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57:景召的隐藏马甲免费阅读

057:景召的隐藏马甲
    :..>..

    门开着,他靠墙站,等了一会儿,确定她没别的事,才说:“早点休息。”他停顿几秒,“少熬夜。”

    商领领应:“哦。”

    她慢吞吞地挪动脚。

    景召关门。

    门还剩一条缝的时候,商领领扭头:“你刚刚是不是抽烟了?”她闻到了。

    “嗯。”

    商领领还是觉得景召每次回她话的时候显得很乖。

    当然,景召大部分的时候都不乖。

    商领领表情一本正经的:“抽烟有害健康。”

    十九的景召不抽烟。

    十八岁的商领领也不抽烟。

    听说烟能消愁,后来他们都碰了这个有害健康的东西。

    “管得真多。”景召关上了门。

    商领领摸了摸鼻子,他真不乖。

    屋内,景召在沙发上坐了一小会儿,然后拉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把烟拿出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手机这时响了,号码是没存过的。

    景召接了。

    是一个男人打过来的,他说的是外语:“小九爷,我搞不定啊,可能要你出马。”

    景召看了一眼景见房间的门,起身去阳台。

    “货还在维加兰卡?”

    “嗯,咱们的人盯着,他们运不走。”

    景召考虑了片刻:“我下周过去。”

    “小心点。”说完这个,男人想起来一件事,“对了,见到帝国的月亮了吗?”

    景召背靠阳台扶手,仰面抬头,上面有一轮不圆的月亮,他手里握着一块玉石。

    “见到了。”

    今晚的月亮不圆。

    结束通话之后,景召回了房间,关上门。

    他把放在最底下抽屉里的那块莫黎拿出来,和修彼德斯拼凑在一起,边缘的大小刚刚吻合,没有一点缺漏缝隙。

    他拨了个电话。

    “稀奇啊,”是周至,“你居然给我打电话。”

    景召擅长拍风光,周至擅长拍人像,两人合作过一次,算得上是半个同事。

    “她联系你了?”

    她?

    周至反应过来:“那个姓商的小姑娘?”

    “嗯。”

    周至说:“联系了。”她嗅到了,不太寻常的味道。

    景召问:“什么时候拍?”

    “时间还没定。”

    “她去拍的时候给我个电话。”

    娱乐圈女艺人最想勾引的nuerone,在操心一个小姑娘的私房照。

    有热闹瞧咯。

    “看这么紧,”周至故意打趣,“她是你什么人?”

    景召说:“租。”

    “你知道上一个跟你一样操心小姑娘拍私房照的人是谁吗?也给我打了电话,也跟我说拍的时候要提前打招呼。”

    景召不想知道。

    周至笑得好大声:“一个老父亲。”

    景召挂了电话。

    景见在房间,玩游戏。

    队友还是那三只:游戏水平根据心情起伏的杨清池、随便打打就很厉害的商请冬、永远的菜鸡方路明。

    景见和杨清池本来是不带菜鸡方路明的,但商请冬是天使,把方路明捎上了。

    景见和杨清池一路,天使跟菜鸡一路。

    “请冬,楼下有人。”

    方路明有个大部分菜鸡都有的毛病,一听见脚步声就发慌。

    “你找个角落躲着,我下去看看。”

    商请冬下楼了。

    然后是两声枪响。

    然后商请冬在楼下说:“方二,下来舔包。”

    方路明像一只花蝴蝶:“爷来了。”

    舔完包,方路明不要脸:“请冬,老子超爱你。”他一时得意忘形了,说话没过脑子,“你姐要是有你一半的善良——”

    “我姐怎么不善良了?”

    警报拉响。

    方路明立马纠正:“口误口误。”

    商请冬没再说什么,方路明以为这事儿已经揭过去了,欢欢喜喜地跟着商请冬。

    前面有敌人,商请冬让方路明躲远点。

    方路明就躲在了一面墙后面,然后一个手榴扔过来。

    “靠!”

    方路明被炸死了,是商请冬扔的手榴。

    “商请冬,你故意的?!”

    商大医生的心理素质稳得一批:“失误。”

    天使什么都好,就有一点不好,是个姐控,控到不顾同窗情谊,控到不分是非黑白。

    再说景见和杨清池那一小队。

    毒圈过来了,景见找了辆车,开到杨清池那里。

    “上车。”

    杨清池的游戏人物一动不动。

    景见催他:“杨清池。”

    人物还是不动。

    “断网了?”

    估计是。

    景见没管他,开车先走了。

    等杨清池再回来,血条已经不剩多少了,他打了个药,找到一辆快散架的车。

    景见看到他的图标动了:“你刚刚断网了?”

    “没有。”杨清池说,“柴秋回来了。”

    柴秋,他后妈,他克星。

    景见鄙视:“出息。”

    杨清池是帝都杨家的独苗,商领领的表弟。

    杨清池大一那年,柴秋初入帝都大学,以体育老师的身份。

    大二上学期,杨清池爸过世,柴秋带着一纸结婚证凭空出现,分走了杨清池他爸一半的财产。

    照理说,这两人本该水火不容,偏偏杨清池对柴秋一见钟情。

    总之,关系挺复杂的,挺孽缘的,也挺禁忌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