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56:爹系男友景召免费阅读

056:爹系男友景召
    直播间的某位听众建议:听我的,发*照,一准让他明早洗被子

    商领领坐在床上发呆,她在认真思考这条建议的可行性。

    会不会太不矜持了?

    可是,想发。

    景召是正人君子。

    可是,想发。

    只给景召发是不是太刻意了?

    可是,想发。

    商领领纠结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被脑子里的一**泡泡打败了。她去衣柜挑了一件超级*的睡裙,主要是布料少。

    换好衣服后,她站到镜子前面,找好角度,拍了很多张。

    翌日,白天天晴,温度回升了不少,入夜后又渐渐转凉,阳台的胭脂花不耐寒,花瓣陆陆续续地掉光了,都落在地上,东一朵西一朵,景倩倩的猫窝里还有一朵,被它压实了贴在被子上,紫红色很鲜艳,倒像是绣上去的。

    陆常安女士新买的葡萄风信子长得很好,叶子翠绿翠绿的,再养些时日估计就会开花了。

    夕阳已经西下,天黑了。

    陆女士在阳台打电话,和租王秀荷。

    “秀荷,你跟顶楼的曲女士熟不熟?”

    陆女士的八栋一共有三十三楼,三十一和三十二楼没有住人,三十三楼只住了曲女士一家。

    曲女士非常内向寡言,平日里和其他租都不怎么往来,租群也没加。

    王秀荷说不太熟,就打过几次招呼。

    王秀荷问怎么了。

    陆女士说:“顺荣昨天在菜市场碰到曲女士了,说看到曲女士的手臂上都是伤。”

    顺荣是隔壁七栋的住户,跟八栋很多女租都挺熟。

    王秀荷一听就懂了。

    “曲女士的老公是公务员吧?”

    “应该是,听说在税务局上班。”陆女士见过几次曲女士的老公,看上去像个饱读圣贤书的人,斯斯文文的。

    王秀荷说:“我昨天还撞见了曲女士的妈妈,她拎着一篮子鸡蛋,说送来给女婿吃,还向我炫耀来着,说女婿很出息,脾气又好。”

    别人家的事,陆女士了解也不多:“也可能是我多疑了。”

    景河东在厅喊她:“老婆,汤要冷了。”

    “回头再跟你说。”

    陆女士挂了电话,坐到餐桌上。

    景河东已经帮她盛好了饭和汤,陆女士不喜欢吃鸭皮,景河东都帮她剥掉了,骨头也顺带剔了。

    景河东说:“今天的鸭肉炖得有点老。”

    陆女士在看手机,景召也在看手机。

    陆女士就算了,景召平时吃饭不怎么碰手机,景河东叫他:“召宝。”

    他抬头:“嗯?”

    “鸭肉老不老?”

    “还好。”

    他又低头,接着看手机。

    陆女士在私聊顺荣,了解曲女士的事,景河东夹了条鱼,认真地给鱼挑刺。

    这个时候,景见回来了。

    陆女士抬头瞥了一眼:“你不是说明天再回来吗?”

    景河东把挑了刺的鱼肉夹到陆女士碗里。

    景见放下包:“寝室人走都了,待着没意思。”

    他刚坐下。

    景召说:“你手机借我一下。”

    “干嘛?”

    “不干嘛。”

    景见把手机解锁后给他。

    他放下筷子,下了饭桌。

    商领领上次在陆女士这边吃晚饭时,象征性地也加了景见,她昨晚拍的九宫格照片设置了分组可见,景见不在那个分组里。

    商领领的只分两组,一组叫景召,一组叫其他。

    景见吃完晚饭上楼,进门看见景召在阳台。阳台的花架上有花花绿绿的植物,都是陆女士张罗的。

    “外面风大,你不冷啊?”

    他没穿外套,上衣只穿了件白色长t,在抽烟。

    趴在阳台的景倩倩偶尔叫两声,倒也让这黑漆漆的夜热闹了几分。

    景见说:“你最近烟抽得有点勤。”

    景召烟瘾不重,至少景见很少见他抽,就是这阵子,烟灰缸里总有烟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概是从十九楼的住户搬过来开始。

    门外有人敲门。

    景见去开门。

    是十九楼的住户,穿得粉*嫩的,头上带着个兔子耳朵的头箍:“晚上好。”

    白天殡仪馆送来了两具非正常死亡的遗体,商领领八点多才回星悦豪庭。

    景见把门整个敞开:“哥,找你的。”

    然后他识趣地回了房间。

    商领领也没有贸然进去,仍然站在门口。

    景召把烟头扔在了葡萄风信子的盆栽里,然后去玄关:“刚回来?”

    五分钟前陆女士还在家庭群里说商领领还没回来,说遗体整容师很辛苦。

    “嗯,刚回来。”

    “晚饭呢?”

    商领领说:“在殡仪馆吃了。”

    晚上很冷,她穿了羊羔绒的外套,今天没穿裙子,穿了休闲的运动裤,头发扎着,发圈毛茸茸的,是奶白色。

    不像九宫格里,光着一双腿。

    景召没提朋友圈照片的事,问她:“找我有什么事?”

    “我有东西要送你。”

    他刚要开口。

    商领领抓住了他的手,让他掌心朝上,然后她把玉石放进他手里。

    玉是暖的,她的手也是。

    “我昨天就想给你了,但昨天太晚,今早我又出门太早。”她乖乖松开手,指尖掠过他指腹,痒痒的,“我送你的莫黎还在吗?”

    “嗯。”

    景召不是一个很乖的人,他有硬骨。

    商领领很喜欢他有问有答的时候,感觉很乖,即便是应她一个字。

    “这是莫黎的邻居,修彼德斯。”商领领问他,“你去过这个国家吗?”

    他收拢掌心,手指摩挲着玉石上面的纹路:“去过。”

    修彼德斯的国土形状像一朵没开放的花骨朵,那里有一座城,盛产一种叫荷兰子的植物,荷兰子花开四季,它的花朵很像虎刺梅,它的果实是一种新型致幻剂的主要原材料。

    致幻剂在一些夜场叫价很贵,但修彼德斯的人民一直很贫穷。

    “为什么送礼物?”

    商领领说:“你给我推荐了摄影师,为了感谢你。”

    她以前答应过他,会送他一整个世界,她打算慢慢地送,她幻想过,也许等到送完的时候,他已经娶她过门了。

    “加上了吗?”

    景召给商领领的是周至的私人。

    商领领说:“还没有通过,周老师估计很忙。”

    景召进去拿了手机,把号码发给她:“号码发你了,你直接联系她。”

    “好。”

    门开着,他靠墙站,等了一会儿,确定她没别的事,才说:“早点休息。”他停顿几秒,“少熬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