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2:小魔女偷香窃玉,初吻(二更)免费阅读

092:小魔女偷香窃玉,初吻(二更)
    这是继跟踪之后,她对景召犯的第二宗罪——非礼。

    咬到后她就跑了,没给猎物反击的机会。

    第三宗罪——偷窃。

    商领领偷偷拿了景召好多东西,他的草稿纸、他的矿泉水瓶、他的发带、他擦汗用的卫生纸,还有他的旧卫衣。

    这些东西最后都藏进了她别墅的柜子里,她会拿出来看,她会生出莫名的满足。

    就像方路明说的,她*又疯狂,是为害人间的小魔头。

    她最觊觎的是景召的相机,但她从来不去碰他的相机,因为只买一个相机镜头景召都要*两个月。

    第四宗罪——“抢劫”。

    景召常常会去喂养流浪的小动物,那些小动物里有一只特别特别黏他的狸花猫,一看到他,它就会过去亲近。

    “喵。”

    狸花猫很喜欢他,蜷在他脚边,用脑袋蹭他的衣服。它甚至会露出肚皮,是全然信任和依赖的表现。

    “喵。”

    景召蹲下去,用一张干净的纸垫着,倒了些猫粮在上面。

    他摸摸猫咪的头,语气很温柔:“吃吧。”

    狸花猫先舔了舔他的手,然后埋头去吃猫粮。

    商领领的车停在一棵参天大树的后面,茂密的枝丫挡了车里的大半光景。

    等景召走了,她从车上下来,戴着口罩和巨大的遮阳帽,偷偷摸摸地靠近狸花猫。

    她捡起一根树枝。

    “起开。”她用树枝把猫咪推了老远,然后迅速把猫粮捡起来。

    狸花猫朝她张牙舞爪,她拂了拂沾到了树叶的裙摆,眼神人畏猫怕。

    她当然不是想吃,就是不愿意让猫吃。你见过哪只狮子愿意让别的动物觊觎自己的猎物吗?

    狮子有领地意识,她也有。

    她把猫粮带上了车,观察观察,又嗅了嗅,没忍住好奇,尝了一块。

    好腥……

    她吐掉。

    第五宗罪——恐吓。

    景召班上有个叫何莹莹的,很讨人厌,她偷偷往景召的专业书里夹了情书,被假装是旁听生的商领领看到了。

    于是她在何莹莹的椅子下面放了一个包裹。

    包裹里放着何莹莹的照片,还有一包刀片,照片上用鸡血画了一个大大的叉,以及一句话:离景召远一点。

    做完这一切,商领领躲在最后一排,看何莹莹拆包裹时的表情。

    小姑娘吓白了脸。

    商领领满意地勾了勾唇:区区一只草食动物,也敢跟狮子争。

    这事儿她后来跟方路明说过。

    方路明背地里跟商请冬说她中二,商请冬转头就告诉了她。

    中二他个狗头!她才不是闹着玩的,何莹莹要是再敢塞情书,就不是送刀片这么简单了。

    何莹莹抱着包裹惊慌失色地出去了。

    “同学。”

    “同学。”

    假装旁听生的商领领被旁边的男同学搭讪了:“你是哪个专业的?”

    男同学是学渣,总坐后面,看到过商领领好几次,每次都踩点进来,坐在有窗帘遮掩的最后一排。

    商领领戴着口罩回头看。

    她认得这个男生,昨天在球场上,他运球的时候撞到了景召。

    “*。”

    男同学:“……”

    景召进教室了,商领领出去了。

    第六宗罪——光天化日,偷香窃玉。

    景召租的房子在一个老弄堂,弄堂里种了很多梧桐树。

    春天的午后风吹鸟鸣,催人昏睡,景召的房东在树下放了一把摇椅,他躺在摇椅上看树缝后的蓝天,绿荫摇曳,把斑驳落在他脸上。

    不知何时,他闭上了眼。

    商领领藏在十米外的梧桐树后,她看着看着,一时受了蛊惑,捡起一块石头,往前走了几棵树的距离,然后把石头扔出去,石头砸在摇椅旁边的地面上,发生响声。

    景召没有醒。

    于是她轻手轻脚地靠近,悄然俯身,吻少年的唇。

    那是商家小魔女——狮子小姐的初吻。

    第七宗罪——没有慈悲心。

    那是商领领唯一一宗什么都没有做就已经犯了错的罪。

    那天,景召外出拍照,她跟丢了他,在一条通往小镇的公路上。那一带已经出了华城地界,依山傍水,是个偏僻的地方。

    她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她下车去找,小镇很大,她找不到人,太阳已经快要落山,她回到停车的地方,刚要上车,听见远处有脚步追逐的声音。

    她回头张望,然后坐进车里,戴上帽子。

    路边只有这一辆车,景召跑过来,敲了车窗:“可不可以让我们上车?”

    他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手臂的衣服被刮破了,上面有血迹。

    后面有一群人在追他。

    商领领先爬到主驾驶,戴好帽子之后,点头示意司机打开车门。

    他抱着小孩上去:“谢谢。”

    司机开动了车。

    商领领把口罩再往上拉了拉,没有回头,没有开口。

    她在猜想那个小孩是谁,景召为什么会被人追。

    “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说:“我叫铁柱。”

    景召又问他:“你以前叫什么名字?”

    小孩怯怯地缩着:“王天明。”

    “先生。”景召问司机,“能否送我们到最近的警局?”

    司机用眼神请示商领领,她点头。

    “谢谢。”这一句,景召是对商领领说的。

    商领领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他的脸,因为刚刚奔跑过,他额头出了汗,瞳孔格外的清亮。

    商领领怕暴露,从头到尾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下车的时候景召又说了一次:“谢谢。”

    他除了那块手表,身上最值钱是他的相机,他把相机留在了车座上。

    “这是车费。”

    他抱着小孩走进了警局。

    商领领坐回后面,拾起他留下的相机,镜头已经摔坏了,但机身是完好的。

    她知道景召很喜欢相机,就像她很喜欢红宝石一样,她不会轻易送出她的红宝石,可景召为了一个小孩摔碎了镜头,送出了最珍爱的相机。

    过后商领领知道了,那个小孩是个被拐卖的小孩。可是,和景召有什么关系呢?

    哦,他正义善良。

    不像她,得到了她觊觎已久的相机的同时,她埋怨那个小孩了,要不是他,景召不会被人追赶,不会手臂受伤,不会失去心爱的相机。

    那是第一次她真真切切地意识到她和景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善良温暖,她寡情冷漠。她什么也没有做,但她似乎犯了罪。

    因为恶是原罪。

    她最大的罪,是即便知道如此,还是贪图跟她全然不是一类人的景召。

    地狱的恶徒妄想人间的天使,这就是罪。

    ------题外话------

    ****

    啰嗦如我:领领因为原生家庭心理是点问题,咱们看书要有辨别能力哈,写这些情节是因为要治愈,不是提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