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4:看了就要负责(二更)免费阅读

094:看了就要负责(二更)
    洪奶奶这时从厨房出来,见景召回来:“小召,井屋的门坏了,你等会儿修一下。”

    他慢了半拍才应道:“嗯。”

    商领领身上穿着洪奶奶的针织开衫和碎花裤,砖红色搭配藏青的碎花,脚下趿着大红色的橡胶拖鞋,照理说应该村里村气,但十八岁的小姑娘正是豆蔻年华,出落得大方秀美,老年款也教她穿出了一股生机活泼。

    她自己的衣服都湿了,洪奶奶说这天燥热,晾上一会儿就能干。

    商领领哪里洗过衣服,随便过了过水,晾在了院子里的绳索上。

    院子里有一张用石头砌的桌子,小鹏撅着*趴在上面,景召在教他写作业。

    旺财趴在石桌旁边,偶尔冲商领领吠上一句,洪奶奶跺一跺脚,它就又老实了。

    “小商。”

    小商拘谨地坐在晒着衣服的绳索旁边:“嗯。”

    洪奶奶边摘着黄豆芽:“你说你家在哪来着?”

    洪奶奶也快七十了,记忆力不大好,因为生着病,瘦骨嶙峋。

    老人家耳背,商领领大声地回话:“在帝都。”

    “那很远啊,你是来走亲戚的吗?”

    她说不是:“我听朋友说,这里的景色的好,过来画画。”

    她的工具都装在一个包里,放在了井屋旁边的屋檐下。她学过画画,学过两年。

    洪奶奶是个心善的老人家,笑起来慈眉善目:“那跟我家小召差不多,他也经常出去拍照。”

    商领领偷偷看过去,景召正在教小朋友算数,他似乎有些走神,小朋友问了他两次是不是等于十一。

    大雨过后,碧空如洗,白天都快过去了,太阳居然还赶着尾巴钻出了云层,倔强地洒下了几缕橘红色的霞光。

    晚霞下面,晒在绳索上、少女的裙摆轻轻摇晃。

    商领领挪了椅子过去,帮着洪奶奶摘黄豆芽。

    “你也是大学生吗?”

    “不是,我高三。”

    “那不是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

    洪奶奶没读过多少书,但村里出过几个大学生,知道六月份要高考。

    村头景老三家的女儿也是今年高考,一家子都跟着紧张,天天好吃好喝地补,生怕孩子营养跟不上。

    商领领回老人家的话:“我不用高考,已经保送了。”

    她跟商请冬都保送了帝都大学,方路明的妈妈正在到处捐楼。

    洪奶奶尤其喜欢学习好的小孩,看商领领的眼神越发的慈爱。

    “小鹏啊,赶紧好好学习,以后跟姐姐一样保送。”

    小鹏答应奶奶:“啊……哦。”

    “这道算错了。”景召不适合当老师,一点也不严厉,“四乘五怎么是二十一?”

    小鹏睁着小眼睛,天真无邪地看着景召:“二十二吗?”

    “……”

    洪奶奶心想,保送还是算了。

    太阳就趁着雨后出来了一小会儿,又慢慢落下了,天色将暗,洪奶奶问小姑娘怎么回去,她说家里的司机会来接她,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司机来得慢,心善的洪奶奶留了小姑娘吃晚饭,晚饭有豆腐鱼汤,还有红烧鱼块。

    饭桌上都是洪奶奶和商领领在说话,说的都是家常,问她家里做什么的,有没有兄弟姐妹之类的,她耐心地一一作答。

    景召从头到尾没有和她讲过一句话,也没有眼神交流。

    他的餐桌礼仪很好,商领领觉得他可能上过礼仪课。他不是洪奶奶的亲孙子,一年前来的景家村,洪奶奶对外说是亲戚家的孩子,具体是谁家洪奶奶不说,商领领也没有查到。

    饭后景召去洗碗。

    司机终于到了,把车停在了院子外面,还带来了补品和水果篮过来。

    商领领把谢礼送给了洪奶奶,然后去院子里收衣服。

    井屋外面接了水管,洗衣服和洗碗都在那边,院子里拉了根线,按了一个瓦数不高的灯泡,光线很暗,少年与少女的轮廓似隐似现。

    她走到他身边:“你还记得我吗?”

    “嗯。”他低着头在洗碗,“侯枣庄。”

    昏昏夜色里,少女没有公主裙,没有红宝石,穿着不合身的碎花裤子,头发也被风吹得乱糟糟,即便这样,她也没有半分黯然失色,如果要用一种花来形容她,最合适应该是蓝色妖姬,傲然、张扬,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贵。

    她正式地介绍自己:“我叫商领领。”

    他回:“景召。”

    “你都看到了吧?”

    放了洗洁精的碗握不住,从景召手里滑了出去,咕咚一声掉进水里。

    洗洁精的泡泡溅到了他袖子上,晶莹剔透的。

    商领领伸出手,点了点。

    嘣。

    泡泡破了。

    少女笑了笑:“那你是不是要负个责呀?”

    ------题外话------

    ****

    十八岁的领领好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