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10:景召要来接她了,开心!(二更)免费阅读

110:景召要来接她了,开心!(二更)
    明悦兮给制片人敬完酒后,跟乔爽进了棋牌室。

    乔爽关上门:“那个ruby怎么还跟关山山聊上了?”

    明悦兮没心思管这些,问乔爽:“你那边打点得怎么样了?”

    乔爽比了个ok的手势。

    明悦兮说:“把小晴叫过来。”

    小晴是明悦兮的助理。

    快九点了,是城市最热闹的时候。帝都有个景点,叫红玲塔,红玲塔修建于战乱时期,来红玲塔参观的游或许都听导游说过这样一句话——如若兵临城下,则红玲塔亮。

    陈野渡也不知道从哪儿拿到的通行证,竟带着拍摄组上了红玲塔。

    远远望去,一轮明月高悬塔顶,颜色层次分明,最上面是白色的月光,往下是红色的塔,再往下是参天大树上、压在枝头的皑皑白雪。

    塔与月光之间,站着景召,他低着头,正在给相机换镜头。

    陈野渡叫了他两声,没有得到回应,过去问:“你今天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

    “你一整天都不在状态。”

    景召平时的拍摄效率很高,但今天除外。

    他不说,陈野渡就大胆地猜:“女人问题?”

    镜头拧到一半,停住了,景召沉默了挺久,应了声:“嗯。”

    这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景召居然会因为女人困扰,陈野渡还以为他已经看破了红尘,要做一辈子和尚呢。

    要不是红玲塔上禁烟,陈野渡定是要点上一根烟的:“说说。”

    景召平日里不喜欢把自己的私事往外说,只有今天反常。

    他把还没换完镜头的相机干脆扔到一边:“我一开始就没有成家的打算。”

    这个陈野渡知道:“然后呢?”

    他又沉默,在想措辞。

    等了半天,陈野渡听见他说了一句:“我冒犯了她。”

    语气有点懊恼。

    但也不像后悔。

    冒犯?陈野渡不是什么君子,想事情的尺度大:“你们睡了?”

    景召语塞了几秒:“……没有。”

    他也就说了两句,好在陈野渡够了解他,听得明白他在困扰什么。

    作为旁观者,陈野渡的看法是:“断得干净就断干净,断不干净就别纠结。”

    景召没接话,看着远处的霓虹。

    陈野渡拿起旁边的相机,换了个镜头,对准景召的脸:“是昨晚你车上的那个?”

    景召不回答。

    镜头下,他的微表情在变。

    和尚动情的模样可不多见,陈野渡按下快门,拍了几张:“能让你破了戒的人,”他重点拍景召那双特别上镜的眼睛,“心上人啊。”

    目光比月色温柔。

    他说:“月亮很美。”

    “说男欢女爱呢,扯什么月亮。”

    扫兴。

    陈野渡放下相机,换了个话题:“我最近听到了点闲言碎语。”他问景召,“梁建斌你认识吗?”

    景召说:“不认识。”

    “他是明悦兮的前老板,听说是个禽兽。”

    陈野渡和景召都算圈里的人,什么货色都见过,禽兽这个词他们一般用来形容那一类该送去化学*的人。

    景召嗯了声,表示他在听,也表示他兴趣不大。

    陈野渡看他事不关己的样子,有点看不懂:“前不久你不是刚帮过她吗?”

    景召没有细说,简明扼要地表明了态度:“只是受人之托。”

    陈野渡懂了。

    就是说,梁建斌和明悦兮那档子事景召不管。

    陆女士这个时候发过来。

    召宝,你在忙吗?

    景召回复:已经忙完了

    陆女士上问他:你不是认识很多娱乐圈的人吗?帮我打听打听,热丽传媒这个公司靠不靠谱

    景召平时很少关注这些,他问陈野渡:“有没有听过热丽传媒?”

    陈野渡说:“梁建斌的公司啊,就是刚刚跟你说的那个禽兽。”

    景召回陆女士:不靠谱

    接着陆女士的电话打过来。

    “你在不在帝都?”

    “我在帝都。”

    陆女士语气很着急:“那你快去找找领领,她被那个不靠谱的公司骗了。”

    陈野渡发现景召的脸色变了,他没听到通话的内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很诧异,居然能在景召的脸上看到慌张这样情绪。

    景召相机没拿:“我先走了。”

    陈野渡说:“还有几个空镜没有拍完。”

    人已经走了,脚步很匆忙。

    陈野渡再度拿起相机,给景召拍了一张背影照。

    景老师慌了呢。

    酒吧的名字叫52年岁,一共三楼。

    楼梯间里有说话的声音。

    “商小姐。”

    是明悦兮的助理,小晴。

    商领领站在台阶上,地上是她的影子,长长细细的:“她们有让你做什么吗?”

    小晴把药瓶拿出来:“乔爽给我的。”

    商领领觉得自己已经够不善良了,但有人比她还要不善良。什么小太阳啊,也是个假的。

    “小晴。”

    小晴战战兢兢地答应。

    商领领轻声问她:“你觉得明悦兮跟梁建斌登对吗?”

    小晴是个聪明又识时务的女孩子,在她收了商领领的支票之后,她就开始揣度尊贵的金主大人想要什么。

    小晴回答:“登对。”

    “我也觉得他们很登对。”既然如此,商领领问,“那就让他们旧情复燃怎么样?”

    小晴能说什么,小晴只会点头。

    楼梯间里突然响起了手机*,还有回声,竟有些渗人。

    商领领却很开心,眉目弯弯的。

    她立马接了电话,高兴地喊:“景召。”

    景召问她:“你在哪?”

    总不能说在害人吧。

    她就说:“我在外面玩儿。”

    “把定位发给我,然后待在人多的地方等我。”

    然后小晴就看见尊贵的、腹黑的、算计人不眨眼的、让人胆战心惊的金主大人笑得像朵太阳花。

    “你要来接我吗?”

    景召嗯了声,嘱咐她:“不要吃任何人给你的东西,饮料也不要喝。”

    他要来接她了,明悦兮也在。

    正好。

    这是商领领这一个月来最高兴的时候了:“好,那你快点来接我。”

    ------题外话------

    ****

    不好意思迟到了,不过还好补上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