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26:领领的桃花免费阅读

026:领领的桃花
    上午有六场告别仪式,时间安排出了点岔子,几个主要流程负责人都临时加了班,这个点才吃午饭。

    结束后,商领领和周姐一起去了食堂。

    “领领!”左小云已经打好了饭,冲她们招手,“这儿!”

    左小云和商领领同岁,她性格很开朗,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娘,在馆里人缘特别好。

    商领领和周姐打完饭,过去和她坐一块。

    “你手怎么了?”

    商领领的小拇指上贴着创口贴:“刚刚洗刻刀的时候不小心刮了一下。”

    左小云凑近看:“这个创口贴的图案好可爱,我之前也买过。”

    说到创口贴,那就不得不提一嘴她的那段“艳遇”了。

    “前阵子我值班的时候,碰到一个超级帅的‘艳鬼’。”

    周姐接腔:“什么艳鬼?”

    “就一帅哥。”左小云啧了声,“脸和腿是真的绝,人品还特优秀。”

    商领领安安静静地吃饭,只听不语。

    周姐问:“你怎么知道人家人品优秀?”

    左小云记忆犹新呐:“守灵厅外面的护栏都坏了多久了,好几个人割到手,也没人反映,就是他提了意见,馆长才找人换了新的。”

    周姐打趣:“五好青年啊。”

    “那可不,就是高冷了点,我送了他一盒创口贴都没要到。”说起来,左小云不无遗憾,“不过他也没白要,给我二十块钱。”

    商领领吃得斯斯文文,偶尔抬头,给予听故事的回应。

    “这么优质的‘艳鬼’,错过了多可惜啊,可我又不能咒人家二次光临咱们殡仪馆。”左小云感慨,“哎,有缘无分,就很无奈啊!”

    来殡仪馆工作之前,左小云梦想成为一名脱口秀演员。

    忘了说了,左小云她爸就是馆长。

    周姐夹了根小鸡腿给她,试图堵住她的嘴:“吃你的吧。”

    左小云啃着鸡腿,但嘴堵不住:“坐最后面那桌的谁啊?新来的吗?”

    这个点,食堂里没几个人。

    其中有个女孩子,也穿着馆里的*,戴着顶灰扑扑的帽子,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桌。她吃饭的动作很快,眼睛看着餐盘,目不斜视。

    周姐说:“火化间外聘的师傅。”

    “她看上去好年轻啊。”左小云视力五点零,“长得还好看。”

    不是那种眉目清秀的好看,是那种有故事的高级脸。

    说到这里,周姐讲了件趣事:“你不知道老裴多逗,秦响才刚来,老裴就给她拍了个照,说以后要用她和领领的照片去骗殡仪专业的小伙子入职。”

    坐在后桌的实习生小李默默地抬头:没错,他就是老裴用馆花骗来的。

    “她叫秦xiang?”左小云问,“哪个xiang?”

    “响亮的响。”

    名字也好听。

    左小云对貌美的小姐姐毫无抵抗力:“火化师诶,应该也不是一般人。”

    火化师吃完了,盘子里没有剩一粒米,她放好餐盘后,压了压帽子,低着头离开。

    她应该很内向,路过的时候没有和其他人打招呼,甚至没有对视。

    突然有人叫:“商领领。”

    商领领不喜欢别人在公众场合下很大声地叫她的名字。

    叫她的男人叫赵荣舟,是业务大厅的丧葬物品销售员,一个小有家产的官二代。

    左小云挡住眼睛,头往右边扭,翻了一记白眼:“又来了。”

    赵荣舟在追求商领领,前前后后、断断续续追了挺久。

    他不是来吃饭的,空着手坐到商领领旁边,拨了拨他精心打理过的刘海:“周末去不去看电影?”

    商领领放下筷子:“我周末有约了。”

    赵荣舟是个很自信的男人,手肘支在餐桌上,撑着脸,露出腕表,整个身体朝商领领那边倾斜:“你不是没男朋友嘛,跟谁约?”

    一双肿眼泡还在这抛媚眼?!

    左小云都要吐了:“就不能跟我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