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16:魔女爱上了人间天使免费阅读

016:魔女爱上了人间天使
    下午下过雨,天空很潮湿,没有云,天很蓝。还没到六点,太阳的尾巴就开始往地平线里钻。

    景河东还要回家给老婆做饭,早早收了摊。他给景召打了通电话:“外卖送到了吗?”

    “嗯,现在回去。”

    景河东推着他的电动小三轮:“不用过来我这里,我已经收摊了,你直接回家。”

    景召应了声,等景河东先挂电话。

    天开始黑了,路上行人脚步变得匆忙,景召靠边停了车,下车来,走到对面路边。

    路边有位阿婆在卖红薯,她用报纸垫着,坐在地面上,箩筐里很满,红薯没怎么卖掉。

    大城市的人好像不太爱吃。

    “阿婆,”秋风有些萧瑟,景召的声音很温柔,“我来买红薯。”

    阿婆眼神不太好,看了好几眼才认出他:“是你啊。”

    这个年轻人经常过来买红薯。

    阿婆与他闲谈:“你有一阵子没来了,最近工作很忙吧?”

    景召回话说:“上周去了外地。”

    暮色沉沉,风抚不平老人眼角的皱纹。

    阿婆用手撑着地面,动作不太利索地起身:“你要多少?”

    “这些都要了。”

    阿婆每天都会挑两箩筐红薯出来卖,运气好的时候,能卖出去一大半,她开价很低,两箩筐也不过几十块钱。

    塑料袋都装在塑料袋里,都是用旧的。

    阿婆挑出来两个最大的:“怎么每次都买这么多?”

    景召站在路边,弓着腰与老人说话:“家里人爱吃。”

    阿婆搓掉红薯上的泥土,一个一个撞进袋子里:“这些都是新挖的,你放几天会更甜。”

    他应:“嗯。”

    一边装着,阿婆一边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说得更通俗易懂一点:“给人拍照的,有时候也拍拍山,拍拍水。”

    “拍照啊。”阿婆笑了笑,牙齿已经掉了许多颗,“现在的人都爱拍照,不像我们那辈的人,老家在乡下,大家都穷,一辈子啊,就拍一次照。”

    阿婆装好红薯,把袋子的提手挂在秤杆上,是那种老式的秤杆,要提起来才能用秤砣称量。

    一箩筐红薯有十多斤,阿婆提起来有些吃力。

    景召蹲下去:“我来提,您看着称。”

    阿婆笑着把称给了他,说教他认称。

    阿婆的普通话不太标准,景召其实没怎么听懂。

    又说回拍照的事了,阿婆感慨:“我这把年纪,也该拍次照了。”

    这把年纪,该拍遗照了。

    很多地方的老人都是这样,一辈子就拍一次照,就在他们觉得自己将要和亲人告别的时候拍。

    如果是办身份证的时候拍过了,那就有可能不会再拍了,或者来不及再拍,等到离开人世的时候,从身份证上抠出生前的模样。

    如果跟他们讲有种职业叫摄影师,他们也理解不了。

    两个大袋子装不下,剩下的几个阿婆用小袋子装着,那一小袋没有过称,一起给了景召。

    他把袋子放在地上:“多少钱?”

    三十三块五毛。

    阿婆说:“三十块钱。”

    景召只有一百块的纸币。

    阿婆的钱都用塑料袋装着,一个袋子套一个袋子,套了好几层,袋子掀开,钱用布包着,没多少零钱,不够找零。

    路边有还在营业的便利店,走几步还有菜市场。

    “我去换零钱。”阿婆不放心把箩筐留下,打算一起带过去。

    景召说:“下次再找吧。”

    黄昏下的倒影,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凄凉。

    风不挑人,谁都吹,把老人的脸吹红、把背吹弯、把眼睛吹得沧桑。

    阿婆问他:“你在哪里拍照,有没有店面?”

    “有店面。”他说话的语速很慢,“在沙塘北,红柳巷。”

    阿婆把钱塞进了装满红薯的袋子里:“那这钱你别给了,下次我上你店里拍照。”

    她快八十了,该拍遗照了,那天她一定要穿新做的衣服,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

    景召答应:“好,我帮你拍。”

    风好大,阿婆抹了一下眼角,佝着背去收拾摊子,没多少东西,两个箩筐,一条扁担,几张报纸,一袋旧的塑料袋。

    景召在帮忙的时候,把纸币压在了箩筐的底下。

    “忘了问了。”阿婆挑起扁担,“你拍照贵不贵啊?”

    背靠夕阳的青年笑了笑,眼里滚烫,装着一栋栋人间烟火和烟火里的星河。

    “不贵,这些红薯够了。”

    他拍照没有收费标准,有时要天价,有时只要两袋红薯。

    “多亏了你,今天可以早点收摊了。”

    阿婆挥挥手,挑着空箩筐走进暮色里,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行色的匆匆路人加快了脚步,腿脚不便的老人步履蹒跚。

    远处,霓虹忽然亮了,该回家了。

    景召走到车上,拿出相机,拍了一幕即将西下的夕阳,一幕已经垂暮的老人。

    *****

    墙上挂着hellokitty的挂钟,时针走到数字六的地方。

    正在玩换装游戏的陆常安女士听见开门声,立马抛下平板,跑去了玄关。

    是她家大宝贝回来了。

    “召宝你回来了。”

    景召提着两袋东西进门。

    “怎么提这么多东西?”陆女士拨开袋子看看,“这什么呀?”

    “红薯。”

    大宝贝进屋了,陆女士趿着碎花拖鞋,小步跟着:“你又买红薯了?”

    她家召宝上周也买了好几次。

    他说:“挺甜的。”

    陆女士很惊讶:“你喜欢吃?”

    “嗯。”

    景召把红薯提去了厨房,打开柜子,上次买的还没吃完。

    景河东在做饭,厨房里烟火味很浓。

    景召把红薯放进橱柜里:“如果吃不完的话,可以拿去分给租们。”

    陆女士:“哦。”

    他洗了手,从厨房出来:“我先上楼了。”

    “马上就要吃晚饭了。”

    “我去送个东西就下来。”

    他又出去了。

    陆女士跑到厨房,辣椒有点呛人,她捏着鼻子:“老公,咱们召宝怎么会喜欢红薯?”

    景河东在做辣椒炒肉,他锅颠得很溜:“红薯怎么了?”

    “你傻啊,召宝没了嗅觉之后,就不怎么尝得出好赖了,都没听他说过喜欢吃什么。”

    景召十九岁的时候受过伤,那之后他就闻不到味道了。虽然嗅觉和味觉是分开的,但人的味蕾只能分辨酸甜苦辣咸,一但嗅觉丧失,会影响味觉的分辨,根本尝不出精细的味道。

    即便是坏了食物,景召也尝不出来。

    景河东仔细想了想:“我摆摊的那条街上,有个阿婆在那卖红薯,一下午也没卖出去几个,估计是召宝心软,就都买了。”

    陆常安女士左手握右手,作祷告状,一副母爱泛滥成河的表情:“哇,咱们大宝贝是什么人间天使啊!”

    人间天使去了十九楼。

    他搬着箱子,腾不出手,没办法敲门。

    “商领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