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72:你是不是知道我偷亲过你免费阅读

072:你是不是知道我偷亲过你
    “女孩子不能被爱情冲昏了头,再喜欢也要深思熟虑。”

    没有人跟商领领说过这样的话,没有这样教过她。

    母亲说,不要像你父亲。

    父亲后来也说,不要像我。

    可是她们都没有教她怎么才能不像,以至于到最后,她还是像了她的父亲。

    她点头,答应:“我会深思熟虑。”

    但不会有其他的结果。

    她没法告诉陆女士,她所有的深思熟虑,都在计谋着怎么偷到景召这颗红宝石。

    没有人能教好她了,她在母亲的笼子外面长大,已经长成了恶龙。

    “那就好。”该说的都说了,陆女士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谢谢你陆姐,谢谢你跟我说这些话。”

    “你跟我气什么。”

    景河东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第一时间发现:“老婆,你眼睛怎么红了?”

    成年人只要不嚎啕大哭,永远可以找到一个借口。

    “风吹的。”

    但这种借口,只能骗骗本来就不在乎你是被风吹还是在逞能的那些人。

    景河东知道了,他老婆偷偷抹了眼泪。他拿了手机,去洗手间,发了一堆。

    景河东:臭小子!

    景河东:不孝子孙!

    景河东:我的汤都喂了狗!

    景河东:跟你的照片过一辈子吧!

    景河东:你妈都被风吹了,你还往外跑!

    景河东:没良心的兔崽子!

    景河东:风怎么就不吹你?

    景召回了一个问号。

    景河东:发错了

    景河东:今天风挺大的

    景召回话内容还没输入完,有电话打进来。

    他把消息发送出去。

    这次不会在国外待很久,很快就

    只有半句话,剩下的没输入完,不过意思明了,

    他先接电话:“喂。”

    “景召。”

    商领领的声音听上去很没精打采。

    “嗯。”

    “你今天晚上回华城吗?”

    景召说:“不回。”

    商领领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抱着腿,趴在自己膝盖上:“那你出国前还会回来吗?”

    “应该不会。”

    商领领抱紧自己,俨然是一只即将被抛弃的小可怜:“你要去哪个国家?”

    “修彼德斯。”

    商领领前阵子才刚送他一块修彼德斯的玉石。

    “你去修彼德斯做什么?”

    “拍荷兰子。”

    夜深人静,景召的声音轻轻地响在商领领耳边。

    他说:“修彼德斯有一座城市,专门种植荷兰子,它是一种新型致幻剂的原材料,这种致幻剂在国外的夜店卖得很贵,但种植荷兰子的那些人却很贫穷,我想去看看,看看他们为什么贫穷。”

    因为恶魔不是他们,他们只是恶魔的奴隶。

    奴隶是不会有*的。

    商领领是恳求的语气:“那你可以带我去吗?”

    她没有好奇心,对荷兰子不感兴趣,没有慈悲心,对奴隶也不感兴趣,她就是单纯想跟在景召左右。

    陆女士说的她都深思熟虑过,她不会绊住景召的脚,他想要去哪里都行,他想拍什么都可以,她可以在镜头外,只要景召在视线里。

    只要他在视线里,她可以打开她所有的笼子。

    景召没有丝毫犹豫:“不可以。”

    她不说话了。

    景召等了很久,等不到她说话,应该是生他气了。

    “还有没有其他——”

    她抢了他的话:“你都要走了,就不能说句好听的?”

    嗯,是生气了。

    所以她要他说好听的,稍微哄一下。

    景召沉默了半天,生硬、机械、不带感情地说了一句:“我们领领最漂亮。”

    像*就范不得不念台词的机器人。

    但商领领是真好哄。

    她笑了:“一路顺风,景老师。”

    景老师回:“谢谢。”

    十一月二十一号,周四,帝都下了雪,从昨夜就开始下,纷纷飞飞,形似柳絮,到早上雪已经停了。整座城市银装素裹,一眼望过去,白茫茫的一片里有几枝冒头的绿色枝丫,漂亮又生机勃勃,还有惠民街仿古楼台上的黑瓦屋檐,挂了长长的冰晶,晶莹剔透的,往来的路人都忍不住抬头望一望。

    天然去雕饰,一场冬雪,美如画。

    白天没下雪,航班没有取消,助理贺江开车,送景召去机场。

    贺江念叨一路了:“景老师,你就不能带我去一次吗?给你提提包也行。”

    景召每次去国外拍摄都不带助理,总是他自己一个人。

    “下次吧。”

    上次也说下次,贺江根本不信。

    因为下雪,路上有点堵车,四十分钟的路开了快一个小时,贺江把车停在路边,刚想下车去帮忙拿行李,景召已经先下去了。

    他去后备箱把行李拿下来,嘱咐贺江:“我在国外不一定能通讯,工作室有什么事你自己拿主意,拿不定主意了就去找陈野渡。”

    贺江记下了,问:“那车用不用我找人帮你开回华城?”

    “不用,停在工作室就行。”他的行李很少,一个行李箱,一个摄影包,“你回去吧。”

    贺江挥手作别:“景老师,路上注意安全。”

    景召进机场了,先去取了机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

    他接了一通电话。

    对方是男人,说外语:“到机场了吧?”

    正是那位说搞不定要景召出马的男士。

    “嗯,你那边都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你先在修彼德斯待三天,我会派人过去接你。”

    景召往安检的方向走:“集团那边——”

    他的话突然断了。

    男人呼叫:“小九爷?”

    “小九爷?”

    没人答应,男人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喊了他上司的大名:“景召?!”

    接着电话被挂断了。

    行李箱的滚轮突然停下,景召脚步定住:“你怎么在这?”

    商领领站在等候区的椅子旁:“我在等你。”

    她身上穿着长长厚厚的黑色羽绒服,她平时爱美,这是她最保暖的衣服。

    景召一贯冷静自持,眼底总是波澜不兴,像安静的深潭水,此刻终于起了微澜。

    他声音压得很低。“什么时候来的?”

    商领领走到他面前,老老实实地站着:“昨天晚上。”

    陆女士说景召周四出国,她不知道具体是几点,就早早过来了。

    “等到现在?”

    “嗯。”

    昨天晚上下了雪,帝都很冷,路况不好的话,从华城到帝要好几个小时。

    景召语气明显重了:“商领领。”

    他应该是想训斥她,叫了她名字之后,又没了后文。

    他眼里情绪太复杂,商领领只能确认一件事,他恼了。

    商领领不怕他带着怒意的眼神,直直与他对视:“我有事情要问你。”

    “就不能等我回来再问?”

    “不能。”

    景召把行李箱推到墙边,不挡路人:“你问。”

    机场里吵吵嚷嚷的,旁边还有小孩在追赶嬉戏,商领领声音不大,景召却听得很清楚。

    “你是不是知道我偷亲过你?”她眼神藏不住,开始明目张胆地露出心事。

    这个问题景召预料到了,那天晚上她那个“不熟的同学”也在场。

    他不该喝酒,不该放纵,他想了几天,要怎么收场,但没想出什么有用的。

    “嗯。”他认,“知道。”计划全打乱了。

    商领领眼睛很亮很亮,迫不及待:“那你是不是也知道我——”

    话没说完,她身后有位推着几个箱子的旅人,嬉闹的小孩撞到了推行李箱的小车,箱子一股脑滚下来。

    景召迅速做出反应,伸手拉了商领领一把。

    旅人连忙道歉。

    景召松开手,问商领领:“撞没撞到你?”

    她摇头。

    他帮忙把箱子捡起来,这时,机场广播响了,说某班飞机快要起飞。

    “等我回来再说。”

    “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确定。”

    商领领拉住他的袖子,舍不得他走:“不去拍荷兰子不行吗?”

    景召摇头,把口袋的手套放进她口袋里:“我要过安检了。”

    他收回手的那一瞬间,商领领抬起手,抓住了他的手指尖。

    她的手很凉,景召的手是暖的。

    “一路顺风,景老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