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34:整治恶老太免费阅读

034:整治恶老太
    苏兰兰把商进财一把拽到身后:“我们赔!”

    不过——

    “能不能分个期?”苏兰兰心里没底,收起平时那一把洪亮的金嗓子,掐着气声商量,“就四十八个月。”

    那头,商进财在后面:“兰兰,”他小声兮兮的,“对方车主的儿子是景召。”

    苏兰兰:“……”

    晴天霹雳!

    小魔女别墅里那一墙照片都是同一个人——知名摄影师,景召。苏兰兰也是后来才知道他的身份,还有,笼子里的那个玩偶就是照着他的样子做的。

    自家老公这是摸到老虎*了。

    “商小姐。”

    苏兰兰换个更恭敬的称谓:“商老板,那个,”她绞尽脑汁给老公开罪,“我家老商也不是故意的,这都是意外,您放心,等这事一了,我们就离那家人远远的,除非你跟景先生的婚礼,否则我们绝对不出现在他面前。”

    婚礼这个词取悦到了商领领。

    老虎被顺了毛,穿一身绒绒的衣服,有点像猫了:“陆女士有没有留你的联系方式?”

    商进财老实回答:“留了。”

    “要是她联系你——”

    商进财那颗像极了卤蛋的脑袋瓜不太灵光:“立马拉黑!”

    商领领眉头一皱。

    苏兰兰是个聪明的,立刻把话接过去:“我们一定小心应付,绝对不会露馅。”

    苏兰兰深知小魔女的弱点在哪。

    “你看,你跟景先生早晚也要在一起,这双方的父母不可能总不见面,提前见面也有提前见面的好处。”

    果然,小魔女被说动了。

    “什么好处?”

    苏兰兰那张嘴,在龙泉花园是出了名的:“老话说得好,要搞定男人,先搞定他妈,等咱们两家的家庭关系拉近了,你跟景先生的关系不也就顺理成章了。”

    狗头也说过,要先搞定景召的妈妈。

    这样的事商领领以前没做过,不知道对不对,眼神很茫然,但看苏兰兰很坚定,那她姑且信一信。

    “要是露馅——”

    苏兰兰保证:“您放心。”

    其实吧,小魔女有时候又挺单纯的。

    当初苏兰兰去做保姆不是签了份合同嘛,合同里列了违约金,因为那点好奇心,她私自上了二楼,又有监控为证,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背上了一笔巨额债务,从此走上了打工还债的不归路。

    打的什么工?

    给小魔女当爹当妈当牛做马。

    不过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小魔女不仅把他们闺女商阳送去国外做手术,还会定期给一笔钱,甚至许诺,等到她和景召的婚礼结束,就送他们去国外跟女儿团圆。

    说来也巧,商阳和小魔女还是同一个专业的,姓氏相同,身高体型也都差不多。

    这么听上去是不是很完美?唯一不完美的是街坊四邻都见过商阳,这突然换了个女儿得有个合理的说法。于是,她苏兰兰的闺女改名整容傍大款的事就在小区里传开了。傍大款不是苏兰兰说的,是一些爱嚼舌根的长舌妇造谣出来的。

    当然,苏兰兰不知道这大部分的巧合都是某个姓方的狗头努力出来的结果。

    “修车的钱我替你出。”

    商进财怀疑自己听错了:“啊?”

    他受宠若惊:“为啥?”

    不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小魔女重新戴上了仙女的面具:“因为你是我爸。”

    商进财心肝颤抖。

    “我走了。”

    商领领从不在这儿过夜。

    商进财的嘴太快了,快得有点像迫不及待:“您慢走。”

    苏兰兰瞪了他一眼,不过心里也是盼着赶紧送走这尊大佛。

    偏偏呢,送不走。

    不仅如此,还又来了一尊,就在商领领拉开门的时候。

    “哑巴了?不会叫人?”

    是商进财的老母亲,庄氏,一尊难缠、嘴碎、迷信的大佛。

    商进财眼皮开始跳了:“妈,你怎么过来了?”

    在过去的三年里,庄氏见过几次商领领,以为她就是改名整容后的商阳,也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她怎么在这?”

    听语气都听得出来,庄氏非常不待见商领领这个“孙女”。

    原因也不光是因为商领领的职业,还因为苏兰兰。庄氏不喜欢这个大儿媳妇,因为儿子太听她的,也因为她没给老商家填个男丁。

    苏兰兰也不是逆来顺受的性格:“她是我闺女,在这不是很正常吗?”

    七十多岁的庄氏身体很硬朗,膀大腰粗,脚步飞快,她先是绕过商领领,然后去厨房,拿了一袋盐出来,倒了一把,撒在厅的地板上,玄关和过道也不放过。

    商领领突然就不想走了,重新换上了她的猫头拖鞋。

    “奶奶,你累不累,要不要我来帮你?”

    庄氏往后跳,唯恐避之不及:“离我远点。”

    “哦。”

    商领领很乖巧的。

    等庄氏坐下,她很好心地说:“奶奶,那把椅子我坐过。”

    庄氏立马弹起来,冲去了厨房。

    在庄氏老家那边,跟尸体打交道的人叫摆渡人,摆渡人是很不吉利的,代表厄运跟死亡,他们碰过的东西都要用盐驱邪。

    庄氏往自己身上撒了盐还不够,又拿碗泡了碗盐水,仔仔细细地洗手。

    “奶奶,”商领领逗着人玩呢,语调欢快,“厨房我也用过哦。”

    庄氏洗手的动作僵住了,她往口袋里揣了两把盐,从厨房出来,就看见那小妮子坐在椅子上,两条腿还搭在沙发上。

    庄氏都找不到能坐的地方。

    “老大,你跟我出去说。”

    商进财怕苏兰兰吃亏,对她摇了摇头,一个人跟着出去了。

    “商小姐,您先坐会儿。”

    苏兰兰也出去了,顺带带上了门。

    庄氏看见她很不满意:“你出来干嘛?”

    苏兰兰半点回避的意思都没有:“有什么我不能听的?”

    反正商进财也都会讲给她听。

    庄氏就特别讨厌这一点,大儿媳妇太厉害,把她儿子管得死死的。

    庄氏问儿子:“钱的事你怎么没回我?”

    商进财还没吱声,苏兰兰就说:“没有。”

    庄氏立马血气上涌:“我跟我儿子说话。”

    苏兰兰以前也忍过,不过她发现,她越好拿捏,婆婆就越得理不饶人,那还忍什么。

    她就理直气壮的:“你儿子的钱都归我管。”

    商进财就不作声,一边是老母亲,一边是老婆,帮那边日子都安生不了,他觉得他之所以白头得早,就是被婆媳问题给愁的。

    “又不是要借很多,等亭亭以后当了大明星,肯定加倍还你。”

    庄氏这次是来帮二儿子借钱的,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手心的肉肯定是要厚一些的,二儿子就是庄氏手心的肉,二儿子家的一双龙凤胎就是她的心肝肉。

    男孩叫立业,女孩叫亭亭。

    亭亭最近参加了选秀,以后要当明星的人,总不能太寒碜,穿的得是名牌,用的也得是名牌。

    庄氏的二儿子商进广只是个水电工,掏空了也养不起“大明星”,这不,庄氏把主意打到大儿子这里来了。

    苏兰兰就一句话:“没钱。”

    “没钱你还戴一手的金子。”庄氏看着都碍眼,别提多心堵。

    苏兰兰摸了摸大金镯子,一脸心疼:“明天就要拿去当了,你家老大开车撞了别人的豪车,我得卖金子赔给人家。”

    商进财立马看向老婆:有这事?

    庄氏扭头就问儿子:“什么时候的事?”

    商进财不灵光的脑袋突然就灵光了:“今天。”虽然这是他妈,但毕竟要跟老婆过一辈子。

    “你不是没车吗?”

    “我开了领领的车。”

    “她的车你也敢开?”庄氏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怪不得出车祸,八成就是被她车上的小鬼缠上了。”

    扯着扯着,就扯到了商领领头上,庄氏只要一提到这个孙女,对苏兰兰就气不打一处来。

    “生不出儿子来就算了,还生了个讨债的。”

    苏兰兰一个白眼翻上天。

    数落完儿媳妇,庄氏又逮着儿子说:“你也不管管你那闺女,她一个女孩子天天跟死人打交道,以后谁还敢要她?”

    商进财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但这是他亲妈,卖包子把他养大的亲妈,苏兰兰可以不用容忍她,但他得容忍。

    “妈你别说了,我送你回去。”

    “你还不爱听是吧,别人说得更难听。”隔壁人家探头出来看了,庄氏也不收着嗓音,“正经女孩子会去整容吗?她一个给死人化妆的能赚多少?买车的钱谁知道怎么来的。上回我给你介绍个人你还推三阻四,人家不就结过婚吗,还是公务员,他不嫌弃你闺女在殡仪馆工作就不错了,你还嫌人家二婚。”

    这事儿苏兰兰知道,庄氏给商进财发过照片,说是要给大孙女介绍对象。

    苏兰兰也看过照片,但她不知道的是:“那个矮冬瓜还是个二婚?”

    “什么矮冬瓜?”庄氏反应过来了,她介绍的那个男的是矮了点,胖了点,“就你闺女那样的——”

    苏兰兰瞬间气炸:“我们领领怎么了?会赚钱长得好看遭人嫉妒是吧?嫌她晦气别上我家来啊,我当妈的都没嫌弃,轮得到你吗?”苏兰兰的嘴,怼遍天下无敌手,“还有那个什么二婚的矮冬瓜,你让他好好照照镜子,看他是不是癞*转世,一把年纪了还想跟小姑娘相亲,谁给他脸上贴的金?”

    苏兰兰当然会生气,商领领顶替的可是她闺女商阳的身份。

    庄氏扶着后颈,气得一口气快要上不来:“你、你、你——”

    苏兰兰懒得跟这老妖婆斗法:“您多买两包盐吧,这块地我们领领也踩过,您记得要洗脚,免得被小鬼缠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