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顾南西 《扮乖》 107:酒后乱那啥啥啥(一更,内容摘要:十一点二十八,陆女士给景召打了一通电话,但没有人接景召把车倒进停车位,车熄火后商领领还在睡景召有一个愿望

107:酒后乱那啥啥啥(一更
    回去的路上,车开得很慢。

    副驾驶上的商领领还在碎碎念,脑袋像啄米的小鸡,抬起来、点下去、抬起来、点下去……

    景召转头看了几次:“困?”

    “困。”

    “困了就睡。”景召把车里的暖气调高一些。

    “不睡。”商领领眼睛里已经困出生理泪水了,“狮子的世界总潜伏着危机——来自同类的危机,在外面的灌木丛中,两头流浪狮子正伺机夺取领地,并占有狮群……”

    渐渐地,她合上眼,安静了。

    半个小时的车程,景召开了将近五十分钟,到星悦豪庭时已经是深夜。

    景召把车倒进停车位,车熄火后商领领还在睡。

    “商领领。”

    她没有醒。

    景召在车里待了一刻钟左右,就安静地坐着,偶尔看她。

    快十一点了,他下车,绕到副驾驶,打开车门,又喊了她一声。

    “商领领。”

    她睡得沉。

    景召只好俯身,解开她的安全带,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到她身上,将她抱下了车。她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睡得很老实。

    她那点重量,对景召来说丝毫不费力,到了电梯门口,他单脚弯曲,给了她一个支撑力后,腾出手去按电梯。

    她哼哼了声:“景召……”

    “嗯。”

    她没有醒。

    到了她家门口,景召把她放下地,小心地避开她手上的石膏,用一只手扶着她的胳膊。

    “领领。”

    景召说:“把钥匙给我。”

    商领领唔了声,脸往他怀里钻。

    景召没办法,道了声:“冒犯了。”

    他扶住她的肩,让她面向自己,身体完全靠在他身上,他才得以腾出手,先找了她的包,里面没有钥匙。

    他犹豫了一阵,还是把手伸进了她口袋里,摸到了一串钥匙。

    她的钥匙扣是一只戴着黑色皇冠的狮子,狮子上串了红宝石与亚克力做的相机。

    景召用钥匙开了门,打横抱起她,进了屋,将她放在沙发上,然后拿来一个抱枕,垫在她打了石膏的手下面。

    桌上放着一个礼盒,很大。

    景召刚刚进门的时候,看见玄关柜上放着相机的原厂包装盒,礼盒里装的应该就是相机。

    景召盯着看了一会儿,随后起身去拿右边沙发上的毯子。

    商领领睁开眼,拉住他的手。

    景召没动,还半弯着腰:“醒了?”

    商领领躺在沙发里,伸出两只手,绕到他脖子后面,双手轻轻环住,将他往下拉了拉,动作像做过千万遍,熟练又自然。

    “景召。”

    她眼里的醉意未醒,处在迷糊状态。

    景召答应:“嗯。”

    她记着,一整天都记着,她说:“生日快乐。”

    景召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说了声谢谢。

    她像在梦里,很依赖地抱着他:“你有没有生日愿望?”

    魔女是有魔法的:“你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我帮你实现。”

    景召有一个愿望。

    他俯身,让自己的影子盖住了她……

    十一点二十八,陆女士给景召打了一通电话,但没有人接。

    “见宝。”

    叫见宝就没好事,景见不想答应。

    陆女士声音高了八度:“景见!”

    景见:“叫*嘛?”

    陆女士提来两大袋子小蛋糕,放到他面前:“一到十五楼,每家送一个,就说是你哥的生日。”

    十六到三十楼,景河东去送。

    有件事情景见一直想不明白,陆女士为什么选了1112这个日子当景召的生日?他也不能问,在这个家,景召的身世是一级机密。

    七年前陆女士是这么糊弄他的:“咱们家以前穷,你哥寄养在了别人家,不用怀疑,他就是你亲哥。”

    景见当然不信,他当时只是年纪小,又不是傻子。

    蛋糕从高楼往下送,半个多小时总算送到了二楼,袋子里的蛋糕也只剩了几个。

    景见出了电梯,按下202的门铃。

    屋里的人小声问:“谁呀?”

    景见自报家门:“房东儿子。”

    女孩子的声音清清脆脆的:“等一下。”

    景见等了一分多钟,才有人来开门,还没全开,锁是开了,但门上还挂着链条,一张脸从门缝里露出来。

    是那个神秘的女子。

    她又戴着口罩,不过墨镜没戴,一双眼睛圆溜溜的,像两颗洗得发亮的黑葡萄。

    她从门缝里看人:“有什么事吗?”

    景见说:“今天我哥生日,来送蛋糕。”

    钟云端思考了一下,打开门。

    她没穿那件像蚕蛹的黑羽绒服,穿着一身海绵宝宝的珊瑚绒睡衣,还戴着一顶毛线帽,看上去的毛茸茸的、软乎乎的。

    景见把蛋糕给她,两个。

    她两只手去接:“谢谢。”

    “不气。”

    景召拎着袋子走了。

    钟云端悄*地伸出脑袋,扒着门,往外偷看。等看不到人了,她关上门,回房间,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注册游戏账号。

    用户名……

    她想了想,输入:一个神秘的女子。

    ------题外话------

    *****

    看到很多小可爱让我爆更,我不禁想到了一个段子。

    “你为什么不上清华?是因为不喜欢吗?”

    “你为什么不爆更?是因为不喜欢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