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5:双标景老师,陈野渡的cp免费阅读

065:双标景老师,陈野渡的cp
    景召和陈野渡出去之后,方家两兄弟又玩了几轮。方路明哪里玩得过他哥,被惨虐,他连输几把,不肯给头发,就只能喝酒,方路深还让他跳了一段辣眼睛的摆臀舞。

    杨清池就静静地看着,静静地录视频,静静地发朋友圈。

    还记得游戏开始之前,那两兄弟的对话吗?

    “我看你是想死。”

    “嗯,今天你弟我就死这。”

    方路明做到了,喝死在这。

    景召没有回来,陈野渡也先走了,杨清池一看时间,不早了。

    “方二。”

    方路明醉成了一滩泥,四脚朝天、不省人事。

    “方二。”

    根本叫不醒,杨清池踢他小腿:“方二!”

    他突然坐起来,傻不愣登地呆了几秒,然后一把抱住杨清池:“好冷。”

    毯子往下滑……

    杨清池没眼看,嫌弃得不行,毫不留情地推开,然后坐远一点。

    “深哥,快把你弟带走。”

    方路深瞥了一眼,装模作样地接了个电话。

    “什么?有命案?”

    “我现在就回局里。”

    杨清池:“……”

    室外的温度很冷,今晚有风,路边的桂花树都被吹弯了腰,景召在门口等代驾,雨伞拿在手里。

    有人叫他:“景召?”

    他看过去。

    是1503的租,前阵子花洒坏了的那位,景召记得她姓邹,叫什么没印象了。

    这么冷的天,邹欣的羽绒服里面穿着非常凸显身材的包臀裙。在这儿遇到景召,她惊喜万分。

    “真的是你啊。”

    景召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没有接话。

    邹欣从对面走过来,景召站在会所门口正对的方向,她停在了他两步之内的距离里。

    “我现在回华城,你呢,回去吗?”

    景召往左边移了两步:“嗯。”

    邹欣主动搭话:“我叫了车,要不要一起?”

    景召婉拒:“我开车来的。”

    邹欣搬来星悦豪庭的第二天,去陆女士那里借锤子,那是她第一次见到景召。

    他在阳台浇花,脚边窝着一只猫,那日天气好,阳光眷顾他,把他罩在了耀眼的金*里。

    他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见了她,只是点了点头,继续浇花。

    花架上的花开了,兰花衬君子,却不及他半分颜色。

    不只是皮相,景召身上有一种很强的吸引力,作为异性的她,一眼就丢了魂。她住进星悦豪庭这么久,与他碰面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他虽次次都礼貌,但也次次都保持距离。

    邹欣不甘心,还想再试试,想伸手够一够这朵长在高岭的花。

    “那我能不能搭你的车回去?”邹欣解释,“经常听到女孩子打车遇害的新闻,我一个人有点怕。”

    示弱如果用得好,会是女性很厉害的武器。

    邹欣很擅长示弱。

    这时,一辆白色的车开过来,停在了路边。

    车窗降下来,车里的司机探出头:“0463?”

    邹欣不想答应,希望司机能识趣一点,自己离开。

    “你叫的车?”是景召问的。

    邹欣只好点头:“嗯。”她转头问司机师傅,“师傅,可以取消订单吗?”

    司机师傅四十来岁,晚上出来跑两单,赚个外快:“可以,不过退不了全款。”

    邹欣刚想说没关系。

    “不方便。”景召回答的是她刚刚的问题,“我还要去接人。”

    她被拒绝了。

    景召那么绅士,她以为他会答应。

    “介意拍照吗?”景召问司机师傅。

    司机师傅说:“不介意。”

    景召用手机拍了张照,又拍了车牌,对1503的女租说:“照片我发到租群里了,上车后你可以再发一下实时定位。”

    司机师傅有点口音:“放心啦,我不是坏人,我们平台很严格的。”司机师傅睁着一双吃瓜的眼,“你是她男朋友吧。”

    “不是。”

    那是?

    景召面不改色:“警察。”

    司机师傅:“……”

    最近的确出了不少女孩子晚上打车遇害的新闻。

    司机师傅拿出最憨厚老实的表情:“警察同志,我发誓,我真不是坏人。”他都急出汗来了:“小姑娘,要不你取消订单吧?我全款退给你。”

    打车不安全这个理由已经用不了。

    邹欣不甘心地把放在景召身上的目光收回,上了车:“去华城,星悦豪庭。”

    景召这个人,很绅士没错,但不怜香惜玉。他会在确保对方安全的情况下,最礼貌地、最干脆地、最不留余地地拒人千里。

    七分钟后,代驾来了。

    代驾是位男士:“是景先生吗?”

    “是。”

    景召上车前看到陈野渡跟一个女孩子站在一起,他不八卦别人的事,坐到后座。

    “去京北门。”

    和陈野渡站在一块儿的女孩子是秦响。一男一女,夜深人静,却没有半点温情,氛围很不好。

    从陈野渡看到她的那刻起,原本颓丧的眼神变得凌厉、变得咄咄逼人。

    “胆子真大,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题外话------

    先传一章,吃完饭再来上传。宝贝们,要支持正版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