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6:小魔女的捕猎时刻(二更)免费阅读

096:小魔女的捕猎时刻(二更)
    “景召哥哥。”她喊得越来越顺口了,“明天周末,你要不要去我家玩?”

    她故意往左边靠近一些,裙子碰到了身边男孩子的手。

    他立马把手拿开,蜷了蜷手指,往旁边走,离她远一点。

    好不经逗呀。

    商领领笑得开心:“我家有很多大师的摄影作品,你喜欢的话,都可以送给你。”她又问,“你要不要去我家?”

    黑森林里的小魔女又来哄骗王子吃毒苹果了。

    他和上次一样,拒绝了:“我要外出拍照。”

    商领领见过他拍照,见过他拍山、拍水、拍路过的旅人,他拿相机的时候,眼神不一样,不止温柔,还热烈。

    她很嫉妒那些山、嫉妒那些水、嫉妒那些人,甚至嫉妒总被他抱在手里的相机。

    她想把他藏起来。

    “去很远的地方吗?”

    华城四月春浓,樱花开得烂漫,在路边排了两排,风一吹,飘落一场粉白色的花瓣雨,穿着白色长裙的少女走在树下,脚步轻快,像一只活泼扑棱的蝴蝶。

    少年走在她前面:“也不是很远。”

    “你考驾照了吗?”她还没考,因为还没到十八岁。

    “嗯。”

    “那我的车送给你。”她说得轻巧,好像被送去的只是个小物件,不值得深思熟虑。

    景召脚步停下来,春日和樱花都落在他身上,金色的阳光、粉色的花,十九岁时候的他有着少年人的肆意张扬,也有着成年人的成熟端方,像四月的太阳,再烈也不会灼人。

    “你这么随随便便就把车送人吗?”

    商领领撇撇嘴,对他的用词不满意:“不随随便便啊,我是送给你。”童话里的小魔女又拿着毒苹果出来了,“我家里有很多,等你去我家了,随便你挑,都可以送给你。”

    她最不缺的是钱能买到的一切。

    景召蹙眉:“无功不受禄。”

    唉,还是不上钩。

    商领领心想,他怎么这么正直呀,他要是稍微贪图一点点她的财色就好了。

    又一个周六,景召去乐器店里*。

    商领领推开门,突然出现:“景召哥哥。”

    她真的很爱裙子,最爱那种华丽又昂贵的裙子。

    她有很多的红宝石,她的发卡、首饰、戴的手表、穿的鞋子,还有背的包包上总能看到镶嵌着红宝石,有大有小,形状各异。

    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出身。

    乐器店的老板是个人精,打量完小姑娘,转头问景召:“女朋友啊?”漂亮又有钱,真是十世修来的福分。

    景召否认:“不是。”

    老板觉得就算不是,那也快了,他就是个俗人,觉得没有男人能抵得住漂亮小富婆的*。

    景召在调吉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商领领时不时地出现,只是看了她一眼,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商领领在店里随意逛了逛,摸摸吉他,碰碰钢琴,然后走到景召身边:“景召哥哥,我买乐器的话,你会有提成吗?”

    景召还没回答,老板先回答了:“有的有的。”

    商领领随便抬手指了一片:“那这些我全都买了。”仿佛在说,这些白菜我全都要了。

    这是谁家的小公主出来破财啊,老板在心里数钱都快把自己数晕了。

    景召放下吉他,拉着商领领的袖子,把她带出去。

    到了店外,他表情严肃问她:“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她很理所当然:“帮你赚钱啊。”

    “我不需要。”

    她撇撇嘴:“那不帮你赚钱,我买来自己玩。”她会一点乐器,但没天赋,都不精通。

    十九岁的男孩子,板着脸的模样很正经老成:“买你喜欢的就行,不用都买。”

    他啰嗦的样子很像方路明的奶奶,方路明的奶奶也是这样,不让方路明乱买东西,买了就要碎碎念地训人。

    商领领不明白,又不是没有钱,为什么不花?留着带进棺材吗?

    她以后的棺材里,只装红宝石和景召。

    算了,她还没得到他,暂时要听话点。

    “那我买架子鼓。”

    商领领见过景召打架子鼓,那时她尾随他,店里搞活动那次,老板不厚道,让他在门口打,吸引来了一大票年轻的女孩子。

    商领领觉得所有乐器里架子鼓最适合景召,那种重金属的碰撞,自由又热血、充满了力量感。

    景召说服完她,又回到店里,做自己的事情。

    她跟着进去,眼波流转,又有了主意:“你可以帮我送货吗?我搬不动。”

    这样他就会去她家了。

    景召说:“老板会安排。”

    付完帐,老板说明天安排送货,肥羊没宰到,老板心情不佳,明里暗里地给店里的*生翻白眼:哼,还不是女朋友呢,就帮着省钱了。

    当天,商领领没有回帝都,住在了华城的新房子里。

    次日一大早她就起来挑裙子,最后选了黑色,还是黑色最衬她,黑色罪衬红宝石的明艳浓烈,她哪也没去,在家里等呀等呀,等来了一个陌生人。

    来送架子鼓的不是景召,她收了货后,用刀子把架子鼓的鼓皮划破了。

    她去店里,老板不在,只有景召在看店。

    这次她没叫他景召哥哥,满脸都写着不开心:“为什么不是你上门送货?”

    他正在组装一个新的架子鼓,很专心致志,都没有抬头看她:“我只在店里*,不负责送货。”

    他握着鼓槌,敲了敲吊镲,在试音。

    商领领盯着他的手,她不手控,但特别迷他的手,他的手就该是这样,不需要精细好看,但要宽厚修长,适合拿鼓槌,适合拿刀枪,适合捧着她的脸,给她无尽的安全感。

    她突然后悔了,后悔弄坏了家里那个架子鼓,她以前不这样的,她以前做什么都不会后悔。

    “景召哥哥。”

    她喊哥哥时,景召一次也没答应过,但会抬起头看她,耐心礼貌地等她说话。

    她问他:“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熟了?”

    第一次她请他去她家的时候,他拒绝的理由是他们还不熟。

    但现在已经见过很多次了。

    景召没有回答是,也没有回答不是。

    商领领蹲下来,靠近他:“你什么时候去我家?”

    最近她总挂在嘴上,总问他要不要去她家,说她在华城买了新房子,说她家里有很多相机、很多车、很多摄影作品。

    少年的目光总是干净又明亮,问她:“为什么要去你家?”

    商领领被问住了。

    没有为什么呀。

    她喜欢红宝石,她就要把红宝石带回家。现在她喜欢景召,不应该带他回家吗?就像父亲那样,把最喜欢的人藏在家里。

    但景召要她给理由。

    她就想了想,想了很久:“因为我喜欢你,想跟你玩。”

    她不喜欢住在商家,商家很多佣人都很怕她,会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她,会在背后指指点点。她也不喜欢一个人住在别墅里,只能跟自己说话,她想跟景召住,想跟他玩,想跟他说话,想跟他一起看动物世界。

    可是他说:“我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时间陪你玩。”

    他又拒绝了她,已经好多次了。

    她很不开心,眼神变得凌厉,像动物世界里的狮子,是捕猎时才有的眼神:“你不喜欢我?”

    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不看人。

    商领领起身,把压皱了的裙子抚平:“我知道了。”

    她走了。

    之后有近半个月她都没有出现在景召面前。

    这天,华城下了一场细细密密的春雨,黄昏将至,乌云笼罩,整座城市都被潮湿的水汽笼罩,乌压压的,天与地都变得模糊不清。

    景召回了出租屋,一打开门,发现里面的灯亮着。

    他没打伞,衣服已经淋湿了,脚踩在木质的地板上,留下一个个脚印。地板上整整齐齐地放着一双靴子,靴子的拉链上坠了红宝石。

    出租屋很小,玄关进去是浴室,再往里就是卧室,都是相连的。

    景召没有脱鞋,往里面走。

    电视机开着,在放动物世界,里面的狮群在奔跑,在追赶一头黑斑羚。

    商领领坐在他的床上:“景召哥哥,你喜欢狮子吗?”

    ------题外话------

    ****

    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