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53:让他吃醋免费阅读

053:让他吃醋
    《扮乖》来源:..>..

    花房里面有个漂亮的男孩子,粉雕玉琢的,连争奇斗艳的百花都成了陪衬。

    花房上了锁。

    男孩站在玻璃门旁:“你把门打开,我要出去。”

    商领领在花房外面,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盒子:“我给你带了巧克力。”

    男孩在里面敲门。

    她在外面拆巧克力的盒子:“很好吃的,你吃吃看。”

    他说:“我要回家。”

    她站起来,站到凳子上,把巧克力从花房的天窗扔进去,因为站得高,看男孩时俯视着。

    “不可以。”

    七岁的女孩子还没长开,漂亮的像洋娃娃,不爱笑,也不爱闹:“你回去了,就没有人跟我玩了。”

    咣的一声。

    是方路明踩到了铁锹。

    商领领回头。

    他被逮了个正着,结巴了:“我、我妈喊我吃饭。”

    七岁的方路明就这样溜了。

    隔了几天,他偷偷去花房看过,那个小哥哥已经不在那里了,应该只是来参加寿宴的人,现在回家去了,只有商领领一个人坐在那里,没人同她说话,她就和洋娃娃说话,她问洋娃娃:小哥哥为什么要走掉?为什么不留下来跟她玩?

    洋娃娃不回答她。

    这个童年插曲让方路明明白了一个道理:幸好商领领不喜欢跟他玩,不然被锁花房的就是他了。

    方路明第二次撞见商领领做坏事是十八岁。

    一辆大货车停在了她家门口,他刚好路过,被地上的绳子拌了脚,货车上盖着的黑布被他的脚顺带扯了下来。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很大的金色笼子。

    “这是你的?”

    十八岁的小魔女出落得亭亭玉立,漂亮得像古画里跑出来的小仙女。

    十八岁的方路明很非主流,头发留得很长,挑染了花花绿绿的颜色:“你做笼子干嘛?”他想起了关于商领领父亲的传闻,“你不是要关人吧?”

    传闻商领领的父亲把她的母亲关在了一个笼子里。

    很多人都说,龙生龙凤生凤,魔头教出来的小孩也是魔头,基因里是、骨血里是,有样教样、有样学样。

    商领领对货车司机说:“地址错了,不是送来这里。”说完后她转头,看着方路明,她越长大,眼神越像她的父亲,孤独而残忍:“你什么都没看到。”

    像七岁那年一样,这次方路明依旧选择了逃之夭夭。

    *****

    虽然方路明很早就不跟商领领玩了,但他们的孽缘没有断过,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他们都分在了一个班,他的一整个童年里,商领领都是一*阴影,时刻笼罩着。

    大学他特地报了外地的学校,心想终于可以不用见到那个魔头了,结果——

    他打完球,仰头喝水的时候,在球场的台阶上看见一个人,侧脸特别像商领领。

    天有点黑,他怀疑自己眼花了,于是走近一点:“商领领?”

    坐在台阶上的人抬起头来。

    真的是商领领。

    方路明受到了一万点惊吓:“你怎么在这?!”

    天色刚好卡在将黑未黑的时段,路灯刚好在那个点亮起。

    方路明看清了,商领领眼角的湿润。

    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你以为的那个没血没肉、没有喜怒感情,永远刀枪不入的人居然哭了。

    那一年是方路明认识商领领的第十三个年头,他第一次看见她哭。

    不真实到他感觉自己在做梦:“你……你哭了?”

    她立马低下头,用裙摆擦眼泪,可再抬头,眼睛还是湿的,她恶狠狠地装凶:“再看挖了你的眼睛。”

    威胁完,她却嚎啕大哭。

    方路明才知道,人见人怕的商领领也不是没血没肉、不是没有喜怒感情、不是刀枪不入,她也是血肉长的,也会哭。

    方路明是真怕她,但也是真把她当祖宗。

    为什么?

    能为什么,他善良呗,这种小魔头,除了他,谁会跟她做朋友。人活在世上,如果一个朋友都没有,会很可怜,所以,他就当了一次好人。

    也是后来,他才知道,商领领之所以来华城,是因为弄丢了她的景召哥哥。

    时间回到当下,晚上十一点十一分。

    商领领不喜欢坐别人的副驾驶(这个别人不包括景召),她坐在后面,姿态优雅。把方路明衬得像一个给大佬打工的司机。

    大佬:“车开稳一点。”

    司机:“哦。”

    大佬:“谢谢。”

    司机:“……”

    这么多年了,方路明还是不习惯小魔女的“乖巧”,怎么形容呢,像丰盛的断头饭——让人消受不起的美好。

    “前面路口停车。”

    方路明看了眼导航:“不是还没到吗?”

    商领领从包里拿出香水,喷了一些在手腕,她刚刚抽了烟:“我怕被景召看到。”

    看到又怎么样?

    方路明在心里鄙视:商领领好怂。

    “被他看到了更好,”他是狗头军师嘛,当然要献策了,“试一下,看他醋不醋。”

    商领领表情很困惑,明显不懂。

    男女之间的那点事儿,方路明是摸得透透的,不然怎么会被选中当军师呢。

    “男女关系里,适当的外界*可以促进感情发展。”

    商领领睁着大大的眼睛,很认真好学的样子。

    “你就想啊,假如你有一个洋娃娃,你本来不喜欢,但如果有别人来跟你抢,你是不是就觉得那个洋娃娃变得很独特了?”

    商领领get到的重点是:“你说景召不喜欢我?”

    眼神开始危险。

    方路明:“……”

    他坚决否认:“我没说。”

    不过他觉得这是事实,一个男人要是喜欢一个女人,不会连都不给。除非景召不是男人,或者他不喜欢女人。

    方路明其实有点怀疑景召的性取向,但他不说,说了没准会挨打。

    不是他怂,是他打不过商领领,商领领学过柔道,还学过散打,不知道十九岁的景召有没有挨过商领领的打……思绪越来越发散……不知道景召和商领领有没有打过“床上的架”。

    “咳咳。”方路明停止发散思维,到小祖宗刚刚指定的路口了,扭头问,“还停车吗?”

    “到小区再停。”

    得,她听进去了。

    方路明就继续往前开,快到星悦豪庭了,他特地减速。

    天公作美,说什么来什么。

    “那是不是景召?”

    商领领立刻望向窗外。

    她看见有人从昏昏夜色走进灯光里,步履缓慢,地上的影子拉得颀长,影子的主人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

    是景召。

    商领领趴在车窗上,大声地喊:“景召!”

    (ps:领领七岁做的坏事只是个短暂的小插曲,不用过分脑补哈,没有买卖小孩当玩伴的情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