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3:最强助攻方路明(二更免费阅读

063:最强助攻方路明(二更
    方路明秒怂:“哥,你可是我亲哥。”

    方路深从桌上捡起酒起子,卡好瓶盖,单手开了瓶,呲的一声,啤酒洒出来。

    打亲情牌没用。

    “你不会也要*吧?”方路明爽快地掀起上衣,“我脱就是了。”

    “谁要你*了?”方路深摸出个打火机,搁桌上,“要你的头发。”

    方路明表情裂开。

    原本兴致缺缺的杨清池来兴致了:“头发也行?”

    “点数小的人从身上取下来一样东西,没说头发不可以,我又不是要他的胳膊。”

    得,这是亲哥。

    “头发是老子的命。”方路明是染发狂热爱好者,“不行。”

    不意外,他方路明就是这样的人,*可以不要,头发绝对不能乱剃。

    他又不是方路深,剃个光头也能去拍警队的宣传海报。

    “那就出去大喊三声,方路明是*。”

    方路明不乐意,他要脸,拿出一脸的纯真无辜来:“哥,我是你弟。”

    “所以呢?”

    “*的哥哥是什么?”

    方路深不吃这套:“是个人。”他一脚踹过去,“麻利点,出去喊,声儿小了不算。”

    方路明出去了。

    杨清池也出去了,他出去干嘛?

    当然是拍视频,发朋友圈了。

    下一局,换了人开局,由杨清池来转瓶子,几圈之后,瓶口指向景召。

    “我先开。”

    杨清池先开骰盅,八点。

    “到你了。”

    景召从容得像个局外人,骰子摇得轻,不疾不徐。

    他掀开骰盅:十二点。

    杨清池输了。

    方路明看热闹不嫌事大:“景老师,来个狠的。”

    最好是能让他也拍上视频的那种。

    景召往杨清池身上扫了一眼:“手表吧。”

    当小费的话,总得给样正经的东西,杨清池的手表挺贵的。

    “这也太仁慈了。”方路明不爽,他就想玩大的。

    杨清池抓了个枕头砸过去:“你以为都是你啊。”

    他把手表摘下来,放进托盘里,然后开酒,整瓶喝掉。

    下一局,景召开局,瓶子转到了陈野渡。

    陈野渡十四点。

    景召十点。

    陈野渡看似很善良:“手表。”

    当然不善良了。

    景召那块手表是他的宝贝。

    果然,景召拒绝:“不行。”

    陈野渡换个坐姿,脸上难得有了点笑意:“我的那部电影可以等,你得帮我,必须拿奖。”

    景召这个人,不轻易许诺:“帮你拍可以,拿奖不保证,别太信我。”

    陈野渡跟他碰了个杯:“没事,我赌得起。”

    景召嗯了声,算答应了。

    下一局,陈野渡转酒瓶,转到了方路明。

    方路明摇出了三个一,手气背到了家。

    “脱吧,从里面开始。”

    后面他们几个跟约好了似的,一件一件地扒方路明。半个小时过去,他身上就只剩了一条毯子。

    最后一局,他要是再输,头发就保不住了。

    他一点一点地开骰盅,趴桌子上,恨不得头钻进去看。

    三个六。

    “靠,老子也有今天。”

    十八点。

    方路明顿时神清气爽,下巴一抬:“开吧,景老师。”

    这一局,他的对家是景召。

    除非景召也开出十八点。

    没有除非,景召手拿开,一个三两个四:十一点。

    这是景召今晚第二次输:“要什么?”

    一晚上,方路明就在等这一把。

    他记得陈野渡要过景召的手表,这个游戏就是这么玩的,什么不给就要什么。

    “要你的手表。”

    “手表不行。”景召只能退步,“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景召被陈野渡邀请来包房之前,见过明悦兮,方路明出去解手,正好看到了。

    “最近有没有跟女孩子亲近过?”

    景召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有。”

    方路明就想看看明悦兮有没有动他小祖宗的人:“给她打个电话,开免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