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70:嘀,给召宝的聘礼已送到免费阅读

070:嘀,给召宝的聘礼已送到
    阳光里的少年乖乖地低着头,叫她领领,叫她不要乱动,叫她手要乖。

    “领领。”

    “商领领。”

    商领领睁开眼,看到了景召:“你刚刚叫我了吗?”

    她听见有人叫她,叫了两声,不知道是梦里,还是梦外,不知道哪一声是梦里,哪一声是梦外。

    “嗯。”景召说,“到了,车上冷,回去再睡。”

    商领领整理好思绪,坐起来,看见身上盖着毯子:“我有没有说梦话?”

    “没有。”

    景召先下了车。

    商领领有点懊恼,她不应该真睡着,应该装睡,那样就可以顺其自然地靠着他。

    她把毯子抚平,叠好,放到车座后面,然后整理整理头发和衣服,下车,去副驾驶拿相机包。

    代驾先生已经走了,现在是凌晨一点四十,商领领睡着得太早,不知道车开了多久。

    她把相机包递给景召:“给。”

    景召没有接。

    她催他:“快接着呀。”

    他伸手接过,打开看了看,里面装的是4392的镜头。

    “在哪里买的?”

    “京北门的一家老照相馆。”

    京北门只有一家照相馆,这个镜头是老毕的藏品。

    景召看着她说:“这个镜头很难买。”

    商领领说得轻巧简单:“店主人好,看我喜欢就卖给我了。”她把包包拉开,露出里面红宝石做的内扣,“而且我有钞能力。”

    老毕说:“来买相机镜头的是个小姑娘,挺诚心的,在我店里磨了两个多小时,又是抹桌子又是扫地,一口一个好伯伯,我实在没忍心。”

    “人姑娘说那个镜头是他男朋友最喜欢的,她打算买下来拿去求婚,我也不能破坏人家的姻缘对吧?只能忍痛割爱咯。”

    她啊,倒是会编,家里的家务不爱做,给人擦桌子扫地倒有耐心。

    景召没有揭穿她:“多少钱?”

    谈钱她就不高兴了:“不要钱,赔给你的。”

    景召酒醒了,又不好说话了。

    “镜头是我自己摔坏的,不用你赔。”

    商领领态度十分坚决:“可你是因为要抱我啊,要赔。”

    他很一本正经地纠正:“是扶你。”

    商领领:“……”

    好扫兴啊,这个人!

    这时候,就应该给他一个表情包:憋说话,吻我

    商领领一点儿都不想跟他讲道理了:“反正是因为我才摔坏的,我赔给你也是应该的,我买都买了,你要就要,不要就扔了。”

    她撇下他,去电梯口。

    这么晚了,车库里没有其他人,四周太安静了,脚步声都很明显,景召没有跟过来。商领领先进电梯,分别按了十八和十九楼。她探着头往外看,一直按着开门键等景召,等了好一会儿,他也没来,她赌气地撒开了手。

    就在电梯门要合上的时候,景召进来了。

    “你怎么这么久?”

    “药忘了拿。”他把装着药的袋子给她,“一天两次,回去自己擦。”

    商领领接过去,哦了声。

    电梯门关上,开始匀速上升,商领领靠里站着,景召靠外。门上有倒影,一左一右、一高一矮。

    商领领往前走了一步,跟景召并排着:“等以后你要给我拍照了,就用这个镜头。”

    景召说:“这个镜头不适合拍人像。”

    “这样啊,那只能——”

    “可以调。”

    他目光落在前面,不知道是在看电梯门,还是看门上的影子。

    商领领笑了:“谢谢景老师。”

    十八楼到了,指示灯在闪。

    “等我欠了你人情再说。”

    “一定有机会的。”

    电梯门开了,景召出去之前,留下一句:“早点休息。”

    他下了电梯,门关上,电梯继续上升,几秒后,停在了十九楼。

    商领领拎着药袋子,一蹦一跳地回家去。诶,景召好老干部,每次不是早点休息就是多穿衣服。

    次日,是个大晴天。

    再次日,还是个大晴天。上午,殡仪馆不忙,没有需要整容的特殊遗体送过来。

    商领领给一位老太太化了妆,老太太享年九十二,算是喜丧。可能因为是喜丧,化妆的时候,外面连个哭的人都没有。

    老太太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听说生前身体很硬朗,没病没痛,睡着去的。

    因为走得突然,老太太的房产没来得及分配。

    老二说:“三套房子,我们四个怎么分?”

    老三说:“那简单,把房子卖了,折现不就行了。”

    老大的媳妇说:“不能卖,我听说筒子楼明年会拆迁,这个时候哪能卖房。”

    “筒子楼那边是自建房,要是拆迁,能分到好几套商品房吧。”老太太就一个女儿,排行老四,“我要一套。”

    老五是小儿子:“四姐,房子的事跟你没关系。”

    “怎么跟我没关系?”

    “你都嫁出去了。”

    老四看上去也并不缺钱,手里挎的包并不便宜:“在法律上,我一样有继承权。”

    其实老太太几个子女都混得都还行。

    周姐说,老太太是卖包子的,有两家店,年轻时就守了寡,靠卖包子供五个孩子上了大学。

    “你说这话,是想跟我们打官司吗?”老三这话一出来,气氛到了冰点。

    “我只是在提议。”

    老二媳妇插了一嘴:“拆不拆还不知道呢,估算拆也没那么快,彤彤明年就要上初中了,那套学区房我们先住。”

    那套学区房是老太太最贵的房产。

    老大媳妇第一个冲出来:“凭什么你们先住?”一旦住进去,怎么可能再搬出来。

    “妈还在的时候就答应我了,说等彤彤上初中,就搬过去住。”

    老大媳妇阴阳怪气:“我们怎么知道妈答应没答应,妈又没写遗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大嫂,你这话什么意思?”

    后面越吵越凶。

    老太太有个小曾孙,五岁大,今天也来了,他在走廊里玩球,球滚远了。

    小曾孙没有捡球,他去关门了,因为还不够高,踮着脚才够得着遗体整容间的门把,他把门关上:“你们吵架太大声了,奶奶会听到。”

    大人们在争论,没有人听小孩说话。

    殡仪馆的馆长是有神论者,商领领听他说过,说人去世后灵魂不会那么快走,会跟着遗体。

    小孩的话老太太听到了吧。

    “不要吵架,奶奶听到了会不高兴。”

    嗯,听到了。

    吵架的声音也听到了。

    *****

    午饭在食堂吃,商领领和周姐还有云小云坐一桌。

    饭吃到一半,肖敏和她的同伴来了食堂,路过左小云她们那一桌时,肖敏视线停留了片刻,然后加快脚步,坐到最后面去了。

    左小云时刻关注着:“我怎么感觉肖敏怪怪的?”

    周姐问:“怎么怪了?”

    “你看,她一直盯着领领,一副想要拼命又拼命忍着的样子。”

    周姐往后面看了一眼:“人家可能只是便秘。”

    左小云碗里的排骨突然就不香了:“周姐,吃饭呢!”

    “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两人说相声似的,你一句我一句地互怼。商领领不参与,听到有趣的也会跟着笑。

    吃完饭后,商领领去放餐盘,最靠近餐盘的桌子上坐着一个人,是火化间的秦师傅。

    她手里拿着一张租房的宣传单,一边看上面的内容一边吃饭。

    她打了很多白米饭,只有一个素菜。

    商领领路过时,停下了脚步:“你要租房子吗?”

    秦响抬起头:“嗯。”她说,“我房东知道了我在火化间工作,让我今天搬出去。”

    房东很过分,嫌她晦气,直接把她的东西扔在了楼梯间。

    “我现在住的地方离殡仪馆不是很远,房东太太人特别好,你要不要问问她有没有合适的空房?”

    秦响点头。

    商领领把陆女士的电话号码给她。

    她说:“谢谢。”

    “不气。”

    乐于助人的商领领功成身退。

    秦响叫住她:“商小姐。”

    商领领停下,回头:“嗯。”

    她走过去,从口袋里摸出来一个软面包,递给商领领,脸上几颗小雀斑很生动:“这个很好吃,很甜。”

    商领领接了,对她笑:“我喜欢甜的。”

    小太阳的人设今天也立得稳稳的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