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51:狗头出场,领领的商业王国免费阅读

051:狗头出场,领领的商业王国
    :..>..

    他是一个很年轻的男人,单眼皮,唇红齿白,五官拆分来看都不出色,但组合在一起却格外得顺眼,可以用一个贴切的词语来形容:丑帅。

    他身上的穿着是典型的夜店风,皮外套搭破洞牛仔裤,脖子上挂着项链,内搭的卫衣是很吸睛大胆的亮橘色,他还染了发,哑光灰蓝色。

    “你要我帮你什么?”

    他戴了耳钉,耳后还有纹身,说话修养不错。

    肖敏红着眼眶,头发适当的凌乱,脸上梨花带雨、可怜兮兮,张着嘴轻喘:“我被人喂了药,你能不能带我出去?”

    对方表情很吃惊:“谁这么大胆子?”

    “八十八号房的人。”

    “八十八号房啊。”

    他自言自语地重复了一遍,然后招了下手。

    刚好,这一楼的经理从八十六号房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刚闯了祸的侍应生。经理小跑上前,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方爷。”

    年纪轻轻就被喊‘爷’,一般都是有背景的小爷。

    那就暂且称呼男人为方小爷吧。

    方小爷问经理:“八十八号房的人怎么吩咐的?”

    经理已经听人汇报了这事儿:“商小姐说扔出去。”

    方小爷皱眉:“那怎么不扔远一点?”

    肖敏一听,瞠目结舌:“你——”

    方小爷笑得风流倜傥,对,他就是单纯的*一枚:“抱歉啊小姐,八十八号房的人是我祖宗。”

    他去找他祖宗了。

    经理叫来人,把肖敏拖了出去。

    跟在经理身后的、闯了祸的那个侍应生是新来的,他没见过方爷,就问经理:“方爷是谁啊?”

    经理板着脸训斥:“大老板你都不认识,还想不想干了?”

    哦,那个家里开医院却不好好继承家产非要搞共享充电宝、共享马扎、共享雨伞的大老板。

    听说,大老板的共享充电宝、共享马扎、共享雨伞事业都失败了,最近搞起了共享卫生纸。

    侍应生心想,这人就是钱多,没地方烧。

    “那八十八号房的人是谁?”

    “没听见刚刚老板说的?”经理重点强调,“那是老板他祖宗。”

    侍应生心想:老板的祖宗可真年轻。

    经理还给新人科普了一下,说八十八号包房是vvvip,不对外开放,只接待老板的祖宗。

    侍应生心想:老板虽然人蠢,但贵在孝顺嘛。

    且说说这家夜店的老板方小爷。

    方小爷大名:方路明。

    方小爷别名:方狗头。

    对,他就是在商领领的通讯录不配拥有姓名的狗头。狗头推开门,走进八十八号包房。

    “祖宗,你又干嘛了?”

    别误会,没有抱怨的意思。

    方路明不敢,他怕商领领,他看过商领领修复遗体的视频,高清,没打码。他只看了几分钟,三天没怎么吃下东西。

    商领领为什么要给他发修复遗体的视频,他不知道,也没敢问。

    他怕商领领也不光是因为视频,还有一个原因——童年阴影。虽然他本人很不想承认,但也没法否认,他跟商领领是如假包换、正儿八经的青梅竹马。

    小青梅她说:“没干嘛,开了点小玩笑。”

    方路明坐到左边的沙发上,不动声色地往里挪,尽量离她远点:“这里是华城,陆常安的路子很广,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让她听到了风声,我也兜不住。”

    陆常安怎么说也是陆家出来的,人脉很广。

    “我说了,没干嘛。”

    商领领懒得解释,她随便点了首歌:十只兔子。

    房间里的气氛一下子就毛骨悚然起来了。

    方路明摸了摸后颈:“请冬一直问我你的下落。”

    “不用理他。”商领领取了干净的杯子,重新倒上酒。她其实有一点贪杯,这几年却很少喝酒。

    “那商家呢?”方路明说,“商宝蓝进商华国际了,你爷爷打算让她接手一部分业务。”

    商宝蓝是商家的大小姐,来商家之前,她姓何,叫何宝蓝。

    商领领的父亲商淮序过世之后,商老爷子亲自对外公布,说何宝蓝也是商淮序的女儿,是婚前所生。没做亲子鉴定,老爷子直接给何宝蓝改了姓,让她上了商家的族谱。那之后,商家就多了一位千金。

    商领领嗯了声,没什么兴趣。

    商华国际是做教育的,最主营的是贵族学校这一块,商业版图已经扩充到了很多国家,毫不夸张地说,商家是一个商业帝国。

    商宝蓝是私生女,商请冬是养子,只有商领领是正儿八经的商家嫡出血脉。商领领的母亲杨姝出自帝都杨家,国内红酒市场,杨家独占了七分,含着金汤匙出生说的就是商领领,她如果要争,根本没有商宝蓝和商请冬什么事。

    但她面都不露,在十八岁之后。

    “你不打算回去了?”

    商领领皱眉,惆怅:“我还没跟景召结婚。”

    方路明:“……”

    看来不把人搞到手,小魔头是不会让自己掉马的。

    “万一,”跟小魔头说话,方路明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是说万一,你要是一直没把人搞到手,难不成一直窝在华城?”

    旋转的镭射灯转到了别处,商领领的四周暗下来:“没有这种可能。”

    “我说万一。”

    “没有万一。”灯光又来眷顾她,还格外偏心她的眼睛,映得十分明亮,“我一定会跟景召结婚。”

    女伴换得比发型还勤的方路明对商领领这种病态的执念很不理解,在他看来,就是个男人而已,两条腿的男人满大街都是,除了景召还有赵召钱召孙召李召。就拿他来说吧,snnny不听话,那就换wendy、cindy、candy、judy。

    走心?

    这辈子不可能走心。

    “你只要美人,不要商家江山了?”

    看呐,他是多么尽心尽力的狗头啊,不仅要操劳商领领的美人,还要操劳她的江山。

    这样的狗头,现在打灯笼都找不到了。

    商领领喝着酒,晃着鞋,酒意催人昏沉,她懒洋洋的:“谁说我不要江山。”

    当然是都要。

    “那你有没有什么进展?”作为狗头军师,方路明出的主意没有一箩筐也有半箩筐了。

    “景召都没给我。”

    方路明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小魔头对他笑:“我谢谢你哦,出的好主意。”

    呵。

    狗头早不想干了好吗?

    方路明觉得商领领就是他的报应,报应他不对snnny、wendy、cindy、candy、judy走心。

    天地良心,他走了银行卡了!

    他小声辩解:“那也不能怪我啊,是景召难搞。”

    一双漂亮的眼睛看过来。

    他眼睛闪躲:“我没在骂他,我阐述事实。”

    上一个骂景召的人,刚刚被拖出去了。

    方路明伸手摸到酒瓶,想喝一杯压压惊。

    商领领一根手指按住瓶口:“你来这儿之前,喝酒了吗?”

    “没喝。”

    她放下杯子,人微醺:“送我回去。”

    方路明来华城不是来见她的,是来谈共享卫生纸的加盟计划的。

    “我约人了。”

    她听了,当没听:“送我回去。”

    老子不要!

    自己不会打车啊!

    方路明:“哦。”

    “谢谢。”

    “……”

    别,祖宗。

    方路明和商领领的孽缘还要从方家搬到帝律公馆说起。

    那一年,方路明五岁不到。邻居家姓商,商家有个粉*嫩的女团子,比洋娃娃还好看。

    他让妈妈给他穿上小西装,还戴了领结,跑去了商家。

    “我听我妈妈说,你比我小。”他嘻嘻地笑,“妹妹,我们去玩泥巴吧。”

    那个时候的小魔女没长大,穿着漂亮昂贵的公主裙,还有点奶气,:“傻子才玩泥巴。”

    最喜欢玩泥巴的方傻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