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36:她那么好哄免费阅读

036:她那么好哄
    商领领的角度只能看到她的鼻梁,她不确定地喊了一句:“明悦兮?”

    你说巧不巧,电梯里还贴着明悦兮的代言海报,海报印刷得很清晰,被放大的一张脸毫无瑕疵,那是一张漂亮却没有任何攻击性的脸,用她粉丝的话说,可咸可甜、可纯可欲。

    在商领领叫出名字之后,她没有否认身份,只是点了点头,压了压帽子。

    接着电梯匀速下降。

    到十楼的时候,商领领搭了话:“你好。”她从包里拿出纸笔,很礼貌地询问,“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我是你的粉丝。”

    “可以。”

    对方没有不耐烦,语气也很随和。她接过纸和笔,弯下腰,用自己的腿垫着,快速地签下了名字,然后把纸和笔还给商领领。

    “谢谢。”

    她说不气,又把头低下了,因为帽檐压得很低,商领领从头到尾都没看到她的眼睛。

    之后没有再交谈,电梯到了一楼,商领领先下去,在门合上之前,她说:“再见。”

    明悦兮抬头,与此同时,门合上了。

    外面在打雷,但还没有下雨,商领领从小区出来,停在一杆路灯下,她把包里的那张签名纸拿出来,两手举着,借着灯光看上面字。

    “字真丑。”

    她拿出打火机,点燃了纸,等烧到一半,就扔进了垃圾桶里。

    黑粉算粉丝吗?

    商领领觉得算。

    她又想抽烟了,可是包里没有,便站在路灯下,吹了许久的冷风,一直到垃圾桶里的火星灭掉,一直到她眼里的火星也灭掉。

    雨来之前,她拦了辆出租车,去了附近的金店。

    这个点金店还没关门,但里面没有人,只有一位店员,商领领走进店里,原本坐着的店员站了起来。

    “欢迎光临。”

    商领领点头回应了一下,然后走到左边的橱柜,她趴在玻璃上,看里面金光闪闪的首饰,脚下的步子跟着目光一起移动。

    店员走过来,弯下腰,语气温柔又耐心:“需要我帮您推荐吗?”

    商领领说:“我要买金项链。”

    为什么不是金镯子?因为商领领觉得脖子更粗,项链应该也会更重一些。

    店员职业性地扫一眼人的穿着打扮,并大致估计一下可能的消费范围:“要什么样的?是您自己戴还是?”

    “送人。”

    商领领的耳环是红宝石的。

    店员是识货的主,看得出来人不缺钱,很热心地服务:“方便透露对方的年纪吗?”

    商领领想了下:“五十左右。”

    那就是妈妈辈的。

    店员戴上一次性手套,从柜子里拿出几款价格和款式都合适的项链,一一摆在橱柜上:“您可以看看这几款。”

    商领领一眼就看完了,不满意:“太细了。”

    其实不细,店员拿的都是有一定重量的款式,如果再重的话,会显得很笨重。

    店员向人确认:“还要更粗一点的吗?”

    “嗯。”

    店员换一款:“那这款呢?”

    商领领撅着裙摆趴在柜子上,挑得十分仔细,她还用手掂了掂:“要更粗的。”

    再粗就真不好看了。

    店员想了想还有没有别的款。

    “要你们店里最最粗的。”

    最后,商领领买下了金店里最粗的一条项链,是一条临时组装的项链,链子是男士的,因为只有男士才会做大粗链子的款式,但吊坠商领领要了女士的,是店里最重的一颗吊坠。

    苏兰兰喜欢金子,越粗越好,越重越好。

    苏兰兰说,我们领领……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人说过我们领领了。

    “我们领领长大了。”

    “我们领领最勇敢了。”

    “我们领领才不是小魔头。”

    “我们领领想要星星爸爸都给你摘来。”

    “我们领领要是有喜欢的人了,不要像爸爸。”

    “我们领领……”

    那个总把我们领领挂在嘴边的人,已经不在了。

    雨滴砸下来,又重又急,霓虹都被水汽罩住了,光变得昏昏沉沉,街上空无一人,地上涟漪一圈荡开一圈。

    秋风瑟瑟,削皮刺骨。

    雨声太喧嚣,街道太安静,月光躲起来,打湿的树叶飘向了远方,她想景召了。

    她拿出手机,十点四十一分,拨出号码。

    六秒,电话通了。

    “景召。”

    那边的人答应:“嗯。”

    她蹲在金店的走廊下面,伸着手,接住凉凉的雨滴:“下雨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