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05:走不了,要背,醉酒亲昵(一更)免费阅读

105:走不了,要背,醉酒亲昵(一更)
    九点十分,202房的租打电话过来。陆女士问她,是不是房间里有什么坏了。

    秦响说不是:“可以给我景召的号码吗?”

    这是看上召宝了?

    陆女士心想:这可不成,领领和202的小秦租既是同事又是朋友,要是喜欢上同一个男人那多尴尬,保不准还要姐妹反目大打出手。

    绝对不能让这种狗血的事情发生。

    “额……这个……”也不能拒绝得太直接,陆女士想了一番委婉的措辞,“恐怕不太方便,虽然我是他妈,但我这个儿子比较有自己的主意,没经过他的同意,我也不好擅自把他的号码给出去。”

    秦响那边没说话,似乎在思考。

    “是不是你遇到什么麻烦了?”陆女士脑瓜子一转,“要不我把我家老二的号码给你?”

    要是小秦看上景见,那岂不是美事一桩。

    秦响果断拒绝了:“不用了。”

    陆女士又心想:莫不是已经对召宝情根深种了?

    不行。

    她得把孽缘扼杀在摇篮里,于是假装随口一提:“我家老大刚刚出门了,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可能是有喜欢的人了,这么晚了还出去。”

    秦响立马问:“是领领吗?”

    陆女士震惊!

    “你也知道他们的事?”

    秦响说:“领领喝多了,坐在酒楼的门口不肯走,说要找景召。”所以她才来找陆女士要号码。

    原来不是小秦看上了景召,这样陆女士就放心了:“在哪个酒楼?”

    “在松若轩。”

    陆女士脑子里立马浮现出四个大字——酒后乱性。

    这简直是天赐良机啊。

    “你先照看一下领领,我这就给景召打电话。”

    “好。”

    陆女士挂断后立马打给景召。

    景召接得很快。

    “召宝啊。”

    他应了声。

    陆女士先问问情况:“你要去见朋友对吧?”

    “嗯。”

    “到地方了吗?”

    景召说:“还没有,在路上。”

    今天也是为了三世同堂努力助攻的陆女士:“你能不能晚点再去见朋友?”

    “有什么事吗?”

    “领领单位上聚餐,喝多了点儿,现在一个人在外面呢。”

    陆女士故意不提秦响。

    果然,景召问:“她在哪?”

    “松若轩。”地址一报完,陆女士就说,“那你开车小心。”

    她立马给挂断了。

    景召的车已经开上了高架桥,离松若轩很近。

    理智命他再挣扎一下,但手上已经按了电话了。

    他打给了方路深。

    方路深是被陈野渡叫来的,陈野渡这几天在华城筹备新电影。

    景召说:“我不去了,别等我。”

    方路明问了句:“怎么了?”

    车下了高架,一路畅通。

    景召给的理由是:“堵车。”

    “又不赶时间,慢慢来呗。”

    “不去了。”

    “真不来?”方路深故意语气遗憾,“今天你可是寿星公。”

    “改天再约。”

    景召先挂断了。

    怎么回事啊?方路深觉得不太寻常,他这还是头一回被景召放鸽子,景召这个人,重诺守礼,时间观念强得很,照理说不会随便爽约。

    时间回到二十分钟之前。

    松若轩的老板送了两瓶好酒,商领领低估了酒的度数,多喝了几杯,然后就不对劲了。她低着头,眼皮打架。

    散席后,秦响说:“我跟领领住一个小区,我带她回去吧。”

    左小云最近跟秦响亲近了不少,但秦响不爱说话,左小云对她的了解还是很少。

    “你们住一个小区啊?”

    “嗯。”

    左小云好羡慕。

    周姐说:“那你跟领领一起,到家了在群里发个消息。”

    “好。”

    秦响把外套穿上,走到商领领的座位旁边:“领领,我们回去吧。”

    商领领甩了甩头,勉强撑开眼睛:“哦。”

    她自己把衣服穿好,围巾戴上,背上包,跟着秦响出去了。

    一楼有台阶,秦响怕她摔倒,扶着她。

    商领领酒品挺好,不吵不闹。

    刚出松若轩的大门,商领领就停了下来,歪着头,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秦响:“你是谁啊?”

    “我是秦响。”

    她哦了声,歪歪扭扭地走了两步,坐到店门外的台阶上,抱着包包趴在膝盖上:“我不跟你走,我要在这里等景召。”

    秦响不知道怎么办了,一筹莫展地在商领领旁边站着。

    有路过的异性朝他们吹口哨。

    秦响立马严阵以待地挡在商领领面前,摆出一张俗称“棺材脸”的冷脸,试图威慑不怀好意的人。

    身后,商领领在拉她的袖子。

    “你能帮我把景召找过来吗?”她眼睛亮亮的,像初生的小动物,那样无害的样子,轻而易举就能让人心软。

    秦响就是个面上很冷、但心很软的人:“我帮你找,那你别坐在地上好不好?”

    商领领笑着答应:“好。”

    秦响不敢把商领领一个人留在原地,只好大声唤来松若轩的服务生,管她要了一把椅子,然后叫商领领坐在椅子上等。

    在商领领期盼的目光下,秦响拨通了陆女士的电话。

    景召来得很快,他把车停在了马路对面。

    秦响刚叫了声“景先生”,商领领就已经从椅子上跳下去了,她踉踉跄跄地跑过去,猛地撞进景召怀里。

    “景召哥哥。”

    景召本能地张开手,稳稳地接住了她。

    秦响远远看着,觉得二人很登对,就说:“那我先走了。”当电灯泡不太好。

    景召说:“一起吧,我开车来了。”

    怀里的小姑娘不安分,动来动去,即便这样,景召还是谨守礼节,没有碰到她的腰,而是扶着她的手臂。

    “不了。”秦响不想打搅他们,无事生事,“我还有事。”

    秦响把棉大衣的帽子戴上,往公交站的方向走了。

    商领领身上穿着牛角大衣,扣子没扣。

    景召腾出一只手,小心地避开她里面的毛衣,帮她把一整排扣子都扣上。

    她站不稳,晃晃悠悠。

    “你喝了多少酒?”

    她脸很红:“不多。”

    她酒量很一般,但有点贪杯,最近心事多,酒就更容易醉人。

    路上有行人路过,景召会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在不过分肢体接触的情况下,把商领领圈在他双手能护到的地方。

    “能走吗?”

    商领领用力摇头:“不能。”

    景召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把事情弄成了这个样子,说不在一起的是他,现在想也不想就蹲下的也是他。

    反反复复、出尔反尔,根本不像他。

    他蹲在了商领领脚边:“上来。”

    商领领趴到他背上。

    他用手臂的力量托着她,双手握着,是很规矩的动作。

    商领领就不规矩了,抱着景召的脖子,脸贴着他蹭,闷闷地控诉:“你这几天是不是在躲我?”

    “没有,在忙电影。”

    陈野渡的电影要开拍了,景召上次在唐德玩游戏时答应了要帮他拍。

    商领领抱紧一些:“景召,我好困。”

    景召背着她,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风有些刺骨,他声音很轻:“睡吧。”

    “不睡。”商领领努力撑开眼皮,“醒了你就走了。”

    上次在医院就是,她一醒来,他就不见了。

    “景召。”

    “嗯。”

    她犯困,眼皮一闭一合的,半睡半醒:“你是喜欢我的对吗?”她不等景召回答,自己说自己的,“陆女士都跟我说了,你总去拍很危险的照片,总受伤。”

    她用手指碰了碰景召被风吹红了耳朵,是微微发烫的:“你是不是怕我守寡啊?”

    路灯变绿了。

    景召看了看前后两边的车辆,然后过马路,他没怎么说话,耳边都是风声跟小姑娘醉醺醺的话。

    “你说没有成家的打算,那我们可以不结婚啊,谈恋爱又不一定要结婚,以后生了小孩花点钱一样可以上户口,捐个楼一样可以上帝律的公立幼儿园。”

    天上一轮月亮不圆,地上的影子很长,背上的姑娘有说不完的话。

    景召很安静地在听。

    “方路明从小到大都是捐楼上学的,不捐楼老师都很嫌弃他。”

    “以后咱们小孩也捐楼吧。”

    她哼哼了两声,风把她的头发吹进了景召衣领里,弄得人很痒。

    “你就不能跟我在一起吗?你乖乖听话的话,我也会乖乖听话,那我就不用跟以前一样了。”

    景召喝多了会很乖。

    商领领喝多会很啰嗦。

    “景召。”

    景召答应:“嗯。”

    她困得要命,问他:“你喜欢狮子吗?”

    “……嗯。”

    她开始念了,动物世界里狮子的旁白:“在福坦福斯这片起伏的丘陵和开阔的草原上,狮群们割据一方,雄狮们守护着来之不易的领地,lly和其他母狮因此能在相对的安宁中养育儿女……”

    ------题外话------

    ****

    动物世界的旁白来源《动物世界》,有一点点改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