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