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73:她是景老师的家属免费阅读

073:她是景老师的家属
    超过社交距离的肢体接触,在景召这里,算冒犯。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顾及他的社交距离,没有管冒犯不冒犯,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着,等商领领先松手。

    过了挺久,她松手。

    “我回去了。”

    “嗯。”

    一个懂事的小太阳是不会拖人后腿的,所以商领领忍住了,没有回头。

    景召还站在原地,手机响了很久他才接。

    “刚刚电话怎么断了?”

    他心不在焉,行李箱被人撞到好几次:“按错了。”

    九点二十,飞往栝虢的飞机起飞。

    没有从帝都直达修彼德斯的飞机,景召要去栝虢转机。

    等看不到玻璃外面的飞机了,商领领才从机场大厅出来,表情恹恹,仿佛对全世界都丧失了兴趣。

    她戴上景召的手套,左手摩挲右手,漫无目的地在路边游荡。

    一辆车开过来,停在她旁边,一个脑袋从车窗钻出来。

    “商小姐是吗?”

    对方是男士,戴着口罩,商领领认不出来是谁:“你是?”

    他摘下口罩:“我是景老师的助理。”

    贺江。

    商领领查过他。

    她露出礼貌友好的笑容:“你好,助理老师。”

    贺江还是第一次被人喊老师,身心都很愉悦:“我要帮景老师把车开回华城,你要不要坐景老师的车回去?”

    “好啊,谢谢。”

    贺江说不气。

    商领领犹豫了几秒,还是坐了副驾驶。搭别人的顺风车坐后座会不礼貌。

    她上车后系好安全带:“是景老师让你在这儿等我的吗?”

    没有别的可能,她跟贺江又不认识。

    “对,他让我顺道载你一程。”

    商领领随口那么一问,像闲聊:“那你怎么认出我的?”

    贺江停顿了几秒:“我一个个问的。”

    套话失败。

    商领领端正坐好,双手放在膝盖上:“麻烦你了,助理老师。”

    贺江看了一眼她的手套:“不麻烦不麻烦。”

    十分钟前,景召给贺江打了电话,当时贺江正开车回工作室。

    “景老师。”

    景召说:“你帮我把车开回华城。”

    不是说停在工作室吗?

    贺江也没多问:“那我下午——”

    景召很少会打断别人说话:“我一个租,现在要回华城,你顺带载她一程。”

    顺带吗?好像也不是那么顺带,这一来一回,半天就没了,景老师撂摊子去国外,贺江上午很忙啊。

    “他人在哪?我去哪里载他?”贺江以为是男租。

    “她应该还在机场。”

    贺江前面路口掉头,回机场:“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黑色羽绒服,米白色毛衣和裙子。”

    裙子?

    贺江震惊:“女的?!”

    “嗯。”

    贺江还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一米六八高。”停顿了片刻,景召补充,“长得很漂亮。”

    景召是个极其克己守礼的人,他从来不评价女性,这是贺江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他形容一个异性,像天底下所有有情爱也有*的男人一样,没有免俗,用了漂亮这个词。

    “不要跟她多说话,不要提我。”

    景召挂断了电话。

    贺江在冲击中还没有回过神来。

    他自我反省,他错了,他一直以为景老师不是一般男人,也不喜欢女人,他以为景老师的心上人是陈野渡老师,他错得离谱,他还偷偷给景老师和陈野渡老师当过“助攻”,比如那次,景老师感冒,他特地给陈野渡老师打了电话,还故意夸大了景老师的病情,当时陈野渡老师回了他一句“放心,死不了”,他居然还觉得那是另类的宠溺。

    也不能全怪他,他家里有个喜欢纯爱文学的女朋友,经常给他*,当他接受了纯爱设定之后,会觉得景老师和陈野渡老师相配也很正常,一个导演一个摄影师,身高相貌配一脸,景老师不在就找陈野渡老师,这不是糖是什么?

    原来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所以回去的路上,贺江忍不住频频偷瞄副驾驶上的女孩子,想看看陈野渡老师输在了哪里。

    “助理老师,前面堵得很厉害,车一时也动不了,我下去买点热饮,你想喝什么?”

    “咖啡吧。”

    商领领不仅买了两个口味的咖啡,还给助理老师买了热腾腾的串串和烤肠。

    助理老师得出了结论:陈野渡老师没人家温暖可爱。

    他们下午一点多才到华城,商领领邀请助理老师贺江吃午饭,贺江拒绝了,不是气,是在车上被温暖可爱的“景老师家属”投喂饱了。

    戴着景老师的手套,景老师亲自嘱咐相送,景老师还夸漂亮,不是家属他把名字倒过来写。

    晚上,方路明打电话过来。

    “你家景召哥哥从了没?”

    商领领心情明显不佳:“他出国了。”

    不是吧,吓得连夜坐飞机跑了?

    完蛋。

    方路明赶紧甩锅:“这可怪不到我头上。”

    “你不觉得奇怪?”

    方路明脑子转得慢:“什么?”

    “这几年,只要他在国外,我就查不到他任何消息。”

    方路明不觉得奇怪:“查不到也正常,他们搞艺术的都这样,动不动就失联,而且你跟我手再长,要往国外伸也不容易。”

    商领领思考着。

    “方狗头。”

    方路明:“……”

    老子是没名字吗?

    路明路明,道路光明!

    “帮我查一下,景召为什么要去帝都见明悦兮。”

    这是要秋后算账啊。

    道路光明的方路明:“哦。”

    商领领气礼貌:“谢谢。”

    “别叫方狗头。”

    “好的,方先生。”

    “……”

    还是叫狗头吧,至少不那么瘆得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