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6:买他爱的镜头去求婚免费阅读

066:买他爱的镜头去求婚
    “胆子真大,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她穿着灰扑扑的棉袄,不知道在风里站了多久,脸被刮得通红,眼眶也通红。

    “你过得好不好?”

    一开口,她声音哽咽。

    她怎么还敢问他过得好不好,他手上那么多疤:“也对,胆子不大怎么杀人。”

    她还仰着头,任冷风拂过脸,吹乱头发,不论他如何冷嘲热讽,她都始终看着他。

    她分明看着他,却又好像在透过他看别人。

    “我听别人说枕头里放艾草和薄荷可以治头疼。”她走近一点,把手里的纸袋子放到地上。

    陈野渡看了一眼,把袋子捡起来,扔出去。

    “给我滚。”

    这是这个月第二次,秦响来给他送东西,上一次是檀香,她说是她去庙里求来的,能安神,能保人平安。

    陈野渡有一身的毛病,头疼、厌食、睡不着觉,他是个疯子,有时想毁灭世界,有时想毁灭自己。

    他这些毛病,一遇到秦响,全部都会加剧,所以他总是对她很凶、对她很坏,但她还是每次都来,带她认为最好的东西来看他。

    袋子里的东西都滚了出来,除了枕头,还有一双她自己做的拖鞋、一个装了钱的白信封。

    她把东西都捡起来,装回袋子里,重新放到地上。

    “陈野渡,好好保重身体,然后长久长久地恨我。”

    她说完了,转身离开,逆着灯光,形单影只。

    白信封里装着厚厚一叠纸币,她穿着薄薄的旧棉袄,袖口已经洗得发白。

    陈野渡握紧拳头,开始出汗。

    司机到了。

    “陈先生。”

    他仿若未闻。

    “陈先生。”

    他站了很久,走上前,捡起地上的袋子,扔进垃圾桶,然后上车。

    司机把车调头,刚好遇到了红绿灯。

    夜里行人很少,车却不少,秦响走在人行横道上,心神恍惚,像丢了魂。

    绿灯换了红灯,她横穿马路。

    陈野渡来不及思考,本能地下了车,朝她冲过去。

    前方疾速行驶的私家车突然急刹车,停在了离秦响一米的地方。

    车主开窗大骂:“神经病啊,没看到红灯。”

    秦响抬头,被红灯映红了眼。

    车主骂醒了她,也骂醒了陈野渡。她退到路边,他回到车里。

    秦响十三岁来了陈家,作为养女。

    陈野渡的父亲陈知礼是个慈善家,资助过很多孤儿,秦响是他带回家的第二个。

    “野渡,这是秦响,以后她就是你妹妹。”

    秦响从来不叫他哥哥,陈野渡也从来没把她当成妹妹。她总是连名带姓地叫他,怯怯地、安静地。

    “陈野渡,院子里的桂花可以摘吗?”

    “陈野渡,你能不能帮我扶一下梯子?”

    “陈野渡,你喝不喝桂花茶。”

    “陈野渡,你喜欢甜的桂花茶还是咸的桂花茶?”

    “……”

    “陈野渡,我不喜欢你爸爸。”

    后来,秦响杀了陈知礼。

    九点五十六分,京北门。

    时间照相馆门口的灯还亮着,路灯不知道是不是坏了,整条街就亮着那一盏灯。

    景召让代驾在车上等着,他推门进去。

    “老毕在吗?”

    店里打瞌睡的小姑娘惊醒过来,高声冲楼上喊:“毕老师,景老师来了。”

    店里有一面墙,墙上挂了很多老照片,有些已经泛黄。

    老毕的时间照相馆里有一项终生福利,凡是他拍过的人每年都可以免费来拍一张照片,但时间必须是同月同日。他有很多这样的老人,墙上的照片里,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慢慢白了头、驼了背。

    景召看了半天照片,老毕才磨磨蹭蹭下楼。

    “你怎么有空过来?”

    老毕以前教过摄影,景召不是他的学生,是老毕授业恩师的学生。严格算起来,景召算是老毕的师弟。

    景召说:“来问你要件东西。”

    “就知道没好事。”老毕上年纪了,怕冷,把电烤炉开上,“要什么?”

    “4392的镜头。”

    “不巧了,刚卖掉。”

    “我记得是非卖品。”

    “是非卖品。”说来也挺好笑,老毕说,“来买相机镜头的是个小姑娘,挺诚心的,在我店里磨了一个多小时,又是抹桌子又是扫地,一口一个好伯伯,我实在没忍心。”

    景召笑他:“你什么时候心这么软了?”

    老毕这儿那么多藏品,来他这儿讨东西的摄影师不知道有多少,他这个人“抠”,也就景召能偶尔顺走个一两样。

    “人姑娘说那个镜头是他男朋友最喜欢的,她打算买下来拿去求婚,我也不能破坏人家的姻缘对吧?只能忍痛割爱咯。”

    这种话,也就能哄哄上了年纪的老毕。

    外边风很大,刮着玻璃呼呼作响,是寒冬来了,这种天气最适合煮茶。

    老毕去烧水,问景召:“喝不喝茶?”

    “不喝了。”

    还有人在等他。

    他起身:“我回去了。”

    他从照相馆出来,脚步很慢,低着头在打商领领的电话。

    她接得很快。

    “你在哪?”

    她那边有点吵:“在世纪广场。”

    景召上车:“再等我半个小时。”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