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101:惩治家暴男,微博大事件(一更免费阅读

101:惩治家暴男,微博大事件(一更
    商领领回到家,躺到沙发上,睁着眼看天花板,精神放空。

    提示音响了,她点开,是方路明发来了消息。她给方路明备注的昵称是方狗头。

    方狗头:看微博

    商领领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打开微博。

    热搜第一:荷兰子

    热搜第二:独臂记者,帕琪

    热搜第三:景召

    作为某种致幻剂主要原材料的荷兰子被曝光了,而曝光的记者身亡了。评论区里都在阴谋论,但关于帕琪的死因网上却没有半点风声。

    这应该是外交部交涉后的结果,不公布帕琪的死因和最后身亡的地点。

    原来他叫帕琪。

    很多官媒都转发了他生前最后一篇关于荷兰子的新闻报道,报道里的照片标明了出处——帝国摄影师,景召。

    商领领点开景召的那条热搜,评论都在提醒他小心。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操控,热搜被撤得很快,商领领刷完评论出来,热搜的位置已经往下降了好几个。

    刷完微博,商领领坐着发呆。

    提示音又响了,这回是陆女士发来的消息。陆女士又改了昵称:快把景见娶走

    快把景见娶走:领领,你回来了吗?

    商领领:嗯,回来了

    快把景见娶走:吃饭了没?我让你景叔留了饭,你要是饿了就下来吃

    商领领:已经吃过了

    快把景见娶走:那你好好休息

    商领领:嗯

    这个时候,陆女士还没看到微博。

    她正在家里愁眉苦脸:“召宝和领领好像吵架了?”

    景河东表示不懂。

    陆女士的直觉一向很准:“领领都不发表情包了。”

    *****

    “咣。”

    是门口传来的声音。

    商领领起身去开门,是个小朋友,正撅着*在找东西。

    “小朋友,”商领领蹲下,戳了戳小朋友的帽子,“找什么呢?”

    是个五六岁大的男孩子,脸上不知道在哪里沾到了灰,脏兮兮的:“我的球滚到这里来了。”

    “我帮你。”商领领把灭火器搬起来。

    一颗绿色的小弹力球滚了出来。

    小朋友捡起球:“找到了!”

    商领领以前看过一个拍摄狮子的纪录片,里面有一只狮子,叫lly,它是商领领最喜欢的一只狮子。

    lly的战斗力很强,有一次狩猎,它捕到了一只成年黑斑羚和一只幼崽黑斑羚。lly把成年黑斑羚吃了,咬了幼崽一口,然后让它跑了。

    商领领喜欢一切可爱生物的小幼崽。

    她问小幼崽:“你住哪一楼啊?”

    “三十三楼。”

    “你一个人爬了这么多楼?”

    小朋友点头。

    商领领伸出手:“我送你回去吧。”

    小朋友抓住她的手,礼貌又乖巧:“谢谢姐姐。”

    商领领带他去坐了电梯,听陆女士说三十一、三十二楼都没有住人,三十三楼只住了一户人家。

    电梯上了三十三楼,门打开,商领领牵着小朋友下了电梯。一楼三户,只有一户的门口外面放了东西。

    商领领准备按门铃,小朋友拉了拉她的手。

    “妈妈说要在外面等,不可以进去。”

    小孩的话刚说完,屋里面传来了哭声,还有男人谩骂的声音。

    “我好吃好喝地养着你,你还跟我离婚?”

    怪不得单独住在三十三楼。

    商领领立马捂住小孩的耳朵。

    “你个*,你是不是在外面有男人了?”

    “你快说,是谁?!”

    女人哭着说没有。

    男人才不管有没有:“不说我就打死你!”

    “不守妇道的*!”

    “老子在外面辛辛苦苦挣钱,你居然还想着离婚?”

    女人一直哭,但没有歇斯底里,而是压抑着,捂着嘴呜咽。

    为什么不哭出来?为什么不叫出来?

    因为孩子在外面,不能让他听到。

    “姐姐……”

    小孩要哭了。

    商领领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抬起手,要按门铃,门却在这时候开了。

    被烟灰缸砸破了头的曲女士撞进了商领领的视线里,满脸都是血。她的丈夫陈伟涛紧跟在她后面,手里高高举着一把椅子,打人打红了眼,手都收不回来。

    商领领只有两只手,所以她一只手拉了曲女士一把,一只手捂住了康康的眼睛。

    椅子砸在了她的左手上,然后撞到玄关柜,咣的一声响。

    这下陈伟涛也愣住了。

    商领领握了握手指,使不上力,她转头看着曲女士,只说了两个字:“报警。”

    曲女士摇头。

    康康掰开了商领领的手,露出眼睛来,红红的,叫了一声:“妈妈。”

    曲女士一瞬间崩溃,抱住康康,拿出手机报了警。

    “你谁啊?”陈伟涛还穿着上班时候的西装,戴着眼镜,人模人样,“关你什么事?”

    商领领挡住康康的视线,一脚把陈伟涛踹进了浴室。他摔了个四脚朝天,正要爬起来,后背被人踩住。

    商领领活动活动左手,*辣的,可能伤到了骨头,她把左手背到身后,蹲下:“记住,你先动的手,我这是正当防卫。”

    她取下花洒,龙头拧到热水,对着陈伟涛的头浇下去,四五十度的水,不至于烧伤,但烫人。

    “啊啊啊啊啊啊——”

    ------题外话------

    ****

    早早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