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45:送老婆上班免费阅读

045:送老婆上班
    “修什么呢?”

    他说:“路灯。”

    陆女士茅塞顿开:“哦,路灯啊。”

    不愧是她家大宝,男德班的代表。

    十五楼已经没热闹瞧了,陆女士走楼梯回家,问景召:“你一个人吗?”

    “钟叔也在。”

    陆女士嘱咐:“爬梯子的时候千万要小心点。”

    “嗯,知道。”

    “那我不打扰你了。”

    陆女士挂掉电话。

    景召收起手机,换上新的灯泡,再拧上灯头的螺丝,他扶着边缘的扶手,对下面的老钟说:“可以了。”

    老钟就打了通电话,说可以开闸了。

    下一秒,路灯亮了,杏*的光镀在了景召身上。

    “景召。”

    他站在登高的梯子上,微微抬头,看见了商领领。

    她在三楼楼梯转角的窗户那里,冲他挥手,眼角堆着满到快要溢出来的笑意。

    “你在那里干嘛?”

    她说:“我来看月亮。”

    当然是假的,她在阳台看见了景召,特地追来这里,等灯光,也等他。

    她两只胳膊肘趴在窗户上,探着头看梯子上的景召:“你还会修路灯啊。”

    好像童话里的魔女都喜欢黑暗,喜欢在夜里出没。

    商领领不喜欢,她不喜欢走黑黑的夜路,她喜欢一切会发光的东西,比如路灯,比如红宝石,比如景召。

    当初那个修路灯的少年已经长大了,长成了顶天立地的谦谦君子。

    “陆女士让我替她问候你。”

    商领领:“啊?”

    景召转述了陆女士的原话:“天冷了,就不要穿得太凉快了。”

    商领领刚洗过澡没多久,身上穿着粉色熊的睡衣,出门的时候套了一件米色针织开衫,穿得也不算凉快,顶多算单薄。

    她觉得这句问候有言外之意,但又不知道有什么言外之意。

    “陆女士说的吗?”

    景召从梯子上下来:“你自己去问她。”

    话的确是陆女士说的,不过景召换了一位问候的对象。

    商领领回去就听陆女士说了花洒的事,她决定暂时不给1503的女士的找麻烦,因为心情好。她心情好的时候,脾气就会很好。

    她也不困,就开了个直播。接着,一堆夜猫子火速赶来直播间。

    第一

    前排,留爪

    来了

    ……

    照老规矩,商领领不露脸:“晚上好。”

    弹幕很热闹。

    ruby晚上好

    你终于记起来你还有个直播号了

    上期的雨声专场我也就听了一百遍吧

    ruby,红兔子和白兔子还有番外吗?

    我也在蹲兔子续集

    她问听众们:“想听歌吗?”

    她直播没什么流程,内容根据当时的心情而定。

    弹幕刷了一屏。

    想!

    啊啊啊啊!

    ruby好久没唱过歌了

    ruby以前说过,心情好才会唱

    ruby是不是追到那个很难追的人了?

    商领领起身去拿乐器,外接镜头的角度安装得很低,最高只能拍到她的腰部。

    是尤克里里!

    爷青回!

    我就是去年尤克里里那场入的坑

    商领领抱着尤克里里坐回椅子上,麦克风的收音太好,她把椅子往后移了很远,随后调了几个音,开始弹奏。

    是一首外文歌,曲调很温柔。

    “iwasfoundonthegroundbythefountain

    atvalderfieldsandwasalstdry

    lyinginthesunafterihadtried……”

    好听!!

    新人不懂就问,这里是as助眠直播间吗?

    是助眠哦

    新粉不要惊慌,我们ruby全能

    好像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助眠,比如讲故事的时候

    声音好好听

    声控粉路过

    ……

    最后一个尾音收起,商领领放下尤克里里,没有过渡,直接开始下一个流程。

    “下一个流程,深海的声音。”

    她把触发音的辅助工具放到桌子上。

    猝不及防的转场

    我还没听够

    是拟声吗?

    又是新素材!

    她用的道具像小孩玩的那种水晶泥,黏黏糊糊的,是固体,又有流动性。她取了拳头大小的一团,罩住麦克风的上端,然后慢慢往下拉扯,拉扯时水晶泥里面的空气被挤压,闷在麦克风里,发出沉闷的咕咚声,像极了海洋深处传来的声音。

    天,深海的声音

    好像啊!!

    ruby的拟音绝了

    这段太有感觉了

    我头皮已经开始发麻了

    戴上*更绝

    今晚就在这里睡

    睡了睡了,晚安

    晚安

    ……

    听觉*会触发颅内*,而大脑中只有极少区域会对这种轻柔的、单调的*做出反应,使得大脑其他部分处在抑制状态,从而引发睡意。

    商领领拉扯水晶泥的速度时快时慢,就好像海的声音时而汹涌时而沉静。

    突然,咳嗽声打扰了触发音。

    商领领停下手里的动作,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把咳嗽压下去:“抱歉。”

    没关系

    天冷了,ruby注意保暖哦

    早点睡

    倒是头一次有听众催助眠主播早点睡的,商领领认得这个号,因为这个号的昵称,ruby9876。

    这是个老粉,几乎不评论,偶尔评论也只留六个句号。

    商领领把工具收起来:“今天就到这儿。”

    她靠近麦克风,小声道了一句:“晚安。”

    然后,直播结束。

    今夜的风太大了,把商领领停在车库的小电动吹倒了,小电动的壳磕破了。

    陆女士觉得这风都成精了,都会做个人了。

    没到八点,景召的手机响了。

    陆女士打的:“召宝啊。”

    他刚起,在阳台上吹风:“嗯?”

    风冷得有点刺皮肤,让人快速清醒。

    “起了吗?”

    “起了。”

    陆女士问:“你等会儿有没有空?不用很久,一个小时就够了。”

    景召今天的行程只有洗照片:“有空。”

    勤劳的红娘劳模陆女士:“领领的车坏了,你送她一程吧。”

    景召沉默。

    陆女士当他默认,挂了电话。

    没到十分钟,景召下楼了。商领领已经吃好了,背着一个只能装得下口红和可爱的宝蓝色小包,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等,脑子里在想——

    陆女士太好了,等她和景召结了婚,她就不怕暴露身份了,到时候她一定要送一个小区给陆女士,让她做华城最富有的包租婆。

    景召进屋:“几点上班?”

    商领领乖巧回答:“八点半。”

    景召坐下来,吃早饭。

    他吃相很好,吃得却不慢,几分钟就放下了碗筷:“走吧。”

    商领领起身跟上去。

    陆女士手里抱着景倩倩,笑盈盈地把一双人送出了门。景倩倩一如既往地高贵优雅,懒洋洋地摇着尾巴,对一年四季、一日三餐、男欢女爱的人间不屑一顾。

    今天天气还不错,乌云都散了,虽是上班的点,但去殡仪馆的那条路从来不堵车。

    景召开车的时候不喜欢说话。

    商领领坐在副驾驶:“景召。”

    他转头看她,对视几秒之后,又接着看路。

    她突然问:“你会修花洒吗?”

    “不会。”

    “哦。”

    过了挺久。

    商领领嘴角压着笑,面上一本正经:“你妈妈说你会。”

    景召:“……”

    陆女士还真是什么都跟她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