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77:宽衣解带被撞了正着免费阅读

77:宽衣解带被撞了正着
    这一句,男人是吼出来的,商领领听见了,不由自主地走近些。

    门突然推开,商领领脚步停下,视线和明悦兮撞了个正着。

    商领领第一次听见明悦兮这个名字,是在三年前。景召当时刚在国外拿了大奖,回国后拍的第一位艺人是明悦兮——一个当时深陷丑闻而被全网抵制的十八线女星。她因此水高船涨,摇身一变,变成了时尚女王。

    当商领领拿到明悦兮的资料之后,才想起来她以前见过她,在七年前。

    七年前商领领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魔头,她像个*一样尾随着景召,看见他进了一栋楼。

    过了很久他才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女孩子。

    “景召。”

    他回头。

    女孩安慰他:“我父母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那是二十一岁的明悦兮。

    她穿着明*的连衣裙,站在路灯下面,眼神温柔包容,暖得像小太阳。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偷听?”

    这会儿不是小太阳,是大太阳,炙热得烫人。

    商领领其实什么都没听到,但对方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我路过。”

    明悦兮半信半疑,用眼神打量着。

    给商领领带路的那位女士终于接完电话了:“商小姐。”她从楼梯口那边小跑过来,“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只等了一小会儿。”

    女士这才注意到明悦兮,对她点了点头,领着商领领走了。

    乔爽这时赶来。

    明悦兮脸色很不好看,顾及还在外面,忍着没发作:“我不是让你在门口守着吗?”

    “下面不让停车,我去挪车了。”

    “那个人,”明悦兮指着商领领的后背,压低了声音说,“查查是谁。”

    “怎么了?”

    “她可能听到了我跟梁建斌的谈话,不知道有没有录音。”

    梁建斌是明悦兮的前老板,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他手里攥着她以前那点事,几次三番地要挟她,这次又让她带新人。

    热丽传媒旗下签的都是网红,在明悦兮眼里,那些人根本上不得台面。

    大概等了一刻钟,许总监才开完会。

    商领领只提了一个签约条件,不露脸。

    许总监游说了很久无果,最后回复说还要再请示他们梁总,如果没问题会亲自带着合约再去华城。

    从热丽传媒出来,太阳已经开始下山,商领领的车停在了对面商场的负一楼。

    她上车后,给方路明打了一通电话。

    “你人在哪?”

    “在外面浪。”

    “把地址发给我。”

    “你要过来?”

    “嗯。”

    别啊祖宗,他不想跟她玩。

    商领领的车已经开出了停车场:“发过来了吗?”

    方路明磨磨蹭蹭:“已经在发了。”

    商领领十分好说话:“我不过去也可以,你来找我。”

    这颗毒青梅啊。

    “那还是你来找我吧。”

    方路明把地址和房间号发过去了。

    这ktv桌球是玩不成了,方路明吆喝众人:“都散了散了,今天就到这儿。”

    包房里一屋子人,都是方路明的狐朋狗友,大部分是二世祖,平时没事儿就聚众玩乐。

    “方二爷,这才几点啊,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方路明开嘴炮:“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成天就知道吃喝嫖赌,小爷我忙着呢。”

    “忙什么?卫生纸啊?”

    方路明一脚踹过去:“滚!”

    狐朋狗友们也都给他面子,嘴上欠了两句,都乖乖走了,并带上了门,房间号是835。

    865在走廊的尽头。

    唐德会所是帝都消费最贵的娱乐场所,八楼只接待贵宾,有各种风格的包房。

    865房间的门没有关严实。

    里面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士坐着,女士站着。

    房间里还在放歌,里的主角正是站着的这位女士。

    女士名叫楚卉,是歌手出身的演员。她拘谨地站着,脸上梨花带雨,哭得好看。

    “对不起岑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一时糊涂。”

    她是岑爷带过来的女伴,声音谈到一半,岑爷让所有人出去,单单留下了她。

    岑爷问,酒里放了什么?

    放了她以为能让她一朝飞上枝头的东西。

    “喜欢我?”岑爷晃着那杯加了东西的酒,“喜欢我什么?”

    酒里有倒影,那是一张侵略性强到让你会忽视他五官的脸。

    是传闻中,吸血鬼的长相。

    喜欢他什么?他那么一个恶名远扬的人。楚卉根本说不出话。

    “喜欢我能捧红你?”他说话的语调总是很慢,像狩猎者吃掉猎物之前的逗弄,“还是喜欢我能踩死你?”

    楚卉腿发软,低着头不敢直视恶魔的眼睛:“岑爷,岑爷,我错了,求你网开一面。”

    “哦。”

    他恍然大悟一般,放下酒杯,看她的眼:“喜欢我能捧红你啊。”

    楚卉被问得哑口无言。

    她错了,大错特错,不该动贪念,不该坏了这个男人的规矩。

    “来之前经纪人没教你?”他低着头,转着尾指上的戒指。

    那颗戒指上有四颗小小的蓝宝石。

    楚卉听说过他的传闻,他身边女伴没断过,但总带着尾戒。

    他有规矩,不喜欢自作主张的女人。

    楚卉来之前,经纪人嘱咐了她几次。但女人嘛,尤其是有姿色的女人,很容易产生错觉,觉得自己不一样,觉得自己能变成别人的不一样。

    她怯怯回话:“教、教了。”

    那就是明知故犯。

    岑爷把那杯酒倒在她的高跟鞋上:“你可以走了。”

    这不是放过的意思,是辩解的时间就到这了。

    楚卉脸都白了,弯下膝盖跪了下来,低胸的裙子因为姿势不当,显得她狼狈不堪。

    一张明艳漂亮的小脸哭花了:“岑爷,我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男人无动于衷。

    “我可以伺候好你,我什么都可以做。”她已经没有理智了,开始解衣服。

    门这时被推开。

    岑爷抬头。

    商领领愣在门口,好一会儿才抬头看门牌:“这里不是818吗?”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