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22:包扎免费阅读

022:包扎
    方路明上二楼,捡了一桶油、一堆子弹、一个二级头、一个背包。

    他刚要上三楼,对面有人开枪。

    “请冬,有人打我。”

    商请冬在楼下,语音问他:“哪里?”

    “对面房子里。”

    “你先趴着,等我上来。”

    方路明直接原地趴下。

    很快,商请冬上了二楼,他先环顾窗外,找准位置后,藏到墙后。

    方路明爬起来,贴着他站。

    “别站这里,去墙角躲着。”

    行吧,方路明熟练地找了一个四面都是视线盲区的死角蹲着。

    商请冬随便开了两枪,等对方冒头。

    然后对方冒头。

    他一枪解决。

    “好了。”

    这技术,是方路明羡慕不来的,不止打游戏,商请冬干什么都在行,从小智商就甩别人一条街,才二十五岁,就当上了肝胆外科的主治医师,他就是方路明他妈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智商高也就算了,人品还好。

    “你捡没捡到枪?”

    “没有。”

    商请冬说:“那你去舔包。”

    方路明不去:“我出去了别人打我怎么整?”

    如果是景见,会直接扔下他。

    如果是杨清池,会扔给他一个炸弹。

    但商请冬是天使,他把自己的枪给方路明:“你用这个,我去舔。”

    方路明超级不要脸:“商请冬,老子爱你!”

    杨清池:“……”

    景见:“……”

    这一局没碰到什么高手,赢得很快。

    结算后,景见毫不犹豫地把方路明踢出了队伍,刚要开第二局,有人敲门。

    是陆女士。

    “召宝。”

    景召看着电脑在出神,景见踢了踢他的裤腿。

    陆女士在门外喊:“召宝。”

    景召放下电脑,去开门。

    陆女士穿得很是端庄洋气,脖子上系了丝巾,站在门口没进去:“你现在有空没?”

    “有空。”

    “六楼的乔老头过生日,叫了大家伙吃蛋糕,你也一块儿去,顺道帮忙拍几张照片。”

    景召说:“我去拿下相机。”

    他和景见住的这套房是三室,有一间房子没有摆放家具,里面放的全是相机,都保存在防潮箱里。

    他选了一台适合夜间室内的单反,再出来就没看见陆女士。

    陆女士在家庭群里艾特了他:我先过去了

    对了,他们家庭群的群名叫:丸子家族

    景召乘电梯下到六楼,走到602门口,敲了敲门。

    里面人说:“门没锁。”

    他推门进去,最先看到一张小孩的脸。

    小孩喊他:“粑粑。”

    是乔老头的小孙子周周,才一岁多,刚学说话。

    周周很喜欢商领领,搂着她的脖子不肯撒手。

    “不对,”商领领教他,“是哥哥。”

    周周牙牙学语:“哆哆。”

    “哆。”

    “哆哆!”

    一哆就是一泡口水。

    这个年纪的小孩,口水跟不要钱似的。

    景召问:“你怎么在这?”

    商领领抱着周周,腾出手来给他擦口水:“你妈妈带我来的。”

    陆女士特地带她过来,想借机会让租们认识一下新住户。

    “常安女士,”乔老头的儿媳妇张玉萍从厨房出来,看到景召后,冲厅吆喝了句,“你家的大宝贝来了。”

    陆女士和牌友们聊得正欢:“召宝快来,你先给我们拍几张。”

    景召路过商领领,进了屋。

    四十平不到的厅里全是人,平日里忙忙碌碌的主妇们听说要拍照,特地把压箱底的丝巾拿了出来。

    拍照姿势根本不需要摄影师指导:大雁南飞式、托塔擎天式、蝴蝶翩翩式、迎风飘扬式、姐妹连心式,千手观音式。

    乔老头家阳台有盆四季海棠。

    还有优雅赏花式。

    主妇们笑说,以后要请常安女士家的大宝贝拍艺术照。

    常安女士高情商地婉拒了:“排队排队,他还没给我拍过呢。”

    主妇们拍完,接着给寿星公拍。

    商领领没跟景召说上话,他一直在拍照,她一直在回答各位热心市民的问题,比如今年多大了、家里做什么的、有没有男朋友。问到工作时,陆女士帮她唐塞过去了。

    大人们在闲聊,一个不留神,周周已经爬上了茶几,他伸着脚,去够抽纸盒。盒子里有遥控器、笔、水果刀,还有一些其他的日用品。

    “周周!”

    周周一脚把抽纸盒蹬倒了,水果刀掉出来。

    淑珍家的小儿子就在茶几的另一头,正坐地板上,在玩玩具车。淑珍刚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伸手,一只手就接住了水果刀。

    淑珍看了一眼差点砸儿子脸上的刀刃,松了一口气:“没事吧?”

    景召把刀放回抽纸盒的置物隔层里:“没事。”他把抽纸盒放到电视柜上,“照片拍得差不多了,我先上去了。”

    拍不了了,他刚刚俯身太快,手里的相机磕到了茶几,镜头坏了。

    他跟陆女士打了声招呼,先上楼了。

    景见不在厅,在房间打游戏。

    手提电脑还开着,景召把相机放下,抽了几张卫生纸,缠在右手的虎口上,然后取出相机的内存卡,把照片导到电脑里。

    处理完照片后,他合上电脑,起身去了浴室。他把右手放在水龙头下,拧开开关,冲水。

    水淌过指尖,流进池子里,微微染了红。

    这时,门铃响了。

    景召关了水,去开门。

    “有事吗?”

    商领领站在他门口,手里拎着一个小巧的药箱:“你的手最好包扎一下。”

    刚刚,水果刀的刀刃卡在了他右手虎口的位置。

    伤口不深,但也流了几滴血。

    玄关鞋柜上有抽纸,景召抽了两张,擦掉手上的水:“不用了。”

    他把纸揉成团,扔进两米之外的垃圾桶里。

    商领领蹙着眉,盯着他的手看了好一会儿:“那好吧,我跟你妈妈说一声,让她送你去医院。”

    说完她转身,脚还没踏出去,袖子被人拽住了。

    她回头。

    景召看着她,眼里有清清浅浅的光,荡着影子摇:“你倒是找了个好靠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