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14:甜甜的氛围感,要拍照咯(二更免费阅读

114:甜甜的氛围感,要拍照咯(二更
    完了,他哥栽狠了。

    说实话,景见有点担心,越克制的人疯狂起来可能越狠。

    “你进去。”景召说,“我再待会儿。”

    景见把保温杯留下,自个儿进屋了。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景召拨了一通电话。

    是女人的声音:“小九爷。”

    景召说:“帮我收购一家公司。”

    “哪家公司?”

    “热丽传媒。”

    商领领洗漱完已经十二点半了,她还不想睡,就去开了直播。

    外接镜头被遮住了,直播的屏幕上放了一张红宝石的图片,今天她手都没有露。

    她把设备调整好:“晚上好。”

    一*弹幕飘出来。

    ruby!!!

    来了~

    给老婆排面

    深夜打卡

    新粉报道

    终于蹲到你了,还好没放弃

    沙发

    ……

    都这个点了,人居然还很多,不知道是不是热丽传媒给她请了水军,或者是热丽传媒上传的短视频起了作用,总之她的粉丝涨了不少。

    梁建斌钓起鱼来,倒是很舍得用鱼饵。

    一条弹幕问:今天有流程吗?

    商领领靠近麦,低声说话:“没有流程。”

    她拿出来一瓶可乐。

    要做可乐专场吗?

    ruby之前的深海和雨声我听了八百遍了,求新素材!!

    ruby什么时候做采耳专场

    我在*音上刷到ruby的配音了,简直一绝

    好多博主把ruby的配音做成了bgruby你要进驻*音了吗?

    最近总刷到ruby的视频和看点推送,ruby你签公司了吗?

    十二点还开播,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这个一定是老粉。

    商领领直播时间不固定,心情很好的时候,不管多晚、不管有没有人,她也会开播。

    她回答:“嗯,是有好事。”声音里有很明显的愉悦成分,“那个很难追的小哥哥,就要追到了。”

    啊啊啊啊啊

    是不是上次画的那个小哥哥?

    跪求过程!!

    可乐瞬间不香了,ruby,说出你的故事!

    商领领握着可乐瓶,靠近双耳麦,轻轻地摇动,气泡撞击的声音被放大。

    这个声音好像头皮在放电

    我头皮发麻了

    失眠患者有被治愈到

    瓶盖一开,嘣的一声,气泡炸开,从密密麻麻、杂乱无章到若隐若现、渐渐消弭。

    商领领缓慢地把可乐倒进特殊材质和形状的纸杯中,水声流动的同时,伴随气泡升起、破开。然后用搅拌棍轻轻搅动,形成漩涡后,用风去吹,再配上雷雨的后期。

    好像海龙卷!

    还真是,海龙卷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又是我最爱的拟音

    玩还是我ruby会玩啊!

    商领领用的设备是国外进口的,最适合做as,收音效果立竿见影。深夜的助眠白噪音很容易*颅内*,听觉区域作出反应的同时,其他不反应区域就会被抑制,从而迅速引发睡意。

    这一段眠音十几分钟就结束了,弹幕比刚才少了不少。

    她问:“困了吗?”

    困了!

    ruby的as五分钟就能哄睡

    你该睡觉了

    又是这位ruby9876的网友,商领领觉得这个网友估计是个老头子。

    “最后给你们念一段我很喜欢的小说。”

    她靠近电容麦,轻缓的声音像靠在你耳边耳语。

    “你看这个夜雾,我们怎么形容它呢?”

    “妖妖,你看那水银灯的灯光像什么?大团的蒲公英浮在街道的河流上,吞吐着柔软的针一样的光。”

    “那么我们在人行道上走呢?这昏黄的路灯呢?”

    “我们好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短短几句,念出了诗意,是小说里陈辉和妖妖的爱情。

    “晚安。”

    商领领刚下直播,电话就震动了。

    她看了眼来电,开心地接了:“景召。”

    “还不睡?”

    商领领往卧室走:“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那边安静了几秒。

    景召回答:“你家灯亮着。”

    可是她拉了窗帘啊。

    “去睡觉。”是老父亲的口吻,还有点严厉。

    商领领扮演乖巧的女儿:“好的,老父亲。”

    景召:“……”

    “晚安。”

    景召回了一句晚安,等商领领挂电话。

    商领领刚挂电话,又有来电。

    是明悦兮的助理小晴打来的:“商小姐。”

    商领领笑吟吟地问:“战况激烈吗?”

    她的语气,就好像街上发生了爆炸性的大新闻,她作为群众,钻进人群,问旁边的群众战况如何,纯真无辜得就仿佛她只是个吃瓜的,不是幕后大boss。

    作为知道内情的小晴挺怵这位金主大人的,回话:“……嗯。”

    金主大人的声音甜甜的:“账号发过来,给你发奖金。”

    “谢谢商小姐。”

    “不用气呀。”

    金主大人的语气助词总是可可爱爱的。

    小晴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她像仙女一样,可却是个魔头,好像亦正亦邪、时好时坏。

    这两天景召不在华城,商领领问他在哪。

    景召:我要在帝都待几天

    景召:有工作

    乖巧如商领领:好gif

    景召:帮陈野渡拍点东西

    商领领:嗯呐gif

    周四晚上,陆女士叫商领领过去吃晚饭,一进门,她看到了景召,坐在沙发上,拿着平板不知道在看什么。

    商领领走过去。

    他抬起头,看着她,几秒后又低下头。

    商领领在旁边坐下,伸着脑袋去看平板,平板上的照片是红玲塔,她不是很懂摄影,只知道照片很美。

    景召拍风光在摄影圈是出了名的。

    “你不是在帝都工作吗?”

    他说:“回来拿点东西。”

    屋里开了暖气,他的大衣放在旁边,白衬衫和黑色的薄款针织叠穿,针织的衣领刚刚遮住喉结,衬衫扣子松开两颗,袖子卷着,手臂上的肌肉和骨骼线条分明。

    他是摄影师,很会穿衣服。

    他低着头,商领领能看到他后颈露出来的皮肤。他们之间隔了两个人的距离,也不近,但商领领觉得好躁动啊啊啊啊啊啊。

    她好热。

    “景召。”

    景召抬头:“嗯?”

    “你渴不渴?”商领领舔了舔唇。啊,她脑子又想开火箭。

    景召放下平板,去给她倒水。

    厨房的门口有一个脑袋钻出来。

    景召看过去。

    陆女士立马站直,动动脖子,动动胳膊:“我做伸展运动呢。”她双手做了个请便的姿势,“你们继续。”

    景召兑了杯温水,放在商领领前面的茶几上,然后拿起平板,坐回原地。

    陆女士继续扒门口,恨不得钻出去偷看。

    景河东围着围裙在炒菜:“老婆,你干嘛呢?”

    陆女士扒着门:“磕cp呀。”她好嗨,“小年轻谈恋爱就是甜。”

    这该死的氛围感。

    景河东不甘示弱:“我们当初谈恋爱也甜啊。”

    陆女士横了他一眼:“甜什么甜,牵了我的就跑了,然后直接消失了三天,你都忘了?”

    景河东:“……”

    他不是怂,他是羞涩。

    景召吃完晚饭要回帝都,商领领去送他。到了楼下,他脚步就停下了,意思是不用再送。

    “周六我助理要去帝都,你坐他的车去。”

    周六他要给商领领拍照。

    “好。”外面很冷,商领领穿着厚厚的羊羔绒外套,毛线帽子遮住了眉毛,一双眼睛很漆黑明亮,“几点呀?”

    “你睡醒后就过去。”

    “嗯。”

    外面夜深,一楼亮着灯,景召站在明与暗交界的地方,眼里的夜色很浓。冬夜是冷的,那种孤寂的冷,但只要有万家灯火,稍微照进去一点,就会温柔美好得不可思议。

    就像景召。

    “知道地址吗?”

    “知道,沙塘北,红柳巷。”

    他嗯了声:“我走了。”

    他走进夜色里,出了小区,门口就有一根路灯,身后的影子变短,又变长。

    商领领在后面叫他:“景召。”

    景召回头,站在远处的灯下,久久地看着她。

    商领领知道,他撒了谎,他说回来拿东西,但手里却只有一把雨伞。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