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7:小流氓调戏领领,景召发怒免费阅读

067:小流氓调戏领领,景召发怒
    景召上车:“再等我半个小时。”

    “好。”

    景召今晚话比平常多:“外面风大,别在外面等。”

    商领领很乖:“好。”

    景召挂了电话,跟前面的代驾司机说去世纪广场。从京北门到世纪广场不堵车的话,最快也要半个小时。

    所以他说:“司机先生,麻烦你开快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司机先生觉得司机先生这个称呼特别顺耳

    半个小时到了。

    商领领从商城出来,到广场上去等。

    陆女士还没睡,发来。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领领,召宝接到你了没?

    商领领:他还在路上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那你一个人在外头要小心

    商领领:嗯嗯gif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晚点回来也没关系,跟召宝说,让他开车慢点

    商领领:召宝喝酒了,开不了车,我开车

    这句召宝,就叫得很顺其自然。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那你要开慢点

    商领领:好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晚上温度低,千万别感冒了,冷就去买件棉袄套在外面

    商领领:好哒gif

    商领领:巨乖gif

    商领领想再给陆女士发一个高兴得头上开出一朵花的表情包,翻了两页都没翻到,她低着头继续翻。

    后面有人踉踉跄跄地撞过来,商领领下意识地护住装在相机包里的镜头,脚下没站稳,整个人往前摔,手机掉在地上,她左边肩膀撞到了路灯杆上。

    “没长眼啊!”

    是个喝红了脸的男人,男人还有个同伴,也醉醺醺的。

    商领领先检查相机镜头,确认无恙之后,蹲下去捡手机。屏幕还亮着,她把表情包发完,然后收好手机,抬起头。

    “说谁没长眼?”

    寒风凛凛,像一把肃杀的刀,剜红了女孩弯弯的眼角,并不惹人怜,目光直逼,森森冷冷。

    同伴哟了一声:“鸡哥,是个小辣椒。”

    男人揉了一把眼睛,这下看清楚了,是个小美人。

    “小辣椒,哥哥送你回家。”

    他吹着口哨,晃晃悠悠地走上前,伸出手,去勾小美人的肩膀。

    这采花的手还没下去,手腕就被捏住了,触感冰冰凉凉的,还没等他细细品味,只听见骨头嘎吱一声。

    “啊!”

    男人顿时酒醒了一半,手臂整个麻掉:“痛痛痛痛!”

    还没折断呢。

    “说说,谁没长眼?”

    男人咬着牙,不作声。

    商领领用了巧力,逆着腕关节活动的方向,手指再收紧一分。

    “啊啊啊啊……”男人认怂,“我!我没长眼!”

    这就对嘛,非要她动粗。

    她收手:“滚吧。”

    她赶紧找湿巾,想擦手。

    男人手一得空,一把拽住她的帽子。

    她今天穿了米白色,很不耐脏的,就该扭断他的手,捏碎了他的骨头。可她刚抬起手,就在灯光的缝隙里看到了景召的车。

    她没有丝毫犹豫,立刻收回手,出没在角落的赵守月也退回了原地。

    醉酒的男人轻轻松松地拖拽着她,一把将她推到了垃圾桶上。

    垃圾桶被撞倒,商领领往后栽,她用手护着镜头,另一只手撑在地上。

    “臭娘们。”

    男人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活动活动发麻的手腕:“怎么不犟嘴了?刚刚不是还很厉害吗?”

    垃圾桶里有玻璃,商领领低头一看,果然,流血了。

    男人踢开地上的垃圾,从里面捡起一根废弃的桌子腿,拿在手里,另一头杵着商领领的肩膀,眼神凶狠,语气轻佻:“说两句好听的,把哥哥哄高兴了就不弄哭你。”

    男人的同伴在旁边起哄。

    风还是刚才的风,眼睛也还是那双好看的眼睛,眼角依旧泛红,她稍微一皱眉,楚楚惹人怜。

    “景召……”

    男人回头,还没看清人,就被人砸了脑袋,用一把黑色的雨伞。

    他身体晃了两下,血从脑门淌下来。

    “你——”

    他只说了一个字,黑色雨伞的伞尖刺过来,就在他以为要被戳穿眼珠的时候,瞳孔里的影子陡然定住,尖锐的金属伞尖就停在眼球外,只留分毫距离。

    再往前一分,这眼睛就得废了。

    跟他们这种欺软怕硬的小流氓不一样,雨伞的主人动真格的,他有一双雄鹰一样的眼睛,里面藏着刀锋。

    同伴撒腿就跑。

    男人也想跑,可是双腿发软,一只脚刚挪出去,眼前晃过一个黑影,是雨伞。

    第一下,腰,第二下,小腿。

    男人膝盖先磕地,身子一软,趴下了,他后知后觉地惨叫,身体抱成一团,滚地哀嚎。

    景召的那把伞依旧叠得整齐,伞骨半分未折。

    他转回身去,蹲了下来,小心地把商领领扶起来。

    “摔哪了?”

    商领领伸出手,可怜巴巴的:“手。”

    玻璃碎块不大,她掌心被割破了一道小小的口子,已经不流血了。

    景召把伞扔在地上,拿出手帕,系在她手上。

    “到旁边等着。”

    他帮她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然后捡起雨伞。

    嗷嗷痛叫的男人突然安静,缩着身体往后挪:“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景召说:“手伸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