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80:捡了个老婆回家免费阅读

080:捡了个老婆回家
    顾南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召宝不行,召宝得富养。养儿子嘛,要因材施教。

    且先说说被穷养的景见,零下好几度,为了买个游戏皮肤,他满大街跑滴滴。

    今天的第十三单人尾号7493,我们就亲切地称呼她为7493女士吧。

    定位的上车地点在温华路,景见先给人打电话,确认最终上车地点,人说在咖啡店门口。

    景见把车开到温华路的咖啡店门口,打开车窗,问门口唯一站着的女士:“7493?”

    7493女士吓了一跳。

    这个司机师傅有点帅,7493女士连车牌都没核对,就上了车。

    景见先确认行程:“去招商银行?”

    7493女士有点害羞:“招商银行前面的红原半岛。”

    景见重新输入地址,开始计费。

    坐在后面的7493女士频频看向主驾驶,春心疯狂地荡,她忍不住给闺蜜发消息:叫滴滴叫到了辆豪车

    车的座位上有logo,7493女士上车就注意到了。

    闺蜜:那你当心了,可能司机师傅另有所图

    7493女士:司机师傅是一个小哥哥,超级帅!男团门面级别!

    闺蜜:别怂,就是上

    刚刚是谁说人家另有所图来着?

    7493女士:开得起豪车,为什么要出来跑滴滴?

    这要是普通人,那就是居心不良,但如果是个帅哥——

    闺蜜:估计是大户人家的小少爷出来体验生活

    从咖啡店到红原半岛只有3.8公里距离,没多久就到了。

    7493女士在车里付完钱再下车。

    “谢谢。”

    景见顶着一头银灰的羊毛渣男卷:“麻烦给个好评。”

    “……”

    小哥哥业务好熟练。

    年轻的7493女士:“好的。”

    她当场给了好评:“可以加个吗?”

    滴滴师傅当场拒绝:“抱歉。”

    太穷,不谈妹子。

    景见关上车窗,把车开走了。

    7493女士:“……”

    好评能删吗?

    空车开了五分钟,景见放在扶手箱里的另外一个手机响了,是景河东打来的,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现在回去。”

    快到晚饭时间了。

    回去的路上景见接了个顺风单,人也去星悦豪庭,尾号0513。

    他到了人定位的地方,但没看到人,就打了电话过去:“你好,我已经到京广城了。”

    人是个女孩子,说话声音特别小:“你是?”

    “滴滴师傅。”

    女孩问好:“你好。”

    “你到京广城了吗?”

    “到了。”

    景见把车停在路边,头探出车窗外,四处看,正门口一个人也没有:“我没看到你,请问你在哪个门?”

    女孩的反应有点慢:“有很多门吗?”

    这估计是个不熟路的外地人。

    景见挺耐心的:“你附近有什么建筑物?”

    女孩应该是在找建筑物,好半晌才说:“有惠丰大厦。”

    在三号侧门。

    景见把车开过去,可能因为快到饭点,路边没什么行人,三号侧门外面只站着一个人,景见远远看过去,就只能看见一团黑。

    车开近了。

    景见打开车窗:“0513?”

    0513看过来。

    景见没看到脸,0513戴了口罩,头上的护耳棉帽很大,把她遮得严严实实,只留了眼睛露在外面,她穿着一件长度到脚踝的黑色羽绒服,手里拉着一个标签都没剪的超大行李箱,脚边还放着一个土色麻袋。

    0513也在看景见,眼神直愣愣的,眼皮睁得很大,好像受到了什么巨大惊吓。

    景见从主驾驶上下来,下去帮她拿行李,行李箱还好,麻袋很重。

    后备箱门关好了,0513还在发呆。

    景见提醒:“可以上车了。”

    她回过神来,从背在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上,然后拉开后座的车门,摸瞎着进车。

    景见:“……”

    天都快黑了,戴什么墨镜?

    景见往后看了一眼,0513丝毫没有摘墨镜的打算,景见不多管闲事。

    “星悦豪庭?”

    0513:“嗯。”

    墨镜后面的眼睛明目张胆地偷瞄主驾驶,从上车偷瞄到抵达目的地。

    “到了。”景见把车停在了小区外面。

    0513因为戴着墨镜看不清楚,盲人摸瞎似的,摸了半天才摸出来一张一百的:“谢谢。”

    景见没带零钱。

    “可以支付。”

    五官全部被挡住的0513:“啊?怎么支付?”

    “你回到叫车的页面。”

    0513低头的时候墨镜掉下来,露出惊讶无措的一双眼:“我第一次用,不知道怎么回去。”

    手机上的app是今天才装的,打车步骤也是今天才查的。

    景见:“……”

    他就不该接这一单:“你看着,我帮你点。”

    0513撑了撑鼻梁上的墨镜:“哦。”

    景见一步一步帮她弄,弄到最后面,结果她没绑定银行卡。

    他咬了咬后槽牙:“你没绑卡,付不了钱。”

    0513扶着一直往下掉的棉帽:怯怯地问:“付现金不可以吗?”

    “我没钱找。”

    0513攥着一张红色的纸币,小手畏畏缩缩,往前伸:“不用找。”

    “算了。”

    景见没收钱,下车帮她拿行李。

    她也跟着下车,蹲在后备箱的旁边,单手把景见拿下来的麻袋往肩上一扛,另一只手把揉成了团的纸币扔在地上。

    她拉着箱子就跑,因为戴着墨镜看不清楚,路线歪歪扭扭。

    真是个怪人。

    景见把钱捡起来,塞口袋里,接着把车开去了车库,他直接从负一楼车库搭电梯上楼,电梯升到一楼时,门开了。

    0513扛着麻袋愣在门口,又像受了惊吓,眼睛瞪得圆圆的。

    景见问:“不进来吗?”

    她掏出墨镜,重新戴上,走进电梯,缩到最右后方的角落。

    景见:“……”

    0513按了二楼,墨镜后面的眼睛一直盯着前面人的后脑勺。

    景见回头,她就立马扭开头。

    “我没跟着你。”景见说,“我住这。”

    0513不说话,继续瞄他。

    电梯到了二楼,门缓缓打开。。

    景见问:“需不需要帮忙?”毕竟收了人家一百块。

    “不需要。”

    0513一手拉箱子,一手扛麻袋,飞快地出了电梯。

    景见就不是很懂,女孩子难道都这么奇奇怪怪?

    0513去了二楼中户,敲门。

    秦响过来开门。

    0513把墨镜摘了,但口罩和帽子没摘:“你好。”

    秦响看了看她的帽子,和app上的头像是一样的:“你是一个神秘的女子?”

    0513在找房app上注册了一个号,名字叫:一个神秘的女子。

    她点头:“我叫钟云端。”

    秦响请她进了屋。

    秦响租的是二楼,阳台正对街道,钟云端在找房app上问过秦响,可不可以在阳台拉广告横幅,秦响去问了房东太太,房东太太说可以。

    钟云端是整理师,算是自由职业,她不想出门贴小广告,更不想上门发名片,有阳台的二楼就刚刚好,她可以拉横幅。

    周日早上,商领领跑步时看见了二楼拉的横幅——云端整理。

    上午听陆女士说,二楼来的新租感觉怪怪的。

    商领领问陆女士哪里奇怪。

    陆女士说,都看不到她的脸。

    中午,秦响请商领领来家里吃火锅,为了感谢她帮忙介绍房子。秦响也叫了她的新室友,但新室友没有出房门,说自己吃外卖。

    商领领觉得陆女士的感觉很对,新租是有点怪怪的,貌似很不合群。

    一顿饭之后,秦响和商领领关系亲近了很多,不喊商小姐秦师傅了,相互喊名字。

    下午,商领领给景倩倩扎了辫子,辫子的形状是一颗心,景倩倩一下就扒拉乱了。

    商领领的好心情维持到了晚饭后,因为景召还没有回来。

    (ps:这里的滴滴设定和我们现实里的略有不同哈,本文是架空国家,现实的滴滴师傅是有要求的,景见驾龄就不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