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37:浪漫终结者免费阅读

037:浪漫终结者
    她蹲在金店的走廊下面,伸着手,接住凉凉的雨滴:“下雨了。”

    景召没有说话,等她的下一句。

    “可是我没有伞。”

    雨似乎能打湿嗓音,把人也变得萧条和脆弱。

    今天天气不好,她眼睛里的小太阳闹脾气,不出来了,整个人阴阴的、丧丧的。

    她失落地、委屈地、可怜兮兮地说:“你能不能来接我?”

    “你在和秀区?”

    “嗯。”

    电话那头安静着。

    她以为景召会答应,她都这么可怜了。

    可是景召说:“我不能去接你,你要自己去买伞,自己回来。”

    商领领抱着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带着一点点怨气质问他:“为什么?”

    “因为这样最省时间,我去接你只会让你在外面等更久。”

    从华江区开车到和秀区要一个多小时。

    景召总是这样冷静,一点都不理会雨天的罗曼蒂克:“你不冷吗?”

    商领领本来接了一手哀愁的雨,现在景召这么一问,风再这么一吹,哀愁不起来了,也忘记了难过。她甩掉手里的雨,用纸巾擦干,然后把手揣进口袋里。

    小魔女也要吃饭的,小魔女也会来例假,小魔女也是肉做的,也怕冷的。

    她向温度投了降:“冷。”

    因为爱漂亮,她穿得很单薄。

    景召问:“附近有没有卖伞的地方?没有就打车去。”

    她探头张望:“有。”

    对面就有商场,也有便利店。

    他说:“去买伞。”

    商领领:“哦。”

    “有衣服卖就买件衣服。”

    “哦。”

    “还有其他事吗?”

    商领领是真拿他没有办法呀:“没有。”

    雨下得很凶,景召能听到她那边的雨声:“别在外面待太久,去买伞吧。”

    然后他挂了电话。

    他很少会先挂电话,商领领又不笨,知道他是在催她快些买伞回家,她本来还幻想着跟他雨中漫步的,现在脑子好清醒呀。

    他真是一点都不浪漫。

    可是她好喜欢他,喜欢到不想听爸爸的话,想像爸爸一样,把他关起来,把他变成她的。

    她等了几分钟,雨滴丝毫没有消停。对面就有便利店,她没有耐心等,可刚迈出脚,有一把伞伸过来,遮住了她头顶的雨。

    她脚步停下来,抬起头:“又是你呢。”

    她的保镖赵先生,一个幽灵一样的男人,他有着一张你即便看了三次都不一定能记住的脸,身上最有辨识的应该就是他常年不改的寸头,那个长短像极了刚出狱。

    赵先生喊她:“小姐。”

    商领领对他并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他来自goldenworld——一个国外私营的国际安保公司。他受雇于商领领的爷爷商裕德,说的好听叫保镖,说的不好听叫眼线。不过赵先生很有眼力,在不被需要的时候,他绝对不会在商领领面前晃悠,就像个*人一样。

    哦对了,赵先生也在殡仪馆工作,作为一名清洁工,她是不是一名合格的清洁工商领领不知道,但他一定是一名合格的保镖。

    商领领不清楚他到底往帝都送了多少消息,也不清楚老爷子花了多少钱雇他,goldenworld的保镖是不会被反收买的,这是他们的规定,商领领也就歇了策反他的心思,只要老爷子不来碍她的事。

    “我好像从来没问过你叫什么。”她问赵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也很难开口吗?

    他过了好久才回答:“我叫赵守月。”

    他把伞给了商领领,然后识趣地自己消失。

    商领领没有去买御寒的衣服,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等她坐上车,赵守月也招了辆车,远远地跟在后面,五分钟后他打了一通电话。

    “她回去了。”

    十点五十六分。

    苏兰兰接到了一通电话,是陌生号码,当时她正躺在沙发上敷面膜。

    “喂。”

    对方是个女的:“你好,请问是苏兰兰女士吗?”

    “我是,你是哪位?”

    对方说:“我是八福珠宝的店员小周,有件事要向您确认一下,上个月八号您是不是在我们八福珠宝购买了一只37.8克的金镯子?”

    那只金镯子此时正戴在苏兰兰的手腕上。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小周说:“是这样的,我们店里正在举办八福珠宝二十周年回馈活动,只要是今年内在本店消费满一万元的户都可以参与抽奖,苏女士您抽中了一等奖,请问您什么时候有空?如果方便的话,请尽快到柳絮路八福珠宝来领取您的奖品。”

    听上去好像诈骗电话。

    苏兰兰很警惕:“我没有去抽过奖啊。”

    小周态度友好,语气温柔:“我们是电脑自动抽奖,只要是符合条件的户,都有可能被抽中。”

    苏兰兰不信:“骗人的吧?”

    天上才不会掉馅饼,掉了也不会砸中她。

    小周是位很耐心的女士,解释道:“不是的,我们的店面就在柳絮路,您只要带身份证过来领取就可以了。”

    去店里领奖?

    苏兰兰的怀疑值瞬间降低了一半:“没有别的手续?”

    “没有。”

    “也不用再交钱?”

    “不用的。”

    苏兰兰嘴角逐渐上扬:“那要不要消费满多少才给发奖?”

    “不需要,您只要带身份证过来就可以直接领取。”

    天!

    还真是个馅饼。

    苏兰兰保持理智:“有这么好的事?”楼下翠花的表弟就被电话诈骗了八千块钱。

    小周说:“因为您的运气好,一等奖我们只抽一个。”

    忘了问了。

    “奖品是什么?”垃圾袋?卫生纸?洗衣液?一等奖的话……至少得一大桶花生油吧。

    小周说:“奖品是一条43克的金项链。”

    苏兰兰猛地坐起来:“多少克?”

    “43克。”

    苏兰兰眼睛睁太大了,面膜的水进眼里了,她一把掀掉面膜:“你们没搞错吧?”

    43克金子可是火箭级别的馅饼。

    “没有呢,这是我们店里最重的金项链,仅此一条。”

    苏兰兰逐渐兴奋:“你真不是骗子?”

    “您可以明天就来我们店里领取。”

    苏兰兰逐渐激动:“你们几点上班?”

    “八点。”

    苏兰兰逐渐癫狂:“那我八点过去!”

    “好的。”小周最后说,“祝您生活愉快,明天见。”

    电话已经挂断了,苏兰兰激昂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她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老商!”

    苏兰兰嗷叫:“我中奖了!!”

    她跑到卫生间门口:“我中3一条金项链!!!”

    她捶门:“43克的金项链!!!!”

    她要疯了!!!!!

    “妈呀,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中这么大奖。”

    商进财本来在里面拉屎,突然就夹断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