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17:四舍五入就是牵手了免费阅读

017:四舍五入就是牵手了
    “商领领。”

    她人在厨房:“进来,门没锁。”

    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景召只到了玄关,没往里走。

    “东西放门口了。”

    他正打算下楼,商领领从厨房跑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你喝水吗?我做了柠檬水。”

    围裙是粉色的,很少女。

    景召说:“不喝了。”

    他挨着门,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看了眼脚下的箱子,又把箱子搬了起来:“放哪?”

    “厨房。”

    商领领先跑去开门。

    景召把装满餐具的箱子放在了厨房的空地上。

    起身的时候,他问:“门怎么不锁?”

    “等你啊。”

    她很会说软话,就戳着人耳朵说。

    他没看她,看着她身后的冰箱:“我会敲门,下次把门锁好。”

    冰箱是银灰色的,表面擦得很干净,她的影子映在上面,裙摆下的脚踝很细很细。

    火没关,厨房里的温度渐渐升高。

    忽然,砰了一声。

    是锅里的油炸开了,商领领没多想,伸手去开锅盖。

    景召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她动作停下,视线才刚移到他的手上,他就松开了手,还往后退了一步,前后不过几秒。

    “锅里是什么?”

    商领领有点没回过神来:“红烧肉。”

    因为要做饭,她把头发盘了起来,她额头生得饱满,很适合丸子头,围裙戴着,倒也确实有那么几分宜室宜家的贤惠。

    景召把火关掉,等油不溅了,才拿开锅盖,往锅里看了一眼。

    她的厨艺真是……

    他不评价:“走了。”

    他走人,懒得管。

    商领领也看了看锅里:怎么有的蕉了,有的还是生的?

    嗯,是火的问题。

    “过来锁门。”

    “哦。”

    商领领跑着跟上。

    他下楼梯之前,脚步顿了一下:“我家陆女士买了很多红薯,让你下去拿。”

    商领领扒着门,脑袋探出来:“你等我,我换一下鞋。”

    景召没等,先下楼了。

    两分钟后,商领领带着一盘水果去了陆常安女士那里,热情的陆女士留了她吃饭。

    景河东做的红烧肉,才叫红烧肉。

    晚饭后,陆女士说想给商领领的父母打个电话,报备报备,好让她父母放宽心,毕竟女儿在外独居。

    商领领给她父亲存的来电备注是名字:商进财。

    她拨过去:“喂。”

    商进财:“啊。”

    这一声,表达头皮发麻。

    “爸。”

    “啊?”

    这一声,表达浑身不自在。

    商领领温声询问:“你吃饭了吗?”

    “啊?!”

    表达受宠若惊和消受不起。

    商进财终于缓过来了,慢慢进入状态:“啊,吃了。”

    “我妈呢?”

    “你妈?”商进财还是不太习惯,“哦,跳广场舞去了。”

    “我刚吃完饭,在房东陆姐家吃的。”

    商进财:“啊。”

    就不知道说什么。

    “陆姐想和你说几句话。”

    商进财:“啊?”

    还是别吧,他就一打工的。

    电话那边已经换成陆女士了:“商先生。”

    商进财腰杆立马挺直:“诶。”

    陆女士先友好地介绍自己:“我是领领的房东,我姓陆。”

    “你好。”商进财斟酌了一番,“陆老板。”

    陆女士:“……”

    老板就老板吧。

    陆老板:“是这样的,我怕您不放心领领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就让领领给您打了个电话,实在是冒昧了。”

    商进财十分拘谨:“不冒昧不冒昧。”

    陆老板很会说话啊:“领领在我这边呢,您不用担心,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她。”

    全家成员之一景召,正帮着景河东收拾桌子,闻言之后抬了下眼皮。

    正在偷看他的商领领立马假装看吊灯。

    “我这栋楼里虽然都是租,但很多都是租了十几二十年的,大家都是知根知底的老熟人,楼上楼下的都有个照应,领领住在这边您就放心,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陆女士不是有那个社交nb症嘛,“改天您要是有空的话也可以过来看看,我带您参观参观。”

    由于陆女士的亲切善谈,对话氛围逐渐放松自然。

    “有空的话一定去。”

    “我听领领说,您是开水果店的。”

    商进财谦虚谦虚:“就在我们小区外面开了个小店,糊口过日子嘛。”

    陆女士表示深有同感:“我们家也是呢,我老公是卖章鱼小丸子的。”

    不是收租的吗?

    不重要。

    商进财觉得陆老板人还不错:“那改天过去尝尝。”

    “随时欢迎。”

    接着,两人聊了聊开店心得,聊了聊章鱼小丸子的制作过程和水果的保鲜方法。

    也算相谈甚欢了。

    陆女士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就不耽误您时间了,我把手机给领领,你们接着聊。”

    陆女士把手机还给了商领领,她打了声招呼,起身去了阳台。

    阳台上放了一张桌子,两把椅子,还有一个巨大的花架,花架上都是陆女士种的盆栽,数多肉最多,红红绿绿大大小小的都有,长势十分好,肉嘟嘟挤一块,十分可爱。

    花架最下面还有几盆水养的绿萝,叶子一路延伸,缠绕上了护栏。

    商领领蹲下去,手指逗了逗绿萝的叶子:“和陆女士聊了什么?”

    对话氛围重新变得又干又尬。

    “就随便聊聊。”

    “随便?”

    是软得没有骨头的调子。

    商进财立马改口:“没没没,我很小心的。”

    女孩子的声音清甜温软,像什么呢?

    商进财是卖水果的,觉得像软籽石榴。

    她逗完了绿萝,稍稍起身,半弯着腰,指腹一下一下地压着肉嘟嘟的多肉:“我听见她说,要请你过来参观。”

    “……我没空。”

    “还要尝尝章鱼小丸子?”

    “……我章鱼过敏。”

    她嗯了声,尾调似有若无的。

    商进财犹如在热锅上的鱿鱼,八条腿都恨不得往外爬:“那……我挂了?”

    景召从厨房出来了。

    商领领站好,手压着裙摆,像花架上最亭亭玉立的那朵蝴蝶兰。

    “晚安,您早点睡。”

    商进财赶紧挂掉。

    刚好,他老婆跳广场舞回来了。

    “兰兰,刚刚商老板打电话来了。”

    苏兰兰女士戴着手指那么宽的金镯子,烫了一头梨花小卷,是位白白胖胖一脸福相的女士:“她打来干嘛?”

    商进财身材十分圆润,因为白头得太早,干脆理了光头,和江南皮革厂的老板只差一个喷了发胶的大背头。

    “她房东怕我们担心她的安全。”商进财摸了摸油光锃亮的头,“还说他们全家都很喜欢商老板。”

    苏兰兰女士撇了撇嘴,哼哼:“他们全家真倒霉。”

    *****

    快八点了。

    陆女士和商领领在厅追剧,一人抱着一袋爆米花。

    景召帮景河东收拾完了厨房,去饭厅拿外套:“我上楼了。”

    商领领把爆米花放下,整理整理裙子:“我也回去了。”

    陆女士挥挥手,一副磕到了的表情:“去吧去吧。”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

    陆女士把电视音量调小,然后竖起耳朵。

    “景召。”

    楼梯间很安静,有商领领的回声。

    景召脚步放慢一点,应了她:“嗯。”

    “今天谢谢你。”

    她小跑着绕到了他前面,站得比他高两个台阶,把影子压进他怀里。

    “你把手伸出来。”

    他看着她,身体没动。

    “我有谢礼要给你。”

    他那句已经到了嘴边的“不用”还是咽了回去。

    “把手伸出来。”

    这次,他的手比他的大脑快了一步,胳膊抬起来,在地面上勾出了影子。

    她把礼物握在了手里,连同她的手,一起放到景召掌心里:“送给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