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4:召宝的心动显露出来免费阅读

064:召宝的心动显露出来
    方路明就想看看明悦兮有没有动他小祖宗的人:“给她打个电话,开免提。”

    这局杨清池看不懂了:“方二,你是不是喝醉了?”这算什么大事件?

    不,这算大事件。

    陈野渡和方路深都很有兴趣。

    方路明裹着条毯子,人也不冷了,头也不晕了,精神抖擞:“打吧。”

    景召迟疑了。

    “景老师,”方路明敲着酒瓶子催促,“愿赌服输啊。”

    景召把面前酒杯里的酒喝掉,然后拿出了手机。他没有翻通讯录,直接按了一串数字。

    电话只响了一声,通了。

    景召按下免提。

    女孩子的声音传过来:“景召。”

    景召说:“抱歉,我按错了。”

    只说了一句,他挂断了,整个通话时长连五秒都没有。

    杨清池觉得这个声音很耳熟。

    商领领离开帝都太久了,只有方路明听出来了,他当场震惊,裹身上的毯子都差点掉了。

    方路深看陈野渡,陈野渡摇头,两人都很诧异,一同看向景召。

    留学的时候,他们三个当中,景召是最受女孩子欢迎的,他脾气好、秉性佳,待人又绅士有礼,招女孩子喜欢很正常,这些女孩里头也不乏条件好的,但没有一个能跨过景召的社交距离,更别说亲近了。

    刚刚电话里的那个,是有且仅有的例外。

    方路深和陈野渡很默契地把目光移到了景召的手机上。

    正好,*响了。应该是景召亲近过的那个女孩子回拨过来了。

    景召起身:“你们继续,我出去抽根烟。”

    他拿了手机出去了,烟和打火机没拿。

    “有情况?”方路深抬了抬下巴,示意门口的方向。

    陈野渡嗯了声,赞同。

    杨清池全程局外人,看不懂。

    方路明裹紧毯子,一声不吭,深藏功与名,这一安静下来,酒的后劲儿跟着上来了。

    景召去了楼梯间。

    电话是商领领打来的:“景召。”

    “嗯。”他喝了酒,声音略带沙哑,慵懒很多,也温和很多。

    “你给我存的什么名字呀?”商领领不认为是景召按错了,故意问,“怎么会按错?”

    景召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

    他说:“不小心按到的。”

    不管。

    反正就是他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她很开心,声音都飘飘的:“你还在帝都吗?”

    “嗯。”

    “我也还在帝都。”商领领问景召,“你今天会回华城吗?”

    景召说:“会。”

    商领领听出来了,今天晚上的景召有一点点奇怪,比平时好接近了很多。

    “你喝酒了吗?”

    “嗯。”

    他喝酒了,声音都柔软了。

    “喝得多不多。”

    他问什么答什么:“还好。”

    那就对了。

    景召喝了酒,会乖很多。

    隔着手机,商领领看不到他的样子,此时此刻他的眼眸一定是亮晶晶的、水水润润的那种,就像装了酒进去,能让人醉在里面。

    商领领觉得不可以放过这个机会:“我想跟你一起回去。”她找了一个很合理的理由,“我一个人打车害怕,你喝酒了,我可以帮你开车。”

    景召没有立马拒绝,也没有立马同意,过了一会儿,他说:“我会很晚。”

    “没关系,我可以等。”

    今晚不知怎么了,有点不受控,大概是因为酒,大概是因为方路明的那个问题。他本来都快忘了,那天晚上那个偷偷亲人的小贼。

    记忆在苏醒,他的理智在崩塌,所以他打了那个电话,明知道她那个“不熟的同学”还在场。

    怎么收场?

    好像收不了场了。

    他走到台阶下面,停在一扇窗前面,让冷风吹在脸上:“别在外面逛,找个人多的地方等我。”

    她欢欢喜喜地说:“好呀。”

    这次景召先挂了电话。

    身后有脚步声,他回头。

    是陈野渡跟出来了:“你不是很会玩骰子吗?”留学的时候,他看景召玩过,是一次偶然,在赌场。

    景召很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他几乎可能控制点数,陈野渡曾经拿他开过玩笑,问他是不是混过赌场。但今天晚上景召摇了五次,输了两次,这不是他的水平。

    景召说:“摇的时候没用技巧。”

    陈野渡性格不好,没什么朋友,景召性格好,但喜欢独来独往,同样也没多少朋友,两人认识了七年,算得上是朋友,不过陈野渡不太搞得懂景召,景召不喜欢跟人分享心事,偏爱用镜头记录。

    “手生了?”

    “不是。”景召说,“输得起。”

    他的确很会摇骰子,但这里不是维加兰卡,赌的不是命,输得起。

    “真有女人了?”陈野渡问认真的。

    景召回答得也挺认真:“没有。”

    “电话里那个是?”

    “租。”

    陈野渡不太信,景召可不是那种会跟租亲近的人,用方路深的话说,他是把衣服焊在了身上的人,清心寡欲到了极点,除了他主动,没有女人扒得下来。

    所以,绝对不是普通的租。

    陈野渡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兴趣,对景召的租倒很感兴趣:“什么样的?”

    他没别的意思,就想看看景召为女人发疯的样子,景召也应该是那种人,要么不爱,要么极致,隐忍,但疯狂。

    景召似乎在思考,思考了挺久,观地形容了一下他的租:“很漂亮。”

    是很肤浅平常的形容。

    陈野渡多问了一句:“多漂亮?”

    他这次没有思考:“看过不会忘记的漂亮。”

    这次,是很致命的形容。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