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19:谜一样的景召哥哥免费阅读

019:谜一样的景召哥哥
    景召想拨开雾,想碰碰女孩的脸,梦却醒了。

    手机放在了床头柜上,他拿起来,看了看时间,凌晨四点五十八。

    他起来倒了一杯冰水,拿着杯子去了阳台。外面天还没亮,他开了灯,拉开椅子坐下,杯子在手里握着,冰块摇晃、撞击、发出声音。

    不像陆女士的阳台那边,有花花绿绿的盆栽,他这边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

    景倩倩在厅睡觉,被声音吵醒,喵了两声。它身上穿着陆女士新买的lolita裙子,头上还戴着同色系的帽子,活脱脱的一只猫公主。它扭着妖娆的身子走到阳台,用脑袋蹭了蹭景召的裤腿,然后趴在他脚边继续睡。

    一杯水还没喝完,景召的手机响了,来电是一串数字,没有存名字。

    景召盯着屏幕看了几秒,才把手机放到耳边。

    “景召。”

    四周太安静了,电话那头的呼吸声都隐约能听见。

    是商领领。

    “你怎么还不睡啊?”

    装了冰水的杯子没一会儿就蒙了一层白茫茫的水汽,凝成水滴后,淌到他手里。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她说:“我在楼下,看到你阳台的灯了。”

    杯子里被晃动的冰块安静了。

    景召放下杯子,走到护栏边上,往下看,商领领在下面招手,头上戴着粉色的头盔,电动车就停在旁边。

    他在十八楼,看不清楚商领领的脸:“这个点还出门?”

    “对啊,就好烦。”她仰着头,小小的一只,“我们馆长给我打电话,让我现在过去加班,我不想去,可是不去不行。馆里刚刚接收了一具遗体,损坏太严重了,如果不快一点修复,后面会很难防腐。”

    景召听她说完,也没接话。

    她怕吵着别人,声音很小:“你去睡吧,我要走了。”

    东边天际,太阳开始冒头,红彤彤的一角。

    商领领在下面冲景召挥了挥手,然后挂了电话,推着电动车出了小区。

    景召在楼上看着她走远,然后坐回椅子上,把水喝完,放下杯子,去卧室拿了件外套。

    五点二十二分,商领领到了殡仪馆,刚锁好车,听见周姐叫她。

    “领领。”

    商领领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早起的疲惫:“周姐早。”

    “早饭吃了吗?”

    “没有。”

    周姐从包里拿出来一根玉米和一个茶叶蛋:“赶紧吃,不然等遗体修复完就没有胃口了。”

    “谢谢周姐。”

    商领领拿着鸡蛋,在脑袋滚了一下,蛋壳破了。

    周姐笑着看她啃玉米,觉得像仓鼠。

    两人还没走到遗体整容区就听见吵吵嚷嚷的声音,远远看过去,有好几个人站在守灵厅的过道口。

    应该是一家人,气氛很凝重。

    五十分钟前,运尸车送过来一具损坏很严重的遗体,是一位老人家,他是一家服装厂的运货工人,每天天还没亮就开着拖拉机去拉货。

    这一次,一去不回。

    过道上站着的都是他的家人,两子、两女。

    “你的意思是这钱你不出?”这是老四,老人最小的儿子。

    遗体损坏太严重,修复的话,费用得好几万。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婆家那边的情况。”这是老二,老人的大女儿。

    哭也都在哭。

    但吵也继续吵。

    老四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哭的,脸红脖子粗:“躺那里面的就不是你爸了?”

    老二不吭声。

    老三吭声了:“前年咱爸装人工关节,我跟二姐一人拿了一万多,去年爸开刀,我跟二姐又拿了两万多,要出钱的时候就找我跟二姐,上半年卖房子的时候怎么不想起我们。”

    老三擤鼻涕,哭得不成样子。

    老四说:“你们是出嫁之女——”

    老三听不得这话:“出嫁之女怎么了?我们是没赡养老人,还是没床头床尾地伺候?”

    一直低头没吭声的老大说话了:“行了,都少说两句。”这是老人的大儿子。

    争吵停了,老二老三扶着墙哭得昏天暗地。

    这时,老四媳妇跟丈夫说:“要不再跟妈说说,有必要花这个钱吗?遗体修复好了也还不是要火化。”

    老大也听到了,没说什么。

    老三抹了把眼泪:“老四媳妇,你这说的还是人话吗?”

    “我不说人话,那你怎么不出钱。”

    于是,又吵起来了。

    他们不爱他们的父亲吗?应该也是爱的,所以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是他们没良心吗?

    谁知道呢,别人永远不会懂别人的苦,因为不是别人在尝。

    “老太太。”馆长也在。

    去世的老人家还有个老伴,也来了。老太太一直站在停尸房的门口,个子很小,背驼得很厉害,

    馆长问她:“还修复吗?”

    老太太从外套的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用帕子包着的存折,她把存折放到馆长手里,然后走到运尸车跟前,摸了摸裹尸袋:“我家老头子怕疼,你们缝的时候能不能轻一点?”

    馆长是整个殡仪馆里最心软的人,明明早就见惯了这种场景,还是次次都眼红:“您放心。”

    “麻烦你们了。”

    老太太扶着推尸车,叫了两声“老头子”。

    商领领扔掉了啃到一半的玉米,换上防护服,戴上手套,把推尸车推进了遗体修复间。

    这个不到三十平的房子里,有人生百态,还有人性百态。

    *****

    殡仪馆的门口有警务室,今天老蒋值班,他从窗口往外看了好几眼。

    那辆红色的跑车还停在路边,车上还一道刮痕。

    老蒋手背着手,从警务室出来,走到跑车跟前,敲了敲车窗:“车要开进去吗?”

    车窗降下。

    老蒋说:“开进去的话要登记。”

    景召说:“不用。”

    车又开走了。

    沙塘北街的街尾有一家传了四代的钟表店,店主叫钟三,他很会修手表,手艺远近闻名。

    钟三叼着包子,刚开门,就有人进来了,钟三认得这位人。

    “这么早?”

    这位人总带着一把黑色的雨伞,不论天晴下雨,这次他开车来的,伞在车上。

    “有点事要办,顺道过来了。”

    他来取手表。

    钟三嗦了口粉,从抽屉里摸到一把钥匙,打开最下面抽屉的锁,把屉子里的手表拿出来,放在玻璃柜上。

    是块好表,但也确实戴旧了,表带上磨损很明显。

    “这手表有些年头了吧?”

    “嗯。”景召把手腕上的那块新表取下来,换上刚修好的这块。

    钟三是修手表,一眼就能看出被他换下来的那块是什么货:“这都有新的了,怎么还戴旧的?”

    新的这块,绝对值一套房。

    钟三之所以认得景召,是因为他来修过好几次手表,每次都是那同一块,上一次是表镜碎了,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撞的,碎得很厉害,表盘上还有血。

    照理说,这旧手表也可以报废了,手表的主人看着就不是缺钱的,偏偏他一次一次拿来修。

    “戴习惯了。”景召摸了摸表带上的纹路,“换了不顺手。”

    他结了账,从玻璃柜上拿了个袋子,把那块值一套房的新手表装到那个看着就不牢固的袋子里,然后戴着那块旧手表出了钟表店。

    钟三看不懂他,居然还有男人不喜欢新手表。

    真是个奇怪的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