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74:领领要搞明悦兮,景见cp免费阅读

074:领领要搞明悦兮,景见cp
    方狗头说,明悦兮被一老总看上了,老总想潜她,是景召替她解了围。

    十一点,商领领开了直播,整场下来,她都不在状态。奇怪的是,直播间的人数非但没有减少,反而涨得有点离谱。

    大概是某公司过来秀他们强大的数据团——水军。

    果然,她一下播电话就打来了。

    “喂。”

    “你好,商小姐,我是热丽传媒的内容总监。”

    商领领情绪不佳,话都懒得多说,两个字打发:“不签。”

    “你是担心合约问题吗?我们公司和你们平台有过多次合作,合约这块你完全不用担心。”

    热丽传媒最近遇到了瓶颈,歌手类的网红太容易被模仿,需要另辟蹊径。

    ruby是全能型的声音主播,只要长得不是太差,化妆再加上滤镜,要捧红很容易。

    内容总监拿出诚意来:“我们公司是诚心想跟你合作,声音类的主播目前只接洽了你一个,如果签约成功,我们会给你最好的推广资源。你有什么要求,我们也会尽可能地满足你。”

    这内容总监有点东西,挺会谈判的。

    “签了我之后呢?把我捧成网红?”

    “商小姐你的声音条件这么好,也可以考虑配音和拟音,最近就有一档配音综艺就很火,其实也有很多网络艺人转型成功的例子,你知道明悦兮吗?她正式出道前,就是我们公司签的歌手。”

    这样啊。

    商领领有了兴致:“什么时候签约?”

    “商小姐你方便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

    ****

    雪下了两天,周六上午太阳出来了。景召不在,星悦豪庭好像都冷清了很多。

    化雪的时候比下雪的时候还冷,景倩倩是一只又怕冷又懒惰的猫,趴在自个儿窝里,动都不动一下,太阳把它晒惬意了,它也顶多就是摇摇尾巴。

    天不是很冷嘛,它妈妈陆女士给它穿上了花袄子,头上还绑了朵毛线编的大红花,它不喜欢,一直拿爪子扒拉。

    陆女士刚刚下楼了,把商领领留在了1703,她一个人无聊,在跟猫说话。

    “景倩倩。”

    景倩倩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没有搭理。

    “你想不想你哥哥?”

    景倩倩高贵优雅地喵了声。

    “你说他现在在干什么呀?”

    景倩倩继续高贵优雅。

    “为什么不接电话呢?”商领领拿出手机,是今天第n次看,“也不看。”

    她心情低落,把惬意的景倩倩从猫窝里拖出来:“你平时那么黏他,他走了你不想他吗?”

    懒惰如景倩倩,拖哪趴哪。

    商领领一下变脸,超级凶:“你不准黏他。”

    “喵。”

    “叫我嫂嫂。”

    “喵。”

    一人一猫正聊着,楼底下有人大声喊陆女士,问她打牌不。

    陆女士说没空。

    商领领走到阳台边上,往下看,看到陆女士领着一个人,是秦响,她来看房了。

    秦响看中了二楼,因为二楼太阳照不到,房价最便宜。

    陆女士带她在二楼逛了一圈:“还有其他问题吗?”

    秦响身上穿着一件军绿色的棉大衣,那棉大衣门卫老钟也有一件,不过秦响这件应该是洗过很多次,皱巴巴的,有点褪色,看着也不保暖。

    她问陆女士:“我可以找室友合租吗?”她想找个室友分摊房租。

    陆女士很好说话:“当然可以,室友的房租你直接收就行了,不用再经过我。”

    星悦豪庭离殡仪馆不算远,小区环境也好,如果找到了室友,二楼的房租价格不会超过秦响的预算,思前想后,就只剩一个问题。

    “您知道我在殡仪馆工作吗?”

    这姑娘看着朴实,陆女士对她很有好感:“知道,你是领领的同事嘛。”

    秦响的上一位房东一开始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后来知道了就把她赶出去了,连另外找房子的时间都没有宽限,所以这次秦响不打算再隐瞒。

    “我跟商小姐有点不一样。”秦响说,“我在火化间工作。”

    火化师是比遗体整容师还要让人忌讳的职业。

    陆女士还当是什么事呢。

    “没什么不一样,不偷摸拐骗,哪一行工作不是工作。”陆女士就嘱咐一句,“不过我知道就行了,别告诉其他人。”

    秦响重重地点头:“我能今天下午签约吗?”

    上一任房东已经把她赶出来了,她现在住在小旅馆。

    “什么时候签都行。”陆女士听商领领说了秦响的情况,很体谅她,“你要是没地方住,也可以先住进来,过后再签约。”

    秦响拿陆女士当贵人,看她的眼神很感激:“我下午搬进来。”

    “东西多不多?要不要我找人帮你搬?”

    “东西不多,我一个搬得完。”秦响觉得陆女士人太好了,太深明大义了,“谢谢。”

    “不用气。”

    房子最终敲定了,秦响租中户,202房,陆女士带着她最后再看一遍,要确认热水、煤气、灯泡这些都没问题。

    商领领抱着猫下来了。

    “秦师傅。”

    “商小姐。”

    “有看中的吗?”

    秦响点头。

    商领领握着景倩倩的小爪子,对秦响招招手:“那以后我们就是租友了。”

    “嗯。”

    秦响好像笑了,嘴角弯起了小小的弧度。

    下午秦响就搬进了星悦豪庭,商领领去她家,帮忙整理了东西。

    *****

    傍晚,杨清池和景见一起从健身房出来,游荡在帝都的街头。

    明天是周日。

    杨清池问景见:“明天干嘛?”

    景见头上戴着根紫色的运动发带,已经被汗打湿了,手里还拎着带面包:“在家睡觉。”

    杨清池可没景见那么糙,他娇气讲究,已经在健身房旁边的星级酒店洗过澡了,搭了一身运动风,刚出完汗,整个人懒洋洋的,手揣着兜,脚步慢慢悠悠。

    两人一左一右,并排走着。

    杨清池是浓颜系,标准的建模脸,景见淡颜,雏男初恋脸。

    路过的年轻女孩们频频看他们。

    杨清池邀景见:“明天下午,打球来不来?”

    “不来。”景见掏出手机,点开游戏app,“你车在不在学校?”

    “不在,在家。”

    “借我两天,我开去华城。”

    杨清池问:“你的车呢?”

    “被我妈扣下了。”

    景见拿到驾照后,陆女士给他买了辆十来万的代步车,上周景见不小心闯了红灯,陆女士就把他车钥匙收走了。

    杨清池说:“选修课后,你上我家拿车。”

    “选修课我不上。”

    逃课对景见来说,是常事。

    天已经慢慢黑了,两人抄小路,走桥下。

    景见发现又出新皮肤了:“老杨,送我个皮肤。”

    “自己抽。”

    “我哥出国了,没人接济,我穷。”

    景见应景地啃了一片面包,看着桥下盖着报纸睡觉的流浪汉,他竟生出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于是他把手里的面包留给了一个看上去最瘦弱的流浪汉。

    那个看上去最瘦弱的流浪汉还在睡觉,旁边还放着一个麻袋。这时,又来了一个很强壮的流浪汉。

    强壮的流浪汉走过去,把面包捡起来据为己有,并用脚踢他:“喂。”

    “喂!”

    瘦弱的流浪汉睁开眼,迷迷糊糊地从报纸里露出一只眼睛:“嗯?”

    “这是我的地方。”

    “哦。”

    瘦弱的流浪汉爬起来,他戴着口罩和一个很大的渔夫帽,就露出一双眼睛,身上穿了一身黑,衣服并不破旧,就是鞋子有点脏。他捡起报纸,用胳膊夹着,然后蹲下,扛起麻袋。

    那麻袋装得下冬天的被子,流浪汉用一根绳子系住了袋口,里面鼓鼓囊囊的,看上去塞了不少东西,瘦弱的流浪汉扛着袋子却一点也不吃力。

    江边的风吹过来,掀掉了流浪汉的渔夫帽,结果,长发散下来,是个女孩子。

    她重新把帽子戴上,一路扛着麻袋,找了一家门前最冷清的夜宵摊,左看右看了很久,缩着脑袋过去。

    “要一个煎饼果子。”

    她声音小小的,糯糯的,怯怯的。

    摊主的喇叭还在放“卖煎饼果子咯”。

    摊主舀了一勺面糊摊开:“要加什么东西?”

    女孩子一手扶着麻袋,一手捂着口罩,小声重复:“一个煎饼果子。”

    老板已经摊鸡蛋了:“里面加什么?”

    “一个煎饼果子。”

    “……”老板崩溃,“里脊肉要吗?”

    女孩子想了想,点头:“要。”

    “火腿要不要?”

    她又点头:“要。”

    脆饼和鸡蛋本来就是标配,老板给她加上里脊肉和火腿,又问:“肥肠要不要?”

    女孩摇头:“不要。”她说,“还有一个煎饼果子。”

    老板:“……”

    因为太奇葩,老板多看了两眼,发现这女孩十分怪异,一直捂着脸,还东张西望。

    老板打量完解释:“里脊肉肥肠这些不是单卖,就是加在煎饼果子里的。”

    这姑娘估计是第一次吃煎饼果子。

    老板撒上葱花,把饼卷起来,装袋子里给她:“喏,煎饼果子。”

    她接过去:“哦。”

    老板说:“十一块。”

    她解开麻袋上的绳子,从里面抽出一张纸币,

    老板不经意瞄了一眼,然后呆住了。

    麻袋里全是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