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59:拍私房*ing免费阅读

059:拍私房*ing
    “景老师。”乔爽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悦兮已经在会所了,你要是不忙的话,要不要跟她见一面?”

    景召的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

    他先看了来电:“抱歉,我接个电话。”

    乔爽暂时收起话题,在一旁等着。

    景召接通了电话,那边说了什么。

    他应了一个字:“嗯。”

    那边又说了什么。

    这次过了很久他才开口:“拍吧。”

    他眉头轻蹙,似乎有心事,应该跟拍照有关,乔爽也不好多问。

    他问乔爽:“晚上的饭局几点开始?”他边挂电话。

    乔爽说:“六点。”

    “我要晚一点到。”

    最好不要太晚,但乔爽开不了那个口。景召有实力、有代表作,摄影类的大奖又拿了个遍,在时尚和影视领域都很有影响力。他不是什么人都能请得动的人,并非他耍大牌,而是他独来独往,不论是时尚圈、摄影圈,还是娱乐圈,能请得动他的人寥寥无几。

    “那悦兮那边,”乔爽略作思考,斟酌着问,“你要不要先跟她见一面?”

    他眼睫都没有抬起,心思似乎不在这,拒绝得很快:“没什么好见的。”他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我还有事,你自便。”

    说完之后,他直接上了车,往主干道的方向开走了。

    助理贺江闻声出来,没看到景召的人,只看到了个车尾,车牌尾数1112。

    那是景召的车。

    贺江还在门口看到了乔爽,他进景召的工作室有好几年了,认得乔爽,因为景召只拍过明悦兮一个女艺人,照片的一些后期工作还是他经手的。

    “是景老师回来了吗?”

    乔爽说是。

    贺江站在路边张望:“怎么就走了?”

    景召走得急,乔爽哪里知道,也是猜测:“可能有急事。”

    大概四点左右,陆女士给商领领发了。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领领,晚上过来喝汤

    商领领:我不在华城,晚上可能回不去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你在哪?

    商领领:帝都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怎么都去帝都了

    商领领:还有谁来帝都了?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召宝啊,他也在帝都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说有工作

    商领领:是猿粪呐gif

    陆女士回了一个从商领领那里保存来的表情包:死鬼agif

    商领领:比心gif

    大概过了两分钟。

    陆女士又戳商领领:领领,那个把鸭子按在水里的表情包发给我

    商领领:送你去做绝味gif

    隔壁老王都当了爷爷我还在遛猫:别说了,我爱你gif

    商领领放下手机。

    周至过来,问化妆师小琴:“妆化好了吗?”

    小琴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笑起来眼睛会眯成缝:“已经化好了。”

    周至走到镜子跟前,端着下巴看镜子里的商领领,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底子很好。”

    周至是个很帅气的女人,剃了最短的头,化着最美的妆,后颈纹了一朵妖艳的玫瑰,洒脱又爽朗。

    从商领领进她的工作室到现在,周至没有提过景召一次,她和景召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商领领对不觊觎景召的女性都很友好:“谢谢。”

    周至对商领领的印象,就一个字:乖。

    原来景大摄影师好这口。

    “妆ok了。”周至打了个响指,“小琴,你带商小姐去更衣间。”

    小琴收拾了一下化妆箱,领着商领领出去。

    商领领走出了门口,又停下来,她折回化妆间,不太好意思地问:“不拍*的可以吗?”

    她一开始的本意不是真想拍私房*,是想“*”景召。这是方狗头支的招,方狗头说男人都是视觉动物,扛不住美色攻略。

    方狗头扯淡。

    方狗头自己才是视觉动物。

    “当然可以。”周至很专业,“不过道具和房间的风格已经定好了,你的妆容也定了,如果这些不改的话,建议不要穿太多,不然可能会不协调。”

    商领领很适合暗黑纯欲风,周至看到她的第一眼,灵感就上头了。

    商领领说:“好的。”

    小琴领着商领领去更衣间了。

    周至跟去更衣间看了几眼,然后上了二楼,进了器材室。

    房间的门口放了一把黑色雨伞。

    “她带了件衬衫,男士的。”周至来看热闹了,“不会是你的吧?”

    那件衬衫看着不像新的,周至很熟悉那个牌子,衬衫的款式是七八年前的。

    景召不作答,在研究放在架子上的一台相机。

    一句也问不出来,周至觉得他这个人没劲透顶了:“至于吗?嘴这么严。”她实在是好奇,“给句实话,是不是女朋友?”

    景召低着头,半点心事情绪都不曾表露出来:“不是。”他在给那台相机换镜头,“你这台相机不适合广角镜头。”

    如果不是女朋友——

    周至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你单相思啊?”

    景召抬头,那眼眸就像深秋夜里看不见底的深井,冰冰凉凉的,幽深神秘,你投任何东西进去都不会看到涟漪起伏。

    “还不开始?”

    嘴巴真紧。

    周至收起好奇心,挑了部相机,出去开工。

    她走到门口,回头问:“你不去看看?”

    景召低下头,继续研究相机。

    无趣!周至走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镜头和相机机身的卡口就是对不准,怎么都对不准。

    景召放下了手里的相机,走出了器材室。

    拍照的房间也在二楼,门关着,房间里不时有声音传出来。

    将近一个半小时,商领领在里面拍,景召就在外面守着,不露面,也不离开。

    走廊里的影子安静地待着,寸步未离。

    商领领和周至是临时约的,临时到周至都来不及提前很多去通知景召。

    景召接到周至电话的时候,是两点二十三分。

    “拍私房照的那个女孩子联系我了,她来帝都买东西,我下午也刚好有时间,就约了四点到六点,不过她可能还会早到一点。”

    景召回:“嗯。”

    周至虽然跟他合作过,但搞不懂他,没人搞得懂他:“你嗯什么?给不给她拍?不给拍我就找理由推了。”

    景召沉默了挺久:“拍吧。”

    电话挂断之前,周至还听到了一句话,景召对别人说的:“晚上的饭局几点开始?”

    四十七分钟后,景召出现在周至的工作室门口,当时商领领还没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