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扮乖, 015:他是景老师免费阅读

015:他是景老师
    丢了一捆氢气球的小贩就在前面街头。

    商领领带着氢气球过去:“大爷,”她把手里的纸币递过去,“我来付钱。”

    大爷一看氢气球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丢了那么多气球,捡到后过来付钱的只有这么一个。

    大爷收了钱:“谢谢你啊。”

    小姑娘很讲礼貌,又爱笑:“不用谢。”

    “小姑娘你真心善。”

    真是个讨喜的小太阳。

    大爷还找了五块零钱。

    商领领把五个硬币装进包里,跑起来叮叮当当地响。景召在路边等她,她兴冲冲地回来说:“大爷夸我心善。”

    他不发表任何看法。

    她拽着氢气球的线,忽高忽低地扯着玩,像在遛一只和景倩倩很像的猫。

    “大爷夸的是你。”商领领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景召没接话,嗯了声,算是回应。

    “钱怎么还你?”

    “不用还。”

    上次刮车也是这样,到底是他太大方,还是太拒人千里。商领领其实没有多少耐心,但她所有的耐心都给了景召。

    她找了个听上去还不错的借口:“不行,我们善良的仙女从不占人便宜。”

    他嘴角牵动,好像笑了。

    他这个人不常笑,至少商领领见得不多。

    “景召。”

    “嗯。”

    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把好友申请发过去:“我加你了,你同意一下,我把氢气球的钱转给你。”

    他又说了一次:“不用还。”

    商领领伸出手,本来想拉拉他的衣服,还是算了:“景召。”

    她不等他答应。

    “景召。”

    “景召。”

    她没有刻意撒娇,只是生了一副好嗓子,语气轻一点,慢一点,听在耳里就像一包奶油炸开了花,又软又甜。

    “景——”

    景召脚步突然停下,商领领一头撞上去,手上一松,氢气球飞了。

    “我的气球飞了。”

    她摸了摸并没有撞疼的脑门,因为离得近,她能闻到景召身上很淡的柚子香。

    是陆女士找人从国外代购的沐浴露,热心的陆女士还把沐浴露推荐给了商领领。

    她笑着,抱怨:“都赖你,弄得我气球飞了。”

    这会儿没有雨,线一松,氢气球撒开了腿地飞。

    景召抬头看了看,已经飞远了:“嗯,赖我。”他的声音只要稍微轻柔一点点,听起来就像要把星星月亮都摘给你,那么会蛊惑人,“所以钱不用转了,算我赔你的。”

    星星月亮都碎了,全是玻璃渣。

    商领领:“……”

    不让她转钱还怎么加!

    商小太阳把压箱底的耐心都拿出来了:“不用赔。”必须转钱。

    他手揣在外套的兜里,走在前面,风都没他散漫慵懒:“我们善良的人从不占人便宜。”

    自称善良的、从不占人便宜的商仙女:“……”

    搞景召的难度,胜过拼凑一具尸骨全部碎掉的遗体。

    回去的路上,商领领闷闷不乐,一句话都没和景召说。他也安静,放了一首大提琴的曲子,四十多分钟里,就让它单曲循环。

    车没有开进星悦豪庭的车库,景召把车停在了小区门口。

    “你先上去。”

    商领领慢吞吞地解安全带:“你还要出去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你买的东西先留车上,等我回来再帮你搬上去。”

    搬不动东西这个理由也用不了了。

    商领领丧气:“哦。”

    她下了车,景召把车开走了。

    这个点,小学放学,景河东就在小区后面的小学门口卖章鱼小丸子。

    景召把车停在了对面的路上。

    景河东边翻滚着小丸子:“你怎么过来了?不忙啊?”

    “还好。”

    景召从三轮车下面拿了双一次性筷子,用牙齿撕掉外面的包装袋,夹了个章鱼小丸子,吃相好得过分:“生意怎么样?”

    “忙不过来。”小丸子熟了,景河东赶紧装盒,“你来的正好,帮我送个外卖。”

    “送哪里?”

    景河东打包好,用袋子装着,又放了两双筷子进去:“华城大学。”

    旁边就有垃圾桶,景召随手一抛,精准地把筷子的包装袋扔了进去:“号码发我。”

    景河东的摊子很小,主要做路边生意,没有加入外卖平台,不过一些熟要了,有时候会线上点单。

    华城大学离星悦豪庭只有一公里,开车过去几分钟,学校里没有门禁,外来人员也可以进去。

    景召来送过几次外卖,认得路,十七栋在最里面。

    他拨通人的电话:“你好,请问是沙女士吗?”

    对方一愣:“啊?”

    景召报了全名:“沙雕甜文电竞女主狗妹酱。”

    名字有点长。

    但不适合称呼对方为沙雕女士,也不适合称呼为狗女士。

    狗妹酱女士:“是我是我。”

    “外卖到了,在十七栋楼下,麻烦你过来拿一下。”

    “哦。”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

    一个穿着恐龙套装家居服的女孩子从十七栋出来,东张西望了一番,走到景召面前,不太确定:“章鱼小丸子?”

    景召颔首。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可爱又好玩:“我是沙雕女士的室友,郝攸乾女士。”

    景召把袋子给了她。

    郝攸乾女士:“谢谢啊。”

    “不气。”

    景召原路返回。

    郝攸乾女士目送“章鱼小丸子”离开,等看不见人了,她赶紧打给室友:“狗妹酱,我跟你讲,给你送外卖的是个大帅哥。”

    狗妹酱见过景河东,说他分明长得像熊。

    郝攸乾女士也是景河东的熟:“不不不,不是章鱼老丸子。”

    章鱼老丸子是景河东的外号。

    郝攸乾女士猜测:“应该是章鱼老丸子的儿子章鱼小丸子。”

    章鱼小丸子景见给狗妹酱送过外卖,狗妹酱说声音不像。

    郝攸乾女士捋明白关系了:“估计章鱼老丸子生了两个小丸子,你见过的那个是二丸子,这个是大丸子。”

    从此,景见的外号:章鱼二丸子。

    景召:章鱼大丸子。

    加上章鱼老丸子,总称:丸子家族。

    郝攸乾女士边走边激动:“我跟你讲,大丸子好帅!”

    狗妹酱说二丸子也不错。

    怎么老丸子就……

    那肯定是丸子夫人长得好,才生了两颗漂亮的丸子。

    再说大丸子先生,他的车停在了校门口,他刚出校门,迎面过来两个女学生,其中一个看了他好几次。

    “景老师?”

    女学生是摄影系的,看到景召眼睛都亮了:“真的是你啊,景老师。”

    “我是你的粉丝,我关注你好久了。”

    “我特别喜欢你的作品。”

    女学生很激动。

    景召抱歉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

    他没有逗留,上了车,驱车离开。

    女学生赶紧点开手机相册,仔仔细细地比对偶像的照片:“没认错啊。”

    她知道了,景老师不喜欢把工作带进生活里。

    室友问了句:“景老师是谁?”

    “我本命。”

    “你关注的那个摄影师?”

    女学生后知后觉地发出土拨鼠叫:“啊啊啊啊啊啊!”她兴奋地直掐室友,“是他是他,化成灰我都认得!”

    说起这位同学的本命——

    摄影圈、时尚圈、娱乐圈里都称他一声景老师,他成名于五年前,凭借一幅战争题材的作品一举拿下了多个国际摄影大奖,回国后,和陈野渡导演合作拍摄了一部精神病题材的纪录片,又再一次轰动国内。之后所有摄影圈的大奖他拿了个遍,他不常拍人像,和娱乐圈合作并不多,但几个顶奢品牌都请过他,圈里的男顶流也都找他拍过杂志封面。

    至于女艺人,他只拍过一个人。

    他很低调,不爱露面,只在其他人的合照里出现过,可就是那么几张照片,让他更加声名大噪,因为他丝毫不逊色于艺人的样貌,也因为他即便不是照片里的c位,但发照片的名人们,各个“老实本分”地在社交平台上尊称他一声景老师。

    总之,是很传奇又很神秘的一个人。
为您推荐