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5:以身相许,邀请(一更)免费阅读

095:以身相许,邀请(一更)
    少女笑了笑:“那你是不是要负个责呀?”

    门不是她弄坏的。

    看吧,老天都觉得景召应该是她的。

    他把手上的泡沫冲掉,关了水:“怎么负责?”

    她眼神纯真又无害:“以身相许之类的。”

    景召皱了皱眉头:“你满十八岁了吗?”

    她不说。

    “没满?”

    她心想,那又怎么样。

    十九岁的少年很刚正,君子端方,温良如玉。

    他那样正经:“好好学习。”

    商领领被逗笑了:“我已经保送了。”

    然后他说:“学无止境。”

    “……”

    总之,就是不肯以身相许。

    景召洗完碗就回了房间,商领领走的时候,他也没有出来。

    司机把车调了头。

    商领领说:“回帝都。”

    乡间的小路很窄,车开得很慢,路也不好,车身摇摇晃晃。

    商领领趴在车窗上,枕着手臂看外面的路灯,从景家村开始数起,第八个路灯是景召上次修过的那一个。

    商领领觉得那个路灯最亮了。

    开过了那段坑坑洼洼的路之后,车开始加速。忽然,有狗吠声。

    “汪!”

    这个叫声很像那只又肥又凶的大黑狗,商领领寻着声音的方向回头,看见了旺财,还有旺财最喜欢的那个少年。

    她立马说:“停车。”

    司机停了车。

    她跑下车,脚下还穿着洪奶奶的橡胶拖鞋,踩过地上的水洼时,泥水溅到了裙子上。

    旺财看见她跑,叫唤得更凶了。

    她跑到景召面前:“你出来追我,是改变主意了吗?”

    司机也把车倒了回去,还打了车灯,给路面铺上“银毯”。

    景召把揣在兜里的手拿出来,手指上缠了一条链子。

    “这个还你。”

    是商领领上次送给他当谢礼的红宝石脚链。

    “我已经送给你了。”她不接。

    景召把脚链放在车盖上:“这是女孩子戴的,我用不着。”

    路灯和车灯在他们站着的那块地方交汇,两束光撞在一起,最后都落到他们身上,天色夜色正好,远处梨花盛开。

    商领领学着小鹏,喊他:“景召哥哥。”

    少年的眼波微微荡动,像细风轻轻拂过了湖面,转瞬之间又重归平静。

    “我在华城有一个很大的房子,”少女的眼里满怀期待,“你要不要到我家玩?”

    他回答:“我们不是很熟。”

    哦,这样啊。

    那多见几次就熟了。

    周一下午,景召有两节大课。

    他刚坐下,一支粉色的笔头搁到了他肩上,并轻轻敲了敲。

    “景召哥哥。”

    他回头。

    商领领坐在他后面,单手支着下巴,一双凤眼正神采奕奕地看着他。

    她穿着湖蓝色的丝绒连衣裙,漂亮又惹眼,因为这声景召哥哥,周边很多目光都望了过去,尤其是女生。

    景召不住校,平时又总是独来独往,也就和几个经常一起打球的同学走得稍微近一些。他从不参加班集体活动,也没有社交娱乐,但这不妨碍他在女生群体里受欢迎。

    新生班会那天,景召上台,只说了一句自我介绍的话,从此之后,景召两个字就成了31届摄影一班女寝卧谈的最高频词汇。明追暗恋他的女生两只手数不过来,但没有一个跨得过景召的社交距离。

    所以这一声景召哥哥,瞬间就抓住了四面八方的耳朵。

    景召问那小姑娘:“你不上学?”

    小姑娘手捧着下巴:“我已经保送了呀。”

    她旁边空的位子有人坐下了。

    对方认出了她:“旁听生?”

    是上回被商领领骂*的那个男同学。

    “你认错人了。”

    男同学很肯定:“就是你啊,旁听生。”

    商领领当然不会承认了,她面不改色:“我是高中生。”

    高中生?

    男同学心想可能认错了,他朝景召挤眉弄眼:“你妹妹?”

    景召说:“不是。”

    那估计是情妹妹,男同学给景召扔了个“别解释我懂”的眼神。

    景召没搭理他。

    教室里人越来越多。

    商领领掩着嘴做小喇叭状:“景召哥哥,你要不要去我家玩?我家里有很多很多相机。”她往前凑,到他耳边循循善诱,“你到我家玩的话,我可以全部都送给你。”

    景召翻开书:“我要上课了。”

    商领领:“哦。”

    不上钩呢。

    商领领不上课,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周五,她又去了景召学校。她总找得到他,他刚上完课,她就出现了。

    学校的樱花都开了,粉白色,一簇一簇的,少女穿梭在树影里。

    “景召哥哥。”她喊得越来越顺口了,“明天周末,你要不要去我家玩?”

    ------题外话------

    ****

    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