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13:景召承认喜欢领领,结婚收场(一更免费阅读

113:景召承认喜欢领领,结婚收场(一更
    商领领红着脸,稍稍仰头,看景召漂亮的眼睛:“你怎么走到哪里都遍地开桃花啊?”

    他笑了,嘴角有浅浅上扬的弧度。

    商领领双手比做叶子,端着下巴,脸笑得像花朵:“最漂亮的是不是我这朵?”

    景召点头:“嗯。”

    他拍过全球最美面孔,拍过各个国家的美人,拍过遍野桃花,拍过冬雪春雨,拍过山川河流,拍过星辰大海。

    但他还是觉得商领领最漂亮。

    “走吧。”

    商领领拉住他袖子:“伞给我,我帮你拿。”

    他说:“不用。”

    商领领表情很认真,语气里带着几分乖巧的讨好:“给我,我要拿。”

    景召的伞从来不让他人碰,陈野渡不可以,景见也不可以,甚至陆女士和景河东也不可以。

    但他把伞给了商领领,没有经过思考。

    商领领得了伞,开心地抱着,脚步轻快,一蹦一跳地跟着景召出了商场。

    景召走在商领领右边,与她保持着伸手能碰得到的距离。

    他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但商领领没有上去,抱着伞站着不动。

    “怎么不上车?”

    她眼睛亮晶晶的,里面闪着光,像只小狐狸,聪明又狡猾的样子:“我帮你拿伞了。”

    景召不知道她在耍什么小心思:“所以呢?”

    所以呀。

    她笑得明媚开心:“我帮了你的忙,你是不是就欠了我人情?”

    景召猜到她要说什么了。

    “还记得你之前答应我的吗?”不记得也没关系,商领领会帮他记得,“如果欠了我人情,就要帮我拍照。”

    怪不得她要拿伞。

    她把伞递给景召,脖子上的毛衣项链露出来,是只长了恶魔触角的小狮子:“景召,我要你还人情。”

    景召不喜欢欠人情,所以要让他欠人情很难。

    当初约定的时候,景召甚至还想过,他得遇到什么样的大劫难,商领领才可能抓得到机会,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就用一把伞,这么轻而易举地来讨人情。

    其实她如果用云疆殡仪馆那次的事来要人情,他不会拒绝,但她偏偏就只拿一把伞,这么理直气壮地要他低头。

    “商领领,”他说,“你这是耍赖。”

    商领领站在他面前,气势可足了:“对,我就是耍赖。”

    这是景召给她的底气。

    她问:“那你还不还人情?”

    那算哪门子的人情。

    景召接了伞,霓虹的彩色影子在他眼里绚烂:“嗯,还。”

    他认输了。

    商领领已经可以确定了,这次她真的摘到了星星,星星没有烫她的手。

    星星还偷偷吻过她的手。

    回到星悦豪庭的时候,已经十二点了。

    景召送商领领到了家门,然后说了他的口头禅:“早点睡。”

    “你也早点睡。”

    分开不到一刻钟,商领领就给景召打了电话。她躺在卧室的床上,景召在十八栋的阳台。

    “景召。”

    景召总是低声应她:“嗯。”

    她语气轻快,毫不吝啬地表露她的好心情:“我们什么时候拍照啊?”

    景召说:“随你。”

    他声音压低时候有点苏,很*。

    商领领忍不住在脑子里开火箭,以后在床上的话,她一定要让他说很多羞耻肉麻的话。

    打住。

    她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枕头上,自己趴着,脚竖起来,脚丫子晃啊晃,手捂着自己滚烫的脸:“这周末可以吗?”

    景召今天好说话得不得了,什么都依她:“可以。”

    商领领一时高兴,忘了要装矜持,兴奋地、迫不及待地问:“穿什么都可以吗?”

    “嗯。”

    她捂着脸,笑得很坏:“*呢?”

    景召沉默了几秒钟:“也可以。”

    啊啊啊啊啊!

    商领领在床上疯狂打滚,如果她和景倩倩一样有尾巴,那她一定要把尾巴摇到十八楼去,然后缠住哥哥的腰,给他看她最妖娆的样子。

    都谈到大尺度的照片了,景召还是一贯的冷静,一副老干部的口吻:“早点睡。”

    看吧,他的口头禅。

    商领领今日吃了好多糖,可以很乖:“好的。”她声音发甜,“晚安。”

    她先挂了电话。

    景见一把游戏结束,出来喝水,看见阳台的灯还亮着,他走过去,见景召还在阳台,南边的阳台四面没有玻璃,是半露天的,风大得很,景召只穿了件单薄的卫衣,室外已经到零下了。

    景见捧着保温杯过去:“你不冷吗?”

    他说:“不冷。”

    花架上一种蓝色的小花开了,花瓣有四瓣,颜色从边缘到花蕊逐渐加深,挺好看的,没有香味,景见不知道那是什么花,都是陆女士张罗的。

    家里种点草养点花也好,景召是个没什么生活气的人,不弄点凡间的东西,景见都要以为他成仙儿了。

    景见看他抬头,也跟着抬头:“看什么呢?”

    景召说:“月亮。”

    又是月亮。

    自从十九楼搬来之后,景召不仅烟抽得勤了,月亮也看得勤了。前阵子景见总见他抽烟,尤其是商领领刚搬来不久的那一阵,这阵子倒没怎么见到。

    景见也探头看了看,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有时圆有时缺,他没觉得有看头:“这么喜欢月亮?”

    景召微微仰着头,侧脸轮廓像大师笔下的画,是一笔勾勒出来的流畅和精致,他说:“月亮很美。”

    这是景见第二次从景召嘴里听到这句话,上一次是在医院,他问景召喜不喜欢商领领,景召回答月亮很美。

    景见突然就想明白了。

    “哥。”

    “嗯。”

    他懂了,懂景召那句“月亮很美”背后深藏的意思了:“月亮是商领领对吧?”

    景召曾经和帕琪一起去过苏尔曼的柏穹沙漠。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沙漠的夜空,比城市的浩瀚广阔,星星很亮,月亮也很美。

    旁边的篝火亮着。

    帕琪嘴里叼着沙漠的原住民白天送的那张大饼,很干,很难啃:“我阿妈说,我应该娶个老婆,给自己留个后。”

    帕琪说的维加兰卡的家长话。

    景召在火堆的对面,安静地听他说。

    “有什么好留的,平白耽误了人家姑娘。我得罪过那么多人,有那么多仇家,说不准哪天走在路上就被人砍死了。”

    景召捡起棍子,拨了拨了火堆,噼啪一声,火星子炸开。

    是啊,说不准哪天他就被人砍死了。

    帕琪嚼着饼,问他:“小九爷,你有心仪的姑娘吗?”

    他点头:“嗯。”

    帕琪从来没听他说过男女的事,觉得稀奇,也很好奇:“那她在哪啊?”

    景召看着木堆中的火光,眉眼很温柔,语气轻轻的,随风飘到了远处:“在帝国。”

    帕琪用一只手去拧开水壶,豪爽地灌了两口:“是什么样的姑娘?”

    景召躺下,看沙漠里的夜色,看高高在上的月亮。

    “不能说啊?”帕琪理解,毕竟小九爷的身份特殊,“忍不住的时候,你可以用代称。”

    景召伸手,去摘月:“月亮很美。”

    帕琪立马懂了,小九爷心仪的姑娘是帝国的月亮。

    此时此刻,景见也终于懂了。

    “月亮是商领领对吧?”

    景召笑了笑:“嗯。”

    他通讯录里给商领领存的名字就是月亮,是七月十五的月亮,鬼节的月亮。

    “你喜欢她对吧?”景见这次是肯定的语气。

    景召转过头来,没有躲避景见探究欲爆棚的视线:“嗯,我喜欢她。”这次,他直白地承认了,“很喜欢。”

    要从景召嘴里听到这种类似认命的话,难如登天。

    他是多克制的人,他有信仰,有必须要做且还没有做完的事,要他甘愿跳进风月红尘里,难如登天。

    商领领做到了。

    景见今晚真被震惊到了:“哥你不是不婚吗?”

    “对啊。”景召摸了摸手腕的旧手表,还有食指内侧的那个伤疤,“所以不结婚收不了场了。”

    景见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他哥栽狠了。

    ------题外话------

    *****

    恨不得把衣服焊在身上的召宝欲起来也是真欲,苏起来也是真苏。今天也是被召宝鲨疯的一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