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90:领领景召的开始:强取豪夺(二更)免费阅读

090:领领景召的开始:强取豪夺(二更)
    “你为什么答应跟我看电影?为什么要管我有没有被鱼刺卡到?为什么喝醉了要来找我?”

    景召稍作沉默后,轻描淡写地说:“你是陆女士很珍贵的租。”

    商领领定定地看着他:“借口。”

    他没有接话。

    她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开始变得凌厉,不像平时那么温顺:“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人了?”

    景召要是敢说有。

    商领领就敢整死那个女人。

    “没有。”

    他起身,后背挺直,一副铮铮硬骨,笔直又无情:“我没有成家的打算,也不会跟任何人交往,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这才是景召。

    谦谦君子,狠起来都谁都狠。

    商领领松开一直攥着的手,那头被她困了七年、蛰伏在乖巧皮囊之下的怪兽开始挣扎。

    “你转过去,我不想看到你。”

    景召真的转过身去,背对她。

    商领领把眼泪逼回去,红着一双眼,很倔强:“浪不浪费时间,得我说了算。”

    她转身先走了。

    不是喜欢乖巧的小太阳吗?她都乖了七年,为什么还是不行?

    或许,她就不应该太乖。

    电影的最后,主角沉睡在了长湘湖底下,后来湖水干了,留一抔黄土、一副白骨。

    “先生。”

    清扫的阿姨见散场的影厅里还坐着个人,过去提醒:“先生。”

    那位先生还坐着不动,像一尊没有灵魂雕像。

    “电影已经结束了。”

    先生起身,说了声抱歉,然后离开。

    他坐过的那个位子下面,有小小的一滩血。

    是伤口裂开了。

    景召不清楚是什么时候裂开的,不怎么疼。

    他的伞呢?

    他不记得了,不记得是在哪个时间点落在了哪个地方,是和她吃饭的时候?是路上去给她买烤红薯的时候?还是在电影院大厅里买爆米花的时候?

    十一点左右,旅游局的小张接到了景召的电话。

    “景老师。”

    景老师应该是在外面,风很大的地方,手机听筒里有风呼啸的声音。

    “能否请你帮个忙?”

    半小时后,小张赶去酒店,刚好碰到退房出来的商领领,就“顺带”送她去了机场。

    晚上没有飞华城的飞机,但有飞帝都的飞机。

    半夜三更,方路明被手机*吵醒,他凌晨一点才睡的,被吵醒后暴躁得想揍人。

    他也没看来电,嚎了声:“让不让人睡啊?”

    “过来接我。”

    方路明中学时期看过一部动漫,他当时很迷里面的一个女性角色,那个角色很符合他对未来伴侣的幻想,体贴温柔、宜室宜家、还会撒娇,而且身材超级*。

    动漫的最后,那个角色把她的哥哥煮成了一锅汤……

    这是方路明中学时期除商领领之外最大的阴影。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商领领的声音很像那个角色,很甜的那一挂,还有点罗力音,但一个猝不及防,就能让你毛骨悚然。

    方路明彻底清醒了,看了下时间:“祖宗诶,现在是凌晨三点。”

    商领领无视他的抱怨:“我在帝昌机场。”

    “等着。”

    真是上辈子欠了她。

    方路明艰难地从被窝里爬起来。

    凌晨三点的机场很安静,往来的路人不多,大门外面停着一辆拉的出租车,车灯亮着。

    有旅从机场大厅出来,是个背着旅行包的年轻姑娘。

    出租车司机立马把头探出窗外。

    “小姐,打车吗?”

    对方没有搭理,站在路边。

    司机下车去,见她一小姑娘,就有点强买强卖的意思:“上车吧,我给你算便宜点。”

    他动手,去拉人家姑娘,人没碰到,但拽到了她背在肩上的旅行包。

    “小姐——”

    拉链被拽开了,卷着的布袋子从背包里滚出来,布袋子的底端有一截金属露出来,像针,却又比针粗。

    司机错愕地盯着看,。

    小姑娘终于开口了:“好奇?”

    声音甜甜的,在空旷的夜里格外动听。

    她转过头来,司机看清了她的脸,他没文化,只想到了一个可以用来形容漂亮的修饰词——天使面孔。

    那么漂亮的一张脸,她一开口,风似乎也跟着叫嚣:“这是缝尸体用的。”

    “!”

    缝……尸体?

    司机拔腿就跑,车都没要。

    刚好目睹了这一幕的方路明也想跑,但他不敢,他磨磨蹭蹭地下车。

    “商领领。”

    商领领把缝尸体用的针装回包里。

    方路明蹑手蹑脚地上前,停在离商领领还有一米远的地方,伸长了手臂过去:“包给我,我帮你放到后备箱。”

    他忍不住脑补商领领用针缝他的样子……

    商领领把包取下来,扔给他,他顿时松了一口气,用两根手指捏着包带,丢进后备箱。

    他上车,商领领坐在了后面。

    “你这是从哪儿飞过来的?”

    “云疆。”

    他把车调头:“你去云疆干嘛?”

    “修补遗体。”

    “……”

    大晚上的,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地说这么吓人的话。

    方路明看见*辣妹都没现在心跳得快:“去哪?”

    商领领把车窗全部打开:“找个能让我发火的地方。”

    方路明很了解商领领,这是她情绪快要爆发前的征兆。

    “哦。”

    方路明立马安静得像尸体。

    “我今天跟景召告白了。”

    方路明一点也不想知道。

    商领领熟门熟路地从座椅后面摸到烟和打火机,是方路明的,男士香烟。

    她咬着烟,按了两下,打火机没点着,她连按第三下的耐心都没有,把香烟捏碎:“他拒绝了我。”

    方路明强颜欢笑:“呵,真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

    “你不是说,”商领领抬起眼皮,看前面,“只要我投其所好,就一定能得偿所愿。”

    这是方路明教的。

    商领领身体往前,一只手搭在了方路明的椅子后背:“可现在人跑了。”

    方路明缩了缩脖子,恨不得把自己缩没了:“那也不能怪我啊。”

    他又不是自愿当的军师。

    再说了,他的计策肯定没问题,有问题的是景召。

    “景召还和以前一样,一点都不听话。”商领领低着头,在玩打火机,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某一下里,突然点着了,蓝色的火光猝不及防地映进了她眼里,“我就该把他关起来。”

    小魔女若是不扮乖,那就要作恶了。

    这个时候,也就只有方路明会拉了拉她:“别乱来,你还要走七年前的老路吗?”

    商领领和景召的开始并不美好,可以用四个字概括:强取豪夺。

    ------题外话------

    ****

    对不起,我又迟到了。

    七年前的过往开始揭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