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60:景召护领领免费阅读

060:景召护领领
    四十七分钟后,景召出现在周至的工作室门口,当时商领领还没到。

    周至是真没想到他会赶过来:“你不是在华城吗?怎么这么快?”

    “刚好在这边。”景召进来,一句寒暄都没有,“她来了吗?”

    “还没有。”

    “在哪里拍?”

    很明显,他冲着那小姑娘来的。周至又嗅到了,很不寻常的味道。

    景召是什么人呐,预约排到了明年,多少一线女艺人想请他拍照,却连他的面都见不着,想投怀送抱、自荐枕席的更是数不胜数,别说碰他的人了,你看他让谁碰过衣角?跟异性永远保持着伸手够不着的社交距离,说得好听叫自律,说得不好听叫“女人别碰我”。

    摄影圈里关于景召的谈论很多,谈论最多的问题是:景老师都没有*吗?名利、钱财、女人,这些他好像都不感兴趣。

    周至说:“在楼上四号摄影棚。”

    让景老师感兴趣的人出现了。

    他上楼,直接去了四号摄影棚。周至想拍复古暗黑风,拍摄用的道具都已经准备好了,有蓝色丝绒的公主床、有中世纪风的沙发,地上有玻璃、有花瓣,橱窗里有弓箭,也有公主的皇冠。

    景召一一看过去,另外还有补光灯、三脚架、反光板,甚至是墙壁上的灯光,他都仔仔细细地、一样一样地检查。

    “你在干嘛?”周至都惊呆了,“不是怀疑我这儿有隐藏摄像头吧?”

    景召在检查床幔:“随便看看。”

    这叫随便看看?

    就差掘地三尺了吧。

    周至有点受伤:“我你都信不过?”

    “不是,摄影棚人来人往,谁都有可能进来。”

    周至无话可说。

    傻子都看得出来,景召有多保护来拍照的那个女孩,生怕她吃一点亏。她拍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景召就守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

    收尾之后,商领领去了更衣间,周至回器材室。

    景召也还在器材室。

    “还没走呢?”

    他问:“都结束了?”

    “嗯。”

    他起身,去拿了雨伞,走之前留下一句话:“不要告诉她我来过。”

    周至看不懂了。

    景召是她见过的、最克己复礼的人。

    帝都已经入冬了,天黑得早,还没到六点,太阳就落了山,天际也变成了青灰色。

    景召的车停得很远,要走一段路。人行横道的对面街上站了个人,个头很高,黑衣黑裤,戴着鸭舌帽,是商领领的保镖,赵守月。

    他看见了景召,景召也看见了他,两人眼神相接,短短几秒之后,又各自移开。

    从周至的工作室开车去唐德会所,不堵车也要半个小时。

    唐德会所是帝都陈家的产业,会所的八楼只接待贵宾,今天就来了一位贵宾——vindis帝国区总裁。

    明悦兮十几分钟里看了好几次时间,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忐忑,她用桌布遮掩,拿着手机给经纪人发。

    怎么还没来?

    乔爽人就在外面,但不方便进来,回复:景老师说会晚点到。

    已经六点半了,景召还没来。

    “悦兮。”

    她抬起头:“嗯。”

    喊她的是她老板,红星传媒的吴庸,一个唯利是图的娱乐公司老总。

    他给明悦兮使了个眼色:“愣着干嘛,唐先生的杯子空了。”

    唐先生五十出头,个子小,人微胖,衣冠楚楚,其貌不扬。

    上周,唐先生在秀场见到了明悦兮,隔天他就找上了吴庸,吴庸想吃下vindis帝国区代言人这块肥肉,所以促成了今天的饭局。

    明悦兮只是个二线艺人,又是网红出身,在圈子里并没有很多话语权。

    她起身倒酒。

    唐先生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大惊失色:“唐先生!”她手上用力,试图把手抽走。

    唐先生握着不放:“晚上有空吧?”男人的指腹在女人光滑的皮肤上来回摩挲,“代言合同已经拟好了,要不要看看?”

    话里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明悦兮生了一副好样貌,用当下的流行语来形容叫猫系脸,笑的时候很甜,不笑又挺酷,公司给她安排了乖巧小太阳的人设。

    她今天精心打扮过,奶白色的小香风外套搭配短裙,衬得她十分温顺可人。

    她一点一点地把手抽出来,因为动作轻,她又笑得温软甜美,倒也不会闹得很难看:“唐先生您日理万机,这种小事哪需要您亲自来谈。”

    她这是婉拒的意思。

    唐先生也不生气,喝掉杯子里的酒,目光看向吴庸。

    怪他没把人*好。

    吴庸立刻起身赔礼:“不好意思唐先生,悦兮她很少出来应酬,不是很懂规矩。”他转头呵斥,“还不赶紧给唐先生敬酒赔礼。”

    明悦兮迟疑不前。

    吴庸正要发作,有人来敲门,是唐先生的秘书。

    “唐总。”秘书进来说,“景老师在外面。”

    圈内被称作景老师的,只有一个人。

    明悦兮猛然回头。

    唐先生也起身了,出了包房,在过道见到了景召:“景老师怎么过来了?”

    景召在摄影领域的地位很高,时尚圈的人都不想得罪他。

    他靠墙站着,手里拿着一把雨伞:“路过。”

    唐先生哪里还有刚才甲方爸爸的气焰,态度很气:“景老师要是不忙的话,进来喝一杯?”

    vindis想跟景召合作,唐先生约了几次,也没约到人。

    “不喝了。”景召懒得周旋,直接开门见山,“你上个月发来我工作室的合同,还有效吧?”

    是景召上个月就已经拒绝掉了的合同。

    转机来得突然,唐先生几秒后才反应过来:“当然有效。”

    景召说:“签好后我会寄给你。”

    “不用不用,明天我亲自去一趟您的工作室。”

    他嗯了声,下巴抬了抬,指明悦兮:“那她的合同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