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42:又是陆女士助攻的一天免费阅读

042:又是陆女士助攻的一天
    今天是周末,景见没有必修课。

    景河东回家炖汤了,打发景见去买蟹黄包,是一家老字号,景见光排队就排了半个多小时。

    景河东说买两屉,景见排队的时候在打游戏,没有多想,就买了两屉。

    陆女士一屉,商领领一屉。

    因为排队没吃上早饭的景见呢?

    他不重要。

    陆女士用两颗医院门口买的茶叶蛋打发了他,茶叶蛋是冷的,也不是陆女士自己买的,是医院的*小姐送的,一共送了六个,吃剩了两个。

    啊,不说这些,不重要。

    陆女士吃着热腾腾的蟹黄包,满脸幸福:“领领,好吃吗?”

    商领领小口咬着包子:“嗯。”

    “多吃点。”

    “好。”

    吃饭的小桌子上放着手机支架,手机里正在播放一部大型伦理家庭剧。

    商领领有些心不在焉,频频看向门口。

    景召没有来。

    陆女士也跟着看向门口,不过被景见挡了视线。

    电视剧正放到*,男主角的弟弟一拳*了男主角,大声吼道:“为什么偏偏是她?”

    “她是我最爱的女人!”

    “而你是我唯一的哥哥!”

    妈耶!

    陆女士震惊!

    她顿时没了吃蟹黄包的心情:“景见。”

    景见已经开了游戏:“干嘛?”

    陆女士语气很严厉:“要打游戏出去打,吵不吵人。”

    景见把声音调小了一点,人没动:“马上打完。”

    剧中的*一波接一波。

    男主角的妈妈冲出来,把男主角扶起来,训斥小儿子:“你疯了吗?这是你哥!”

    男主角的弟弟的确疯了,为爱发疯:“他才不是我哥,他是你捡来的!”

    “我才是你儿子!”

    “他抢了我的父母还不够,现在还要抢我最爱的女人!”

    妈耶!

    陆女士二度震惊!

    她平时没少追剧,这种两兄弟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的桥段剧里还真不少,编剧为什么会这么热衷兄弟夺爱呢?说明存在即合理。

    为了避免这种无语的情况,陆女士打算以后让景见离未来嫂子远一点。

    陆女士拿出杀手锏:“再不出去,我就找关系封你游戏账号。”

    景见:“……”

    这不是危言耸听,陆女士可是出身财阀的女人,这种能封号的关系她还真找得到。

    景见把蛋壳扔进垃圾桶,出去了。

    门才刚关上——

    *又来了。

    女主角冲出来,挡在男主和男主弟弟之间:“你们不要再打了。”

    “如果你们再这样,”女主角摸到一把水果刀,“我就立刻死在你们面前。”

    妈耶!

    陆女士再度震惊!

    这种两兄弟喜欢上一个女人的桥段真的太草泥马了,必须从源头上就杜绝。

    “景见这家伙,”陆女士开始了,她的吐槽,“就知道打游戏,好吃懒做还不爱学习。”

    商领领礼貌性地称赞:“他挺好的呀。”

    “好什么好,他这种男孩子太不适合当男朋友了,不仅直男,而且还嘴毒。”

    商领领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陆女士滔滔不绝:“你不知道他多幼稚,学人纹身就算了,还纹了一条土得冒泡的龙。”

    不是亲妈都说不出这种话。

    “而且他那张脸,第一次见的时候觉不觉得很眼熟?”

    商领领认真地在回想。

    陆女士关掉电视剧,把某位女明星的高清图片找出来,给商领领看:“是不是很像?”

    图片里的女明星很红,商领领认得,叫秦俪媚。

    她诚实地点头:“嗯,有点像。”

    陆女士特地从相册里翻出和女明星相似度最高的、景见的侧脸照:“华城秦俪媚,了解一下。”

    有淑女包袱的商领领笑出了鹅叫声。

    景见的五官很精致,撞脸了这位以貌美著称的女星,但平心而论,他长得并不娘气,相反,他很符合当下娱乐圈的流行审美,是那种典型的男团门面脸。

    如果他出道的话,应该可以混个小秦俪媚的名头。

    华城秦俪媚在门口敲门:“我都听得到。”

    陆女士说儿子坏话不带怂的:“我告诉你华城秦俪媚,偷听是不对的。”

    华城秦俪媚.景见:“……”

    刚好,景河东送汤来了。

    “爸,”景见仰了仰下巴,示意病房的方向,“管管你老婆。”

    景河东给了他一个白眼:“回家去,这里不需要你了。”

    景见:“……”

    景河东推门进去。

    陆女士一看是他,不怎么高兴:“怎么是你?”她探头再看看,“召宝呢?”

    景河东耳边响起了刚刚打发景见的话:回家去,这里不需要你了。

    小丑竟是自己。

    “他把我送到医院门口就走了。”

    商领领眼皮一耷拉,瞬间无精打采了。

    陆女士把景河东拉到一边,小声说他:“你就不会装个肚子疼让他送上来?”

    景河东不会,他是老实人,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蟹黄包子还没吃完,商领领放下筷子:“我吃饱了。”

    商小太阳落山了,又是阴天。

    下午,商进财和苏兰兰来了一趟医院,苏兰兰人逢喜事精神爽,带着四十三克的金项链,红光满面。她先去看望了商领领,然后再去了陆女士的病房,带着十二分的小心,仔细应对。

    “对不住啊,我家那口子开车不长眼,让你遭罪了。”

    陆女士待气,可又不会过分气,把社交尺度拿捏得刚刚好:“说哪里的话,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领领跟我很谈得来,我也一直很想见见二位,现在能这样见上面也是一种缘分。”

    两位女士心里都抱着联姻的目的,自然相谈甚欢。

    景召下午不会来医院,他出去拍照了,商领领有点提不起劲,问医生可不可以出院,医生说随时都可以。

    陆女士本来就没哪里不舒服,就和商领领一起出院了。

    从医院出来,热情的陆女士盛情邀请苏兰兰夫妻去星悦豪庭做,苏兰兰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商领领的眼色,然后巧舌如簧地婉拒了。

    下午六点半,陆女士在丸子家族群里艾特景召。

    给小易买栋楼:召宝,你几点回来?

    两分钟后,景召回复:快到小区了

    给小易买栋楼:三号门外面的路灯坏了,你开车的时候多注意点

    景召:嗯

    三号门是通往车库的侧门。

    六点四十三分,景召到家。

    门没锁,他进屋,看见餐桌上摆了一堆还没炒的菜:“今天有人?”

    景河东和陆女士在厨房。

    景见在厅看球赛:“19楼的住户。”

    哦,商领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