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8:领领的商业王国,陆女士的背景(二更)免费阅读

098:领领的商业王国,陆女士的背景(二更)
    她走到少年们面前:“不是闲事,他,”她指方路明,“是我孙子。”

    方路明:“……”

    校霸看商领领就一小姑娘,没当回事,冲着小弟们一声吆喝:“还愣着干嘛?打他!”

    一位黄毛小弟当即就抡起拳头,扑上去。

    方路明身为一方校霸,哪能怂,瞪起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预想的拳头没有落到脸上,就见黄毛小弟猛地抱住手,嗷嗷惨叫,然后一颗石头滚落到了地上。

    是商领领扔的,石头正中黄毛小弟的拳头。

    校霸当场骂了一句粗,带着一众小弟转而去围攻商领领。方路明用不太聪明的脑袋思考着要不要报个警,结果看见商领领捡起根棍子,第一下就爆了校霸的头。

    方路明:“……”

    还是别报警了。

    真的不夸张,商领领就用了几分钟,解决了一大半,剩下的都跑了。

    方路明心想,回头他一定要告诉他的狐朋狗友们,真的不是他怂,他怕商领领是有理由的。

    “商领领,你太厉害了!”方路明顶着一头洗剪吹跑到少女面前,是崇拜死了的眼神,“你教练是哪个?电话号码给我。”

    等他学成之后,双拳能敌四手,称霸帝都不是梦。

    商领领扔掉棍子,用手帕擦了擦手:“你学不会。”

    “为什么?”

    “你蠢。”

    年级倒数的方路明:“……”

    他跟一众狐朋狗友一起做过测iq的题,虽说的确分数不高,但听说那些题不准啊。

    他不服。

    “你帮我就帮我,干嘛骂我。”他不满意地小声嘟囔,“谁是你孙子了。”

    商领领记性好,小时候过家家的事也记得,不像方路明这个小蠢货。

    不过小蠢货有一个最大的优点,记吃不记打,小魔女小时候“欺负”他的那些事儿他印象模糊了,但十七岁的少女为了他大打出手的样子,他一直记着。他也就商领领这一个小青梅,打心里还是偏袒她的,狐朋狗友背后骂她他管不了,当他面不能骂。

    然后狐朋狗友都说他怂,说他是孙子,孙子就孙子吧,他亲爷爷都没说什么,别人没资格。

    ****

    方路明带商领领去了枫山别墅。

    “现在太晚了,能让你发火的地方都没有营业,你先睡一觉,明天你再发火。”

    方路明说完就溜了。

    次日上午,他带商领领去了一家射击俱乐部,老远就听见有人作威作福。

    “我听说这里是会员制,杂七杂八的人进不来。”是个年轻的女孩子,她目光不屑,打量着另一个女孩子,“你怎么在这?”

    作威作福的这人还是个公众人物,名叫季寥寥,是最近选秀出道的女团成员。

    此处也不是一般的俱乐部,能进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季寥寥敢在这里作威作福自然不是仗着她在娱乐圈那点不够用的名声,而是她背后的陆家。

    陆家现在当家做主的人不姓陆,姓季,是季寥寥的亲哥哥。

    被她刁难的也不是普通人,是商家的大小姐,商宝蓝。

    商宝蓝的样貌像极了她母亲何婉林,妩媚动人,就是性子不像,她总是唯唯诺诺的,说话也不敢看人眼睛。

    “我、我也是会员。”

    “还真当自己是商家大小姐啊。”季寥寥嘲讽她,“忘了你当年那寒碜样了?”

    季寥寥不待见商宝蓝是有理由的。

    商宝蓝十五岁那年才来帝都,当时陆家在给季寥寥过生日,商宝蓝被商家的司机领到了季家门口,司机进去请商老爷子,商宝蓝一个人在外面等,季寥寥一眼就瞧见了她,与来参加生日宴的名门闺秀不同,商宝蓝穿着一身旧校服,又土又寒碜,季寥寥嫌她碍眼,过去驱赶,不料商宝蓝因为路上晕车,吐了她一身,让她在生日宴上出了个大丑。

    两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商宝蓝很怕季寥寥似的,不敢跟她对视,躲开目光时看见了不远处商领领。

    “领领?”

    她几年没见商领领,面露惊喜,跑过去:“真的是你啊,领领。”

    商领领没理她,朝季寥寥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问方路明:“她是谁?”

    “不认得她了?”方路明说,“季寥寥啊。”

    商领领还真没认出来。

    季寥寥出道没多久,而且她这张脸……

    商领领问:“你整容了?”

    “……”

    季寥寥瞬间被噎死。

    除了眼睛,季寥寥全部整过,但整得很自然,不浓不淡,不艳不俗,虽不到倾国倾城的地步,但也小家碧玉、可爱有余。

    她出道没多久,还是新人,网上关于她整容的话题很多,但她对外声称自己只做过鼻子。

    商领领今儿个心情不大好,她一心情不好,脾气就不好。

    “她不是商家的大小姐,你呢,你是陆家的大小姐吗?”她不咸不淡地戳人痛处,“那你怎么姓季?”

    季寥寥在陆家的身份很尴尬。

    陆家老爷子膝下只有两个女儿,长女陆常悠,次女陆常安,陆常安跟保镖景河东私奔了,陆常悠嫁给了北漂的民谣歌手季修。当年陆常悠被人绑架,音信全无了几年,季修跟外面的女人生了一双龙凤胎。季修去世后没多久,陆常悠回到了陆家,怎么回的外人也不知道,那对龙凤胎留在了陆家,由陆常悠养大,女孩就是季寥寥。

    季寥寥在陆家其实很受宠,但出身一直是她心里的一根刺,碍于陆家的地位,平时也不会有人拿这事来给她添堵,也就商领领,几年不出现,一出现就戳人痛处。

    季寥寥气得面红耳赤的:“关你什么事?”

    “不关我什么事,就是看见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有点不爽,这里不是会员制吗?”商领领把话还给你,“你怎么在这?”

    她不喜欢季寥寥,没有什么原因,就是见不得两个姓季的霸占着陆家。

    要论起继承权,景召和景见都他们姓季的有资格。

    季寥寥气急败坏地喊:“商领领!”

    一直不吭声的商宝蓝壮着胆回了句嘴:“你那么大声做什么?”

    季寥寥气笑了:“搁我这儿演姐妹情深呢。”

    商领领懒得跟她扯,路过她进了更衣室。

    商宝蓝立马跟上去。

    “领领。”

    她像只花蝴蝶似的,绕着商领领转:“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商领领换上俱乐部的防护服。

    商宝蓝叽叽喳喳:“这次回来了还走吗?爷爷和请冬都很想你,要是他们见到你肯定会很高兴。”

    商领领戴上射击用的护目镜,换好了鞋出去:“别跟着我。”

    “哦。”商宝蓝失落地站在原地。

    走到门口,商领领回头:“不要跟人说见过我。”

    商宝蓝捣蒜似的点头。

    方路明已经换好衣服了,在射击场等商领领。

    商领领直接装弹,提了一嘴:“她还是老样子。”

    她指商宝蓝。

    除了胆小怯懦这个谁都看得出来的性格特点之外,方路明并不了解商宝蓝:“你要是不想把商华国际拱手让人,还是防着她点,我看你爷爷就挺想扶她上位的。”

    商家现在是三分天下,股份主要集中在三个人手里,老爷子商裕德、商领领,还有一个是商宝蓝的母亲何婉林。

    商淮序意外逝世之后,老爷子商裕德对外公布,说商宝蓝是商淮序婚前生的女儿,本来也是要分一分遗产的,但商淮序在生前就立了遗嘱,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部由女儿商领领继承,而且在她未成年之前,股份会交由专门的机构代管。

    遗嘱公布了之后,商裕德就将自己名下的股份转让了一部分给何婉林,作为商宝蓝认祖归宗的礼物。

    外人都看得出来,商裕德不待见商领领这个正儿八经的孙女,反而更器重性格不怎么上得了大场面的商宝蓝,商请冬更不用说了,商裕德根本没将他当作过商家人,也不给他一分一厘。

    ------题外话------

    *****

    对不起迟到了。

    家族关系捋一下

    商家:商领领,商宝蓝(私生女),商请冬(领养)

    陆家:季姓龙凤胎(陆常悠老公的私生女),景召景见(陆常安女士这边)

    杨家:杨清池(领领表弟)

    陈家:陈野渡

    方家:方路明,方路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