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47:领领训恶人免费阅读

047:领领训恶人
    “怎么少了只镯子?”

    说话的是一位已逝老太太的家属,老太太两女一子,享年七十二岁。

    “没少吧。”这是老太太的儿媳妇。

    老太太的大女儿把包着金饰的毛巾摊开:“你自己看,咱妈有两只金镯子,现在就剩一只。”

    二女儿一看:“是少了只镯子,我跟大姐前年给她买的那只。”

    儿媳妇说:“可能没注意,推进去烧了。”

    大女儿脸色不好看:“东西取下来的时候,你就没看少没少?”

    “我当时哪有那个心情。”儿媳妇抹眼泪,“现在烧都烧了,就当给咱妈随葬了。”

    老太太的儿子是老幺,抱着骨灰盒,一直没说话。

    大女婿这时候说了句:“火化炉烧不掉金子吧,我同事她妈的金牙齿都没烧掉。”

    大女儿转头问火化的师傅:“骨灰里就没有金镯子?”

    火化师是秦响,一个话很少的女孩子。

    “没有。”

    “是你偷拿了吧?”

    她平静地解释:“我没有拿。”

    老太太的大女儿却一口咬定:“我妈的首饰都是你摘下来的,骨灰也是你收的,不是你还能是谁?”

    儿媳妇打圆场:“算了吧,可能真被烧掉了。”

    “什么算了,那镯子买的时候花了快两万。”大女儿用那种看贼的眼神上下打量秦响:“肯定是你偷的,你把镯子藏哪了?”

    秦响身上穿着火化间的工作服,是藏青色的,颜色不适合女孩子,显得很老成。她是火化间唯一的女火化师,外聘到殡仪馆已经快一个月,除了跟她交*的同事之外,没有人和她说过话。

    她沉默得像具尸体。

    她说:“我没有偷东西。”

    老太太的二女儿说:“搜一下不就行了。”

    “谁知道她有没有藏在别的地方。”大女儿很强势,得理不饶人,“你先把口袋翻出来。”

    让她自己动手,是因为嫌她晦气。

    她却站着一动不动。

    原本等候区很多人在哭丧的,这会儿居然出奇得安静。

    “怎么,要我找你们馆长来?”

    老太太大女儿的话刚落地,有人接了下一句。

    “不用找馆长。”是商领领,站在门口,“找监控就可以了。”

    老太太的二女儿立马问:“你们这儿有监控?”

    “有啊。”

    儿媳妇上前劝:“算了吧大姐二姐,闹大了咱妈也不体面。”

    这个儿媳妇说话轻轻柔柔的,看着像个软性子。

    商领领看了她一眼,转头问秦响:“秦师傅,你把金饰摘下来之后,是直接给了这位女士吗?”她指老太太的儿媳妇。

    秦响回答简短:“是。”

    儿媳妇立马翻脸:“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像这种“遗产纠纷”在殡仪馆最常见了。

    商领领脾气好好地说:“没有什么意思啊,我们去看监控吧。”

    儿媳妇咬了咬唇:“大姐。”她欲言又止。

    大女儿最精了,瞧出问题来了:“是你拿的?”

    儿媳妇磨磨蹭蹭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只金镯子:“我刚刚哭糊涂了,放口袋里就给忘了。”

    一只镯子扯下来一块遮羞布。

    后面,女儿跟儿媳妇吵吵嚷嚷、不休不止。

    监控也不用看了,商领领和周姐要回去工作了。

    秦响追出来:“谢谢。”

    这是商领领第一次同她对视,也看清了她的脸,她有一双很沧桑的眼睛,脸上有几颗雀斑,脸型稍微偏硬朗,五官却是妩媚的,整个人的气质“灰扑扑的”,丧丧的,但似乎又有一股韧劲儿。

    商领领说:“不气。”

    等和周姐走远了,周姐问:“火化间不是没有监控吗?”

    “是没有。”商领领没有乐于助人的优秀品德,她只是要维持好她小仙女的形象,“那位女士一直摸口袋,就很可疑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