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顾南西 《扮乖》 112:醉酒那晚的冒犯,景召破戒(二更),内容摘要:景召抬头,看到商领领,她站在门口不动,他走过去:“怎么了景召的车停在了酒店外面,是之前被商领领刮坏的那辆,不过已经修好了商领领拽着安全带,但没有扣上,赌气似的说:“我要下车

112:醉酒那晚的冒犯,景召破戒(二更)
    这个时候,女艺人里,也就关山山敢开口,她明目张胆地幸灾乐祸:“和景老师关系好的通稿以后就别买了,我都替你丢人。”

    关山山的声音不小,在场很多人都听见了,一时间众多目光都聚焦在了明悦兮身上,她们冷眼旁观、鄙夷嘲讽,眼神里有无数的刀子,一刀一刀都在剜明悦兮的脸面和自尊心。

    她张了张嘴,什么辩解的话也说不出来,手紧紧地攥着,额头出汗,身体开始发热,整个人如坐针毡。她环视四周,没看到乔爽,于是拿起包,准备走人。

    梁建斌的秘书在门口拦下了她:“明小姐,梁总找你。”

    明悦兮还没有察觉到问题,只是觉得口渴:“他人呢?”

    “在楼下包间。”

    明悦兮就随着秘书一道下了楼。

    景召的车停在了酒店外面,是之前被商领领刮坏的那辆,不过已经修好了。

    他给商领领开了车门,等她坐进去后,走到主驾驶那边。

    他上车,问商领领:“有没有哪里不适?”

    “没有。”

    商领领没有一点不适,相反,兴奋上了头,她都想爬到月亮上去跳舞。

    她的饮料没有问题,有问题的另外两杯,不过她不打算告诉景召她和明悦兮之间的“恩怨”,毕竟善良的仙女是不会跟人结怨的。

    景召没有立刻发动车:“谁让你去酒吧的?”

    “梁建斌。”

    他眉头蹙了蹙:“你怎么跟他扯上了关系?”

    “为了……”

    不能说搞事情。

    商领领说:“搞事业啊。”她笑盈盈的,可可爱爱,一点小坏蛋的样子都没有,是遵纪守法的良好市民,“我是网红呀,你不知道吧,我可是有副业的小富婆。”

    景召也没问她是什么网红,语气跟方才在包间一样,很严厉:“不是让你别喝饮料吗?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

    要是真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还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哪里不对:“你是在教训我吗?”

    车外面有人在按喇叭,示意不要占着车位。

    景召系上安全带,把车开出来,看着前面的路,解释说:“不是教训。”

    那就是担心咯。

    商领领故意问:“那你在干嘛?”

    他一本正经地回答:“在教你。”

    娱乐圈的水深,他怕商领领吃亏,所以话说得有点重。

    商领领今晚拿的是恋爱剧本,才不管逻辑道理:“谁要你教了,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哼,就不会说句好听的。

    她假装生气:“停车,我要下车。”

    景召一边拐弯看路,一边抽空看她:“商领领——”

    商领领把后脑勺甩给他:“你干脆叫我商女士好了!”

    去掉姓这么难吗?

    结果景召真喊她:“商女士。”

    商女士:“……”

    商女士好气啊。

    商女士血压都要上来了。

    景召说:“把安全带系上。”

    车开得很慢很慢。

    商领领拽着安全带,但没有扣上,赌气似的说:“我要下车。”

    景召靠边停了车,转过头,看着商领领,一双桃花眼生得漂亮,眼尾微翘,认真看着谁时,像含了脉脉温情。

    “是我语气不好,不要生气了。”他语气软下来,“嗯?”

    尾音轻轻的,往上提着。

    就一个字,商领领被他哄得晕头转向。

    景召肯定自己都不知道,他这副克制冷静的性子偶尔苏起来,有多要命。

    商领领本来就没真生气,这下更乖了,坐得也老实,手好好放着,眉目温顺:“我下车是要去洗手间。”

    景召看看车窗外,前面不远就有个商场,

    “把安全带系上。”

    商领领系好安全带。

    景召把车开到前面调头,停在了商场旁边。商领领下了车,他拿上伞,也下了车。

    他送她到了商场门口:“我在外面等你。”

    “哦。”

    商领领进了商场。

    景召拿着雨伞等在外面,身边的路人来来往往,远处有五颜六色的霓虹,他偶尔回头,望向商场里面,地上的影子笔直又安静。

    有小孩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差点磕到门上,景召伸手扶了一把,小孩的父亲道了声谢。

    “景召。”

    景召回头,看见商领领出来了,却皱着一张脸。

    “怎么了?”

    她脸有点红,表情窘窘的,像一朵羞答答的玫瑰:“没找到卫生间。”

    她方向感不好,不问路是想要景召带她去。

    商场一楼消防栓的旁边有平面图,一楼没有公共卫生间,景召带商领领去了负一楼。

    卫生间在最里面。

    商领领进去之前,对景召说:“你不要先走,在这里等我。”

    他站到墙边:“嗯。”

    *****

    在商领领洗手的时候,卫生间里进来了两个女孩子,她们在镜子前面补妆。

    短头发的那个说:“门口那个帅哥好绝啊,还有点眼熟,不知道是不是艺人?”

    景召很少露面,所以走在街上也很少会被人认出来。

    长头发的女孩接了腔:“肯定有女朋友了。”

    “那不一定。”

    “女厕所门口的男人,十个有九个是在等女朋友的。”

    短发女孩整理整理头发,镜子里的妆容精致漂亮:“不是还有一个等妹妹的吗?”

    商领领关掉水龙头:“你们在说我男朋友吗?”她看着镜子里两个女孩惊慌的样子,笑了笑,“拿伞的那个。”

    两个女孩整个尴尬住。

    “不好意思啊。”

    短发女孩洗完手,拉着同伴赶紧撤了。

    哎,又是想把景召藏起来的一天。商领领叹完气,抽了张纸,擦掉手上的水。

    脖子痒痒的,是一缕头发钻进了衣领下面。

    她扔掉纸巾,把领子往下拉了拉,抽出那缕头发,发梢垂落下去,白皙的脖子露了出来。

    在锁骨上面一点,有个红痕。

    商领领愣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些断断续续的片段不是她在做梦。

    脑子里开始自动拼凑,开着暖气的厅、茶几上的礼盒、散乱的毛绒毯子,还有抱着景召的她。

    “你有没有生日愿望?”

    她眼里湿润,像有一汪清泉,清楚地映出了景召的模样:“你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我帮你实现。”

    景召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俯身,让自己的影子盖住了她。

    “商领领。”

    她醉醺醺地答应:“嗯。”

    景召任她搂着脖子,弯着腰半跪在地毯上,她眼里他自己的影子近在咫尺。

    隔得太近,呼吸缠绕。

    他说:“我不想要相机。”

    “那你想要什么。”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

    没有循序渐进的过程,一开始就是疯狂又直进的掠夺,他甚至没有耐心安抚她,甚至咬疼了她。

    商领领是狮子,但他不是黑斑羚,他是能克狮子的猛兽。

    一个吻,又欲又暴烈。

    她喃了一句疼,但景召没有停,一只手紧紧箍着她的腰,一只手握着她受伤的那只手,举到了头顶。

    “景召……”

    他嗯了声。

    商领领推了推他:“热。”

    他解下她的围巾,听她在耳边轻轻地喘。

    他拍了拍她的背,等她适应。他轻轻啄吻她嘴角,声音沙哑:“对不起,领领。”

    他明知道她的意识已经迷糊了。

    他将她抱起来,分开她的腿,让她坐在自己身上。她酒没醒,晕晕乎乎地趴在他肩上,任由他拉开衣领,吻她的脖子。

    如果不是陆女士那通电话,景召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继续。

    “领领。”

    “领领。”

    他不厌其烦地叫着她的名字,怀里的她已经睡着了,他轻吻她的手,结束了这次荒唐又放肆的冒犯。

    陈野渡总说他无欲无求,不,他对商领领有欲。

    *****

    商领领把衣领整理好,从洗手间出来。

    景召还站在刚刚她进去时他站着的地方,他在拒绝一个女孩子的搭讪。

    “不好意思了,我手机没有电了。”他没有给人难堪,说得礼貌委婉。

    女孩悻悻离去。

    景召抬头,看到商领领,她站在门口不动,他走过去:“怎么了?”

    商领领红着脸,稍稍仰头,看景召漂亮的眼睛:“你怎么走到哪里都遍地开桃花啊?”

    ------题外话------

    ****

    越克制的人放纵起来越疯狂。

    我只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召哥哥鲨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