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81:景召受伤,领领彻夜照看免费阅读

081:景召受伤,领领彻夜照看
    :..>..

    商领领的好心情维持到了晚饭后,因为景召还没有回来。

    他给陆女士报了平安。

    飞机晚点

    一切安好,勿念

    “帝都下了雪,估计要等到明天。”陆女士对商领领说,“你回去洗漱洗漱,早点休息。”

    景倩倩被商领领抱在怀里,猫粮吃撑了,耷拉着眼皮恹恹欲睡。

    商领领把景倩倩放进猫窝,跟陆女士说:“你也早点休息。”

    互道了晚安后,商领领回到十九楼,她躺在沙发上,动也不想动,就那样放空着,躺了有半个多小时,才爬起来洗漱。

    外面风很大,她睡不着,翻来覆去了很久,点开手机一看,已经过了零点。

    她下床,套了件开衫,拿上烟和打火机,去了阳台。

    楼上不知道是谁家的猫在叫,她想学诗里凭栏望月,抬着头看了几眼,觉得没意思。

    她把烟抽得狠,熟练地吐着一个个烟圈。

    第二根快抽完的时候,她听见了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像是什么撞到了门。

    不是景见,景见吃完晚饭就回学校了。

    商领领把烟头扔进了盆栽里,简单漱了一下口,拿了钥匙出门。

    她跑着去了十八楼,因为有脚步声,1803门前的声控灯亮了。

    她看见了景召,他坐在地上,靠着门,了无生气。

    “景召。”

    他眼睛闭着,被叫也没有反应。

    商领领不敢随便碰他,蹲下去,凑近了喊他:“景召”

    她闻到了消毒水和药的味道,还有血腥气。她想叫救护车,手一直抖,手机都拿不稳,三个数字却被她按得磕磕绊绊。

    她不停地叫他。

    他终于睁开眼了,呼吸很轻很轻,声音低得在空旷的楼道里没有半点回声。

    他喊了一声商领领。

    “不用去医院。”

    他是个打碎了牙都会连牙带血咽下去的性子,他骨头那么硬,不是撑到了极限,不会倒下。

    “不可以,要去。”商领领拿稳手机,把按错的数字删掉,重新按。

    她袖子被景召扯住了。

    “不去医院。”他额头都是汗,因为失血的缘故,脸色很苍白,“你不是学过医吗?”

    商领领跟他说过,她大学学的是临床医学。

    “可我不是医生。”她连叫个救护车都会手抖,怎么能帮他处理。

    景召说得轻巧,明明自己都有气无力:“没关系,治不死我。”

    还有心思开玩笑,商领领眼睛都急红了,但到底还是听了他的,没叫救护车。

    他扶着门,想站起来,可腹部使不上力,也顾不得男女有没有别,朝商领领伸了手。

    “扶我一下。”

    商领领调整好呼吸,让自己镇定下来,她走近一些,握住景召的手,蹲下一点,用一只手环住他的腰,让他把重量压在自己身上,再慢慢起来。

    景召用钥匙开了门。

    房间太远了,商领领扶着他躺到了沙发上。他手很凉,身上却很烫,她蹲下,去掀他的衣服。

    景召不让,隔着衣服抓着她的手:“不用看,给我喂点退烧药就行。”

    他这是外伤引起的发烧。

    商领领已经看到衣服下摆上的血迹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他不松手。

    商领领很少这样板着脸:“你再不松手,我去叫陆女士了。”

    要是让陆女士知道了,又要抹眼泪了。

    他松开手,由着商领领掀开了衣服。他的伤在腹部,已经处理过了,但伤口有点裂开,纱布已经被血渗湿了。

    “我去拿医药箱。”

    商领领忍住一肚子的话,给他盖上毛毯,起身就出去了。

    等她拿了药箱下来,景召躺那已经没有动静了,两鬓和脖子上都是汗。

    “景召。”

    “景召。”

    商领领蹲下,推了推他。

    他睁开眼,应了声:“嗯。”

    商领领坐到地毯上,打开药箱,伸出两根手指,在景召眼前晃:“这是几?”

    他没答。

    她又把自己的脸凑近:“我是谁?”

    他没有力气:“商领领。”

    还有意识,没烧傻。

    商领领虽然没有当医生,但毕竟是临床医学出身,有家里放医药箱的习惯。

    没有医用手套,她先给自己的手消毒:“用过抗生素了吗?”

    “嗯。”

    她擦掉手上的消毒水,搓了搓掌心,等手暖和了,帮景召把纱布取下来:“你烧了多久?”

    “挺久的。”

    她低着头,很专注,但因为着急,手指有点不听使唤:“你是不要命了吗?”

    他一只手压着掀上去的衣摆,枕着另一只手:“要啊。”

    沙发有点小,躺不下他,他应该是真没力气了,很配合地躺着,一动也不动。

    商领领把带血纱布用袋子装着,扔进垃圾桶,所幸血没有再流。她用镊子夹着棉签,先处理伤口周边的残血,然后重新消炎。

    他腹部还有一个伤疤,大概手指那么长,胸腔附近也有,被衣服遮住了一半。

    商领领把目光重新放到他的伤口上,是刀伤,两指长,缝了很多针。

    她要推翻她之前的打算,等以后她和景召在一起,她要想尽办法绊住他的脚,不让他出去,不让受伤。

    她用棉签蘸上药:“景召,你把头转过去,别看。”

    她心智没那么强大,她会手抖。

    景召配合地闭上眼,看不见她的动作,触觉好像更敏锐。

    她又换了棉球,比棉签要软一些,上药的动作很慢,很疼,但景召的注意力却不在痛觉上。

    有温热液体滴到了皮肤上,他知道,商领领哭了。

    “怎么受伤的?”她鼻子被堵着,说话腔调闷闷的。

    景召没睁开眼:“在荷兰子的加工厂被人发现了,那里不让拍照。”

    商领领没有再问,放下棉球和镊子,剪了一段医用纱布,覆在他伤口上,用胶带粘好。

    她把他的衣服放下来,拉了拉毯子,盖到他脖子的位置。

    她起身去倒水,兑温了之后放在桌子上,把退烧药倒在瓶盖里。

    “张嘴。”

    景召睁开眼,见她眼睛通红。

    “把退烧药吃了。”

    他接过药和水,混着喝下去:“你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商领领坐在地毯上,收拾好医药箱之后,往前挪了挪,手肘趴到沙发上:“是我留在这儿,还是让你妈过来?你选一个。”

    景召放下杯子,不说话了。

    商领领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很烫手:“如果两个小时内还没退烧,我就叫救护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