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03:景召护妻,渣渣被虐(一更)免费阅读

103:景召护妻,渣渣被虐(一更)
    陈伟涛家里有点小钱,父母都是公务员,两年前买了新房子,不过因为工作调动,暂时租住在星悦豪庭。

    他被拘留了五天就放出来了,他家里帮他请了位很出名的离婚律师,想争取抚养权。

    傍晚,他打车到星悦豪庭,刚下车,一个黑影朝他扑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拽住了头发。

    是他的丈母娘,魏氏。

    魏氏揪住他两把头发,边用力扯,边破口大骂:“陈伟涛你个畜生!”

    “没种的东西!”

    在陈伟涛的印象里,丈母娘是个无知、粗鲁的乡下女人,平时对他总是带着几分巴结和谄媚。

    陈伟涛头皮都要被她扯下来了,连忙喊了两句:“妈、妈……”

    魏氏死死拽着他的头发,咬牙切齿,是要拼命的架势:“谁是你妈?”

    “你妈死了!你这个有妈生没妈教的狗东西,赚了两个臭钱了不起是吧,打女人的孬种。”

    魏氏腾出一只手,用指甲去掐、去抠,她不要脸面,她就是要撒泼,就是要讨债。

    “杂碎!”

    “贱种!”

    “**烂掉的*玩意!”

    “呸!”

    魏氏骂完,朝陈伟涛脸上狠狠吐了一口。

    陈伟涛抹了一把口水,彻底被惹毛了,张嘴就来脏话:“****!”

    他按住自己的头皮:“死老太婆,再不放手我不气了。”

    魏氏死活不撒手,拿头去撞他:“你还敢打我不成?”

    陈伟涛还真敢,一脚踹过去。

    魏氏顺势就倒在了地上,拍着大腿嗷嗷大哭:“打我女儿还不够,现在连我这个丈母娘都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陈伟涛看了看四周,没有人,上去又踹了一脚:“闭嘴,你个臭老娘们儿!”

    魏氏抱着肚子大喊大叫。

    陈伟涛还不解气,又抬脚,突然有人说话。

    “可以了。”

    陈伟涛收住脚,猛地回头。

    两个脑袋从绿篱后面伸出来,一个是拿着手机的陆女士,另一个是等待老婆指令的景河东。

    陆女士掸掉肩膀上的叶子:“愣着干嘛,揍死他!”

    景河东得令,立马冲上去,一只手把陈伟涛拎了起来,摁在路灯杆上,用膝盖猛顶他肚子。

    景河东可是专业保镖出身,身形如熊。

    陈伟涛被顶得直翻白眼,快要*。

    陆女士把手机收起来,去扶魏氏:“没事吧?”

    魏氏爬起来,捡了块砖头,对准陈伟涛的脑门拍下去:“狗畜生!”

    景河东:“……”

    陆女士:“……”

    陈伟涛被当头一下砸得头晕目眩,他抱住头,身体滚了两圈,横躺在路上。

    “呕——”

    他一口酸水吐出来,还夹杂着血沫星子,他用手擦了一把:“你们这是故意伤害,我要告你们!我要告你们!”

    “你尽管去告。”

    陆女士不慌不忙地点开刚才拍的视频,拉到家暴女婿暴打丈母娘的那一段。

    “****。”

    “死老太婆,再不放手我不气了。”

    “你还敢打我不成?”

    “打我女儿还不够,现在连我这个丈母娘都打,还有没有天理了。”

    “闭嘴,你个臭老娘们儿!”

    陈伟涛瞬间面如猪肝。

    这主意是陆女士出的,如今是网络时代,*是一把好刀。

    “你敢告我们就敢把这个发到网上,让你的亲朋好友、同事上司都看看你的嘴脸。”

    陈伟涛伸手去抢。

    景河东一脚把他踩回去,用熊一样的身躯碾压他:“老实点。”

    陆女士把视频关了:“听说你爸快升官了。”

    陈伟涛一家子都是公务员。

    “你们想干嘛?”

    陆女士看魏氏。

    魏氏说:“抚养权、房子,还有所有的存款,都归我女儿,你以后不准出现在康康面前。”

    这是要陈伟涛净身出户。

    “想都别想!”

    陆女士晃晃手机:“那我发了?”

    这视频一发出去,陈伟涛全家都得下岗。

    “等等……等等!”他咬牙,两只瞳孔在冒火,“我同意。”

    陆女士把提前准备好的协议拿出来。

    陈伟涛字一签完,魏氏立马抢过去。

    “快把视频删了。”

    陆女士才不好糊弄:“等房子过完户就删。”

    陈伟涛爬起来,骂骂咧咧地跑进小区。

    “没事吧?”魏氏刚刚被踹得不轻,陆女士问她,“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魏氏摇头,把协议又看了一遍,她识字不多,看得很吃力,确认完之后,她给女儿打电话。

    她语气不好,很冲:“这几天你就住你姨家,别去见陈伟涛。”

    电话那头,曲女士嗯了声。

    “房子我给你要到了,我跟你爸丢不起人,你弟那也住不下,以后你带着康康自己住。”

    曲女士在那边哭。

    魏女士红着眼骂她:“就知道哭,你哑巴了是吧,不会说话?”

    曲女士还是哭。

    “被打了也不知道吭声……”

    魏氏挂了电话,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魏氏是个传统的乡下女人,没多少见识,没多少知识,她爱面子,也重男轻女,她不懂什么解放什么独立,她只知道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她嫌弃女儿没用不争气,她喜欢女婿家里有钱家世好。

    她就是贪图富贵的俗人。

    但她也是个母亲。

    电梯停在了三十三楼,陈伟涛趔趔趄趄地从电梯里走出来。

    哒、哒、哒、哒……

    走廊里传来声音,像金属撞击地面。

    陈伟涛抬眼看过去,没看到人,但地上有个影子,在走廊尽头。

    “谁在那?”

    声音停止了,地上的影子慢慢拉长,从墙的另一边朝外移动。

    陈伟涛借着光看过去。

    是房东太太的大儿子。

    他手里拿着一把伞,伞尖杵在地上,拖动着往前走:“你知道你那天伤的人是谁吗?”

    陈伟涛哪里知道,他今天才刚放出来。

    景召五官立体,灯光打下的阴影也深邃,他走近,一步一步不紧不慢。

    他说:“她是我最珍贵的租。”

    ------题外话------

    ****

    人都是复杂的,当妈的,心狠也心狠,但心疼也心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