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84:云疆之旅,重大转折免费阅读

084:云疆之旅,重大转折
    顾南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晚上,商领领把最近上映的电影发给景召,问他想看哪个。

    景召:随你

    商领领:你喜欢什么题材?

    景召:战争

    当她没问。

    商领领:我们看《红山恋》吧

    景召:嗯

    商领领思来想去,买了两张明天晚上九点二十的票,这样可以一起吃了饭再去电影院。

    翌日是阴天,气温很低,没有起风。夜里的露水因为低温结了冰,给小区外面的芭蕉叶盖了薄薄一层冰衣,霜也凝成了霜花,盛开在家家户户的玻璃上。

    上午景召听去给阿婆拍了照,下午,陆女士使唤他去给商领领送汤。

    景召看了看时间:“这个点?”

    商领领都快下班了。

    陆女士自然有她的道理:“不是快下班了嘛,她正好可以跟她的同事一起喝,喝完你再接她回来,时间刚刚好。”

    景召在考虑合不合适。

    陆女士为了三世同堂,开始暴风氏*:“同事之间的关系多重要,上次你开那个老年款的车害领领被人非议的事还记得吧,遇到这种事,要是身边没个支持信任自己的同事,那该有多悲惨难过。”陆女士说得头头是道,振振有词,“你以为人的信任是天生就有的吗?是要经营的,偶尔一起喝个汤,你来我往个几次,人际关系就能打稳了。”

    如果景召不去,陆女士能从下午念叨到晚上。

    “汤呢?”

    陆女士在心里默念噢耶:“我去盛~”

    她哼着歌去了厨房,拿了个最大的保温壶,装上景河东一大早就开始炖的牛骨汤,再打包一点景河东烤的曲奇饼干,还有景河东做的猪肉脯。

    完美!

    她把吃的喝的一起交到景召手里,笑眯眯地嘱咐:“记得开那辆新车。”召宝往那一站,看哪个还敢多造谣。

    景召拿了车钥匙,刚出门,手机响了。

    *****

    防腐区、冷冻区、整容区是殡仪馆最容易滋生细菌的区域,每天都要用紫外线消毒,这三个部门的工作人员也是最早下班的。

    临下班之际,周姐去清洁室找商领领。

    “领领,外面有人找你。”

    商领领洗干净手,把手套摘了,从守灵厅的大厅穿过去,走到外面过道。

    是陆女士来了。

    商领领跑过去:“陆姐,你怎么来了?”

    “来给你送汤。”陆女士提了一个很大的、很漂亮的竹编篮子,“我带了很多,你待会儿工作完跟同事一起喝。”

    商领领把篮子接过去:“谢谢陆姐。”

    “领领。”陆女士欲言又止。

    “嗯?”

    陆女士知道商领领跟景召约了看电影:“召宝他去云疆了。”

    云疆是帝国最南边的边境。

    商领领很努力地控制情绪,但眼底的失落还是很明显:“什么时候?”

    “就刚刚。”

    “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陆女士摇头。

    她不忍心告诉商领领,这些都是景召的日常,除了留学那几年,景召都是这么过来的,经常外出,经常联系不到,经常天南地北地跑。

    他属于天空,属于自由,属于艺术,不属于任何人。

    商领领把电影票取消了。

    周姐问谁送来的牛骨汤,商领领在发呆,没有回答,直到手机响了,她才回过神来。

    是景召打来的。

    商领领去外面接:“景召。”

    “嗯。”

    商领领本来很生景召的气,可是一听到他的声音,上一秒还在大脑里叫嚣的那些疯狂念头都安静老实了。

    “你在哪?”

    景召说:“机场。”

    “是出什么急事了吗?”

    他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说:“云疆旅游局请我过去给他们拍一个宣传片。”

    华城的旅游宣传片也是景召拍的,这个商领领知道。

    “危险吗?”商领领不知道拍这种旅游宣传片用不用上山下水、用不用攀岩登高。

    “不危险。”

    “那就好。”她嘱咐,“你伤还没好,别忘了按时吃药。”

    “嗯。”

    守灵厅外面的不锈钢护栏已经修好了,商领领记得她在这儿割到过手。

    左小云说,是一个“艳鬼”提了建议,她还送了“艳鬼”一盒创口贴。

    那盒创口贴现在就在商领领家里。

    景召是个太好的人,是天上星,是她要摘星星,所以她允许星星烫她的手。

    “对不起,我食言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小魔女早学了乖,第一课学的就是耐心,“你什么时候回来?”

    “快的话一周。”

    慢的话要多久,商领领没有问,景召就这样去了云疆。

    商领领没想过会在遗体修复室的外面见到景召,在他离开华城的第四天。

    那天跟平时没什么不一样,商领领照常上班下班,照常扮演人见人爱的小太阳。

    晚上十点零八分,商领领接到了左馆长的电话。

    “不好意思领领,这么晚了还打搅你。”

    商领领原本准备直播的,她把刚打开的电脑又关掉:“没关系,是有什么紧急情况吗?”

    如果不是有难题,左馆长不会半夜找她。

    “云疆旅游团那边有个游出了点意外,摔下了山崖,遗体毁坏很严重。那个游是外籍人员,是位很有名的记者,旅游局那边担心处理不好会引发外交问题,特地打电话过来问我借遗体整容师,我推荐了你跟老裴。”

    半年前,商领领跟老裴一起修复了一具严重烧毁的遗体,往生者是保安凶杀案的受害人,因为案子的关注度很高,华兴殡仪馆的遗体修复技术也因此出了名。

    馆长在电话里解释:“遗体运过来不方便,所以得让你跟老裴跑一趟云疆,老裴那边没问题,你这边呢?”

    商领领说没问题:“机票都准备好了吗?”

    “这些都不用担心,旅游局那边会解决交通问题。”

    商领领打开衣柜,开始收拾行李:“那我现在直接去机场吗?”

    “你收拾收拾东西,我让老裴开车去接你。”

    商领领只拿了证件和几件衣服:“我的工具还在殡仪馆。”

    每个遗体整容师都有自己的一套修复技术和手法,用的工具也会不一样。

    “老裴已经拿了。”

    左馆长知道商领领不会拒绝,能安排的都安排好了,只要人过去就行。

    ****

    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九分,云疆殡仪馆。

    旅游局那边派过来的负责人是老邱,他已经等了两个多小时了,越等越心急,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那团团转。

    “整容师来了吗?”

    老邱都问了好几遍了。

    周馆长说:“还没有。”

    老邱在外面的空地上走来走去,频频往殡仪馆大门口的方向看。

    所幸现在不是夏天,夏天的话,遗体腐坏很快,更加等不了。

    周馆长有经验,稍微淡定一点:“放心吧,已经先做了防腐处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老邱还带了个人,小张。

    小张在前面喊:“来了来了,车来了。”

    一辆面包车开进了云疆殡仪馆,直接走接尸通道,停在了停尸房外面。

    老邱和周馆长赶紧上前。

    车门打开,先下来一个穿着厚棉裤的男人,五十岁上下,头发有点少,似乎很怕冷,穿得太多,下车的动作不怎么利索。

    这是老裴。

    接着车上下来一个小姑娘,穿着工装裤,裤脚塞进了短靴里,黑色毛衣的外面穿的是杏色的羽绒服,头发全部盘起来,利索又简单。

    这位遗体整容师太过年轻了,老邱忍不住在心里怀疑。

    他打量了好几眼,问:“是商师傅和裴师傅吗?”

    小姑娘点头。

    老裴说:“我是裴建业,这是我的同事商领领。”

    左馆长在电话里几次夸赞了这两位,尤其是这位商师傅,说是临床医学出身的高材生。

    老邱上前跟两位握手:“麻烦二位了。”

    商领领从车上把她的工具箱拿下来,很大的一个箱子:“往生者在哪?”

    周馆长说:“在解冻房,我带你们过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