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30:一吨甜饼免费阅读

030:一吨甜饼
    果然,座椅脏了。

    商领领把手机和纸巾拿出来,然后把包包放在了位子上面。

    附近没有看到便利店,她只能先用纸将就。公共卫生间里环境不太好,有她平时根本接受不了的味道,她把景召的外套从腰上取下来,然后穿上,捏着纸蹲着,手小心地提着裙摆,脚踩地的姿势也很尴尬,生怕外套和裙子沾到一点点脏东西。

    这个卫生间里连纸巾都没有。

    商领领今天还偏偏穿了米白色的针织长裙,已经被她弄红了一小块。

    她烦躁得想破坏点什么东西来发泄,愤怒地想:等她回去,一定要买下这块地,然后铲平。

    就在她情绪快到难以调节的那个点时,她的手机响了,是景召发来的短信。

    在里面等几分钟

    没有标点的一句话,很景召的口吻。

    商领领发了一个问号过去,但没有收到回复。

    这条路比较偏,景召开了五分钟的车才找到一家规模很小的便利店。他停了车,走进店里。

    店里只有一个收银员,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女孩子,见有人进来,她例行公事地道上一声:“欢迎光临。”

    景召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走向货架。

    他绕着货架转了两圈,因为他长相出色显眼,收银的女孩子就偷偷多看他了两眼,他逛完什么也没拿,又绕回收银台。

    “抱歉,打扰一下。”

    女孩子有点呆住。

    这是个很难让人不心动的人,他的样貌、他周身的气质、他与人说话时清冷淡漠却毫不冒犯的口吻。

    他问道:“能不能请你帮个帮?”

    *****

    商领领在隔间里数了十来分钟的瓷砖后,有人来敲门了。

    她在里面说:“有人。”

    对方在外面问:“你是商小姐吗?”

    这是商领领不认识的声音。

    她回:“是。”

    然后就有个黑色袋子从隔间的下面塞进来。

    商领领盯着看,没动。

    外面的女孩子说:“是一位先生让我帮忙送过来的。”

    哦,是天使派来的小使者呀。

    商领领接过袋子,眉宇间的阴翳和烦躁在一瞬间里全部都烟消云散了:“谢谢小姐姐。”

    小姐姐说不气,然后便离开了。

    商领领打开袋子看了眼,没有很夸张,就一包,很小的那种。

    景召是一个很有风度的人,却不会刻意卖弄风度,他也许看上去还有点不近人情,但有着刻在骨子里的好教养。

    商领领很清楚,无论重来多少次,景召都是来克她的,他一整个人、完完全全地抓住了她所有的审美喜好,更严重点,他*出了她所有为了占有而滋生出来的阴暗,他播了一颗引诱的种子,然后疯狂生长。

    商领领收拾好,从卫生间出来。车停在了路边,景召已经坐进主驾驶了。

    她拉开车门,原本她坐过的地方放了一个垫子在上面,遮住了她弄上去的那块血渍,而她的包在垫子上面。

    景召说:“上车,这里不能停太久。”

    商领领没有见过比他还细心的人,单单从她的肢体语言里就看懂了她的欲言又止,他也不戳穿,不让她难堪。

    她先坐下,尽量不压到景召的外套,然后才慢慢取出外套,放在腿上:“衣服我洗了再还你。”

    衣服她没弄脏,但她不想现在还。

    “不用还。”他又是那副不近人情的口吻,“非要还的话,把钱汇给陆女士,衣服是旧的,汇多少随你。”

    每次都这样,他一点都不让人有机可乘。

    不过商领领今天得到太多“糖”了,眼里甜得像融了一罐蜜,底下的垫子也软乎乎的,他的外套吸饱了阳光,盖在腿上暖融融的。

    商领领特别开心跟满足:“谢谢你呀,景老师。”

    很多人都喊景召景老师,但商领领是第一次这么叫,三个字被她含在唇齿间,吐字娇憨,带着很缠人的亲昵。

    景召晃了片刻神,在十字路口时,刹车踩得急了点。然后他开了车载音乐,轻缓的爵士乐起伏绕耳,之后两个人就再没有交流。

    他们快四点才到交警大队,交警给两方都看了行车记录仪,是商进财全责,陆女士正常等红绿灯,商进财不知道是神游了还是错踩了油门,直接从后面撞了上去。

    交警问两方对责任划分有没有异议,两方都没有,签完字后,后面的赔偿事宜保险公司会跟进。

    离开交警大队的时候,负责处理这次事故的交警假装不经意地看了商领领和景召好几次,眼神特别怪异,可能觉得这场事故有故事。

    因为商领领的腰间系着男士外套,而景召刚好缺一件外套,上衣只穿了白色的内搭卫衣。

    “回家还是去医院?”

    商领领说:“回家。”她得回去换衣服。

    “上车。”

    又是糖呢。

    商领领今天快要开心死了,一路上嘴角都没有下来过。

    不行,不能这么容易满足,她可是拥有一别墅笼子的女人。

    她把嘴角压下去。

    景召把她送到了星悦豪庭的门口,华城的秋天白昼偏短,已经临近黄昏,日落悬在西山头,刷下一*俏生生的橘红。

    商领领系好衣服,下了车,车门没关,她一只脑袋还在里面。

    她要是心情好的时候,是没有一点攻击力度的,样貌又加分,特别爱笑,就是一团可爱。

    “你现在回工作室吗?”

    “嗯。”

    商领领挥手:“再见。”她笑盈盈地看了一眼副驾驶的坐垫,“路上小心哦。”

    哦字别提尾音拖得有多娇了。

    还别说,她裙子外面系着男士外套,挺好看的。

    景召在她脑袋移出去的时候,伸手拉了车门,啪的一声,车门关上,他开车走了。

    商领领:“……”

    笼子是镶这么大的红宝石呢?还是这么大?或者这么大?她用手指比划完,决定镶这么大。

    *****

    景召开车去了洗车店。

    “欢迎光临。”男店员弯下腰,问主驾驶的车主,“先生,需要洗车吗?”

    景召把目光扫向门店里面:“请问有没有女店员?”

    男店员面带商业微笑:“不好意思,我们这边都是男店员。”

    景召看了一眼坐垫,又把车开回了星悦豪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